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特别作战队并不是仅仅面向军队来招揽成员的,在整个王牌小队里,只有我一个是正统的军队出身,其他几人都是民间高手。这些高手同意加入之后倒是给予了相当高的军衔、待遇以及工资。

  这群人很难服从命令,基因变异者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各个认为自己的能力异乎寻常,对于比自己能力差一等的人根本不屑一顾,对于高手们倒是尊敬的很。

  虽然我们不清楚,但事实上我们在整个特别作战队的系统里声名远扬,普通成员对我们佩服的五体投地,我们的命令自然会听。

  于是我们就开始在京城各处收拾残局,让这群不听话的年轻人到他们应该到的岗位上去。我们甚至看到有一个小子在妹子面前秀他那在我们面前二把刀的速度,兴致勃勃的看了好久才把他揪到鬼出现的地方。

  出现在北京西郊的鬼群开始不断东移,向市区靠拢。他们在中科院用以探测鬼特制的雷达上快速移动着,步调一致,曾经在日本出现过的鬼被人类操控的情况再次出现,看样子北京此次的疏散绝对是有先见之明的。

  很快,军队与鬼群抵近交火,面对没有远程武器的鬼群,京城卫军的装备足以一一绞杀,从西面来的鬼不过几千,很快就被清扫一空。从京城其他三面而来的鬼也在几天内被清扫掉。虽然军队拥有难以撼动的火力优势,但在悍不畏死的鬼潮面前还是有所伤亡。

  这一次造成的伤亡比上次严重的多。况且这些鬼的来源都是人类,如此数量的人类绝不可能都是因为自己想要碰运气尝试进化药物而来。我们在几天的调查中发现,一些小村镇中的人几乎全部失踪,在周围也能找到鬼的行动痕迹。显然,策划以鬼潮袭击北京的人拥有控制鬼和制造鬼的能力。而且其手段之狠辣,以平民百姓为手下的兵器,周围人们皆是眼红。联想一下那些鬼的死状,我喉咙一阵发紧,周围几人也都是脸色不好,尤其周燕回、任雨笙脸上蒙上了一层黑气。虽然都是死在军队枪下,但始作俑者便是那个幕后黑手,此人势必除之!

  几天不眠不休的马不停蹄寻找,对于我们这些在基因变异中强化了身体的人们来说也是巨大的压力,个个顶着黑眼圈。

  #酷Rs匠pO网永d久H免费看}x小(~说*

  终于我们还是无奈返回北京。

  我们皆是愤懑无比,到底是为什么没有一点的线索。

  正在我们几个聚在一起吃午饭的时候,周宁镇打来了电话。

  “你们快点来一下我办公室!有线索!”兴奋的声音把我们吓了一跳。

  我与叼着半个汉堡的周燕回相视一眼,几人随便在桌上扔下几张百元大钞,打车直奔周宁镇办公室。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中科院,好不容易才提取出这么一颗指纹!”周宁镇指着电脑上模糊不已的一张图片,满脸喜色。

  我毫无头绪的抓了抓脑袋:“指纹哪里来的?”

  “关于鬼的形成,绝对不可能有自然成因,这个都达成共识了吧!”他看我们点了点头,便继续讲下去,“他们使用了一种非常复杂的药剂,正在分析成分,结果大概再过二十分钟之后就能得出来。”

  “关于指纹呢?你们确定是谁了吗?”苏颜伸头探脑道。

  一直在旁边抱着平板电脑玩的白大褂抬起头来,扶了扶眼镜,很是得意道:“我们刚刚调用了全球所有的指纹数据库和全球所有正在使用的联网指纹数据记录仪器,这个人是中国人,姓张,名明翰,以他指纹注册的信用卡和公司工作证在日本东京的使用很频繁!看!现在又刷了一次工作证!”

  我对这些恐怖的特工技术已经见怪不怪了,点点头也就罢了,不过心中倒是相当奇怪为什么东京这个鬼地方跟我的仇这么大,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任雨笙一拍桌子:“哥几个等着干嘛!走你啊!”

  一旁同样是很激动的周燕回拽住了这个激动中的家伙的袖口,显然他算是更有数的多,至少不能光知道这人的资料和所在地就去干掉对方吧,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先坐下!我来细说一下。”周宁镇笑着看了看任雨笙,“这个人是深圳一家很大的生物制药公司的技术总监,生物化学博士。在我们所知道的有能力研究变异技术的公司里,这一家公司几乎是首当其冲。”

  “那这么说,十有八九这些人都是这个公司祸害的了。那他们的动机呢?”苏颜冷静道。

  周宁镇耸耸肩:“我怎么知道。总之我们会继续调查,两天后你们去往东京,还是韩国人身份。你也知道,战后进入日本境内的中国人都会被监视,总归会有些麻烦。计划苏颜制定,执行总指挥李明轩,与之前一样的阵容,没有异议吧!”

  几人摇摇头。

  “好,如果你们确定北京的事是那个人和公司干的,不要留手!现在能拦住你们的不多,我估计他们不会疯狂到花重金请到世界十大杀手来反杀你们吧!给我们这次无辜死掉的人们报仇!”周宁镇握了握拳头。

  我也是一直怒火中烧,这几天一直没有线索,自己都是压力山大。可以说是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眼下终于有了线索,心里自是神清气爽,干劲十足。毕竟,我不相信除了十大杀手和那几个名扬世界的保镖以外,还有谁能挡住我。

  “哦,对了。说到杀手呢,上次跟你们一起去荷兰的那个杀手,这一次也会跟你们一起行动,这也是看了你们的任务汇报决定的。佣金是上面出。”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纸。

  我扫了一眼便哭笑不得,正是朱少爷的照片,下面竟然还有联系方式和身份证号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