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车被猛地踩到底,越野车迅速转弯,向筑波城外逃去。

  我们皆是惊讶无比,敢情日本这一系列的操控者就是此人?若不是一个有着操控鬼的能力的人,怎么可能会凭空制造那么多鬼出来,别人根本无法控制!

  而之前在上野生物大厦中的一战,那些鬼都是为什么不会攻击朱少爷,我们的行动一直以来完全暴露于这个神秘人的眼中,只能用“细思恐极”来形容了。

  “喂!有没有人能听得到!”周宁镇居然破开了我手机的系统,直接把声音传了出来,“现在迅速往西跑,我们不方便救你们了,渡海到韩国!”

  “我靠!你们到底在干什么!怎么现在才告诉我!”我一边盯着车前面一个个被撞飞的身影一边怒骂道。

  “中科院那群神经说刚刚检测到了能量波动,你们情况怎么样?”周宁镇也是有点急了。

  “满城都是鬼,估计这整个筑波都被转换成鬼了!”

  “我X”对面周宁镇骂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此时开车的人已经换成了任雨笙,弟弟刚死,他心中的愤怒根本没有在那一场秒杀七八人的战斗中发泄完毕,所幸开车横冲直撞,把这辆改装越野车的动力和他的车技完美结合起来,竟是轻轻松松突破重围,向西飙去。

  众人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身后的筑波城已经完全是一幅僵尸围城的景象,原本因为冯少翔身死而心情悲痛不已的我们又一次压抑了起来。

  筑波人口少说也有二十万,而这二十万人显然全部都被那个能控制鬼的人转换成了不能算作人类的鬼,这与死有何区别。

  东京刚刚地震,筑波的情况不一定会有人知晓,就算我们报警也不会有人信,除非日本自卫队插手,不然这次事件绝对是恐怖至极的,况且东京城已经开始滑进水中,逃难的人们遇到筑波的鬼潮,会发生什么我们想都不敢想。这根本就不是我们几个人类高手就能解决的问题,已经上升到了浩劫的层面。

  凭借着中科院的探测仪器,对于筑波的能量波动,周宁镇也不一定不知道,通过日本驻北京的大使馆向日方传达这个消息反而是更好的办法,眼下我们自身难保,逃命第一。

  我们一路上都以最高速度行驶着,朱少爷这越野车也当真是结实,当天就狂飙到大阪,我们在市里稍事休整。不出所料,周宁镇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送到了日本大使馆,大量鬼出现的消息被日方知晓,军方插手,但鬼的数量并没有什么减少。即使你有先进多倍的武器,在那个黑衣家伙面前也是白搭,除非你一枪爆掉他的头,否则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类被转换。从北京的事件就能看出,这家伙对于达成他那不知是什么的目的,抑或是仅仅想要杀人玩,完全不择手段。

  在他的操控下,经过转换的人类身体的潜能被彻底激发,鬼潮从筑波一路向西扫荡,那家伙竟然没有让那些鬼大肆屠戮人类,反而以最快速度向西狂奔,最前锋已经与日本陆上自卫队交锋,以人数优势让自卫队节节败退,目标似乎就是我们。虽然如此,军队伤亡过万,平民死伤人数也逾八千之众!

  整个大阪采取了守势,百姓拖家带口往北撤,自卫队形成一个圆弧,将民众护在内侧,同样的策略也被京都、神户所采用,整个日本被僵尸围城的恐惧感包围,人心惶惶。一海之隔的韩国竟然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组织起了疏散,民众们迁往三八线北侧,依托从前朝鲜构筑的防线。

  我们继续上路,很快经过神户,天色一亮时就已经到了北九州,此时鬼潮竟然已经过了大阪,对于龟缩防御的自卫队理也不理,继续以堪比汽车的速度一路向西。

  任雨笙直接把引擎盖冒着白烟的越野车开上码头上停着的一艘中型轮渡,抱着冯少翔的尸体下了车,脸色阴沉至极。

  一个船长模样的日本大叔跑过来对我们喷着日语。

  绪方圆抱着狙击枪面无表情的走下车,他顿时脸如猪肝色。

  “他说什么?”任雨笙问向苏颜,声音冷淡。

  “他在问你们上他的船干嘛,还有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他自己马上就要开船去韩国逃难了,不交钱就……滚蛋。”苏颜闷闷道。

  任雨笙面无表情,从裤兜里掏出手枪,抵在船长大叔的胸膛上。

  “开船还是死?”

  u。酷匠,)网正版U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