“呵呵,我说了要把你们四个都重伤就一定会这么干!现在两个轻伤了,继续进攻好了!”属于黑衣人的声音从面前的玄衣女人口中发出,她的身影再次如幻影一般俯冲而下。

  “你们三个,听好了!”我忍着胸口的剧痛开口,“我能发出十道空间裂,直接把空间撕裂,这片空间里所有的东西都会跟空间一起撕裂,那女人肯定不能幸免!”

  “你想让我们怎么办?”周燕回盯着由远及近的黑色身影,郑重道。

  我忍不住又咳了一口血出来:“我每发出一道,周燕回、任雨笙就攻击一次,争取在我的能量耗光之前杀掉那个女人,朱少砍了那个黑衣服的小子!”

  三人点点头。

  我直起腰来,甩掉手上的血,拔出腰间的破水剑,这把材质坚利至极的长剑最适合承载这种撕裂空间的能量。

  一剑劈出,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碎,一道极细的黑色线条划向女人的身影。

  速度极快,由下及上劈了上去。

  女人的纤纤素手伸出,却是想要硬撼这招。但在黑色细线触碰到她的手指的那一瞬间,明艳的红色血滴飘起。双翼一挥,身子避过了那一道空间裂隙,但长及臀部的青丝被齐肩斩断,发丝在空中飘下。

  在空间裂与女人接触的刹那间,周燕回和任雨笙随即扑出,朱少爷的身影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刀剑齐出,与女人的身体相击。这两位大侠此次不得不使出了十成劲力,但也仅仅是斩进了几厘米而已。

  一击而退,二人谨慎的没有再受伤,我忍着气血的翻涌,又是一道裂缝轰然飞出。

  距离太近,女人闪避不及,被刺进了肩膀,肩胛骨与肌肉被一起撕裂。与其说是被我引起的空间裂隙所撕裂,不如说是被它所在的空间所撕裂,鲜血四溅。

  她也是身形爆退,但十几秒之后又再一次冲了上来,原本必须去医院住上几个月的重创竟然已经修复,看来不仅身体强度与“实验体377”相比有所提升,而且修复的速度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道身影又一次扑出,漫天的震动与空气的摇曳同时传来。周燕回操纵着空气形成一道道气刃环绕她的身体,每一击都与他长剑的奋力一击相差无几,血花四溅,但又很快修复。

  任雨笙的匕首劈在对方身上,震荡在接触的那一瞬间完全爆发,女人表层的皮肤瞬间裂开一道道伤口,甚至连骨骼内脏都受了重创,樱桃小口中鲜血喷出。

  黑色羽翼一闪,身影已经到了十几米外。

  周燕回的空气巨剑从手中长剑上轰然而出,女人转身看去。这一刻她纯黑色的眼睛中也流露出些许的恐惧。

  她转过身来,双臂挡在胸前,旋转的气流冲击转瞬即至,光线都被扭曲,只看见女人被一团深青色所包裹。

  气流散去,手臂上满是触目惊心的鲜血,但毫无疑问,她挡住了这一击,随着超速再生的继续,她又再次冲向我们。

  我头疼欲裂。这女人完全没一丝类似于我们的异能,但单纯的力量和再生速度就已经能压制我们所有的行动,只有我的空间裂还让她有着些许的忌惮。

  “能不能斩了她,就看这一次了!”我说罢瞬移启动,身形突然出现在她上方,如大鹏一般俯冲而下。

  任雨笙、周燕回从前面接近,三面合围!

  长剑劈出,空间裂的能量依附在长剑的剑刃上,威力与凌空射出的空间裂相差无几,但能量消耗要少得多。

  在他们二人尚未出手的时候,破水长剑一剑刺入她的背部,撕裂空间的锋锐直接透体而入,从胸前刺出,带出一蓬鲜血。

  女人惊呼一声,却是滑脱了我的长剑,整个人如同自由落体一般从空中坠落,重重砸在地上,像是晕了过去。

  v|酷◎$匠'K网正ul版首f发

  “什么情况?这就KO了?”任雨笙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你别问我,先下去看看!”说罢我俯冲而下,落在她身边。

  她双眼紧闭,胸前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恐怖速度修复着。

  “别看了!我做的,我跟那黑衣人对轰,他哪有时间来控制这女人来对付你们!过来帮我!”朱少爷从旁边出现,说完话就又一次消失,远处黑压压的鬼阵中有着搏杀声传来。

  心中对朱少的高尚品格肃然起敬,我瞬移到鬼阵中他的身边,他正在与数量众多的普通鬼拼杀着,被一堆鬼保护着的黑衣人时不时被他砍伤一刀。

  “卧槽愣着作甚啊!用你刚刚那招撕开鬼群啊!”朱少爷大吼着冲了上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黑色裂缝脱剑而出,鬼群中顿时是被突兀的撕裂开来。

  对于朱少爷来说,根本不需要什么反应时间,鬼群才刚刚被撕开,他已经一脚把黑衣人踹翻,武士刀放在他的喉咙上。

  “让鬼退开!”朱少爷一声大喝,周围的鬼立即停止了行动,纷纷退开,做一个圆圈状围着我们三人。

  “好一个围魏救赵!”黑衣人嘴上不甘示弱,但歪着脑袋,显然是忌惮脖子边上朱少手中的长刀。

  “你到底想干嘛!”我一脚踩在他胸膛上,一口血立即从他嘴里喷出来。

  他淡然道:“毁灭倒计时会有人来终结的,死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

  我也毫不留手,弯腰就是两个耳光:“你以为你是谁啊,革命英雄么……”我接下来的话还没出口,任雨笙的匕首刺来,不由分说撕裂了他的喉咙,下手之狠,连颈椎骨都能看得到。

  黑衣人面色惊恐,没几秒便断了气。

  周围的鬼顿时失去控制,生命层次的压迫让它们下意识的从我们身边四散奔逃,转而向高地上的阵地冲去。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我大叫不好,但耳边却有隆隆炮声响起。高地一侧,狰狞的主战坦克咆哮着开火,漫山遍野的坦克炮织成了一副光幕,撕裂了鬼潮的进攻,正是姗姗来迟的装甲师。

  倒在地上的女人撑着地面坐了起来,我心念一动即是到了她面前,长剑指着她的胸膛。

  她惊慌着摘下面具,贴着地面往后挪着:“你你你!你干什么!你是谁啊!”

  女人的脸很精致,但与苏颜、周芷凌之流相比,差距不小。温婉柔和的气质很是难得,只不过此刻她的面庞中满是惊恐,就像见到劫匪的小姑娘一样。

  这什么情况,刚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的家伙转过脸来拿你当坏人,好狗血的生活!不过我转念一想,刚才的攻击举动是在黑衣男操控之下发出的,此时黑衣男一死,说话的自然是她自己。

  “你是谁?”我紧绷着的神经微微放松了一点。

  女孩摇摇头:“不知道!”

  “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你知道么?”

  “不知道!”

  任雨笙他们几个在我身边落下,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眼前的女孩暴起伤人,在几人的夹攻下也很难讨到好,而且她眼中的那一丝茫然,想要装是根本装不出来的。

  拼杀了许久的身体终于平静了下来,巨大的疲惫感笼罩了我,浑身酸痛无力。毕竟体内的能量刚刚质变不久,如此全力爆发对身体来说绝对是很大的负担。

  我把剑插在地上,直接躺在了这为数不多的没有被鲜血污染的草地上。

  女孩见状,惊恐的神情也缓缓退去,抱着膝盖在地上,身子稍微有些发抖。

  此时已经是十月上旬,风中的冷意已经十分明显了,混合着血腥味的冷风吹来,面前的黑裙女孩不禁打了个喷嚏。

  我坐起身来,脱下身上的军官外套披在她肩上,也罩住了她黑裙上的一个个破洞。

  炮火声渐渐的小了,没有黑衣人控制下的鬼在面对坦克的怒吼时,疯狂的溃逃已成定局。

  “你想叫什么名字?”我撑起一丝笑看着缩在一边的女孩。

  对面小声答道:“叶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