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雨笙开着车,少见的没有恐怖的加速减速,一路很平稳,车里人打打闹闹。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北京西郊这条公路前方的黑暗吞噬着汽车大灯的光。

  后面打打闹闹的三个妹子和两个帅哥都安静了下来,冯少翔的头如同磕头虫一样点着,我看着一阵好笑。

  我们七人自驾跑去了宁夏,赶在周宁镇的期限之前跑了回来。

  7酷匠j1网☆5首发a

  隐隐有些打瞌睡,我抬起头来,却看到远远的匝道中有着几道人影。我心中一惊,看看旁边的任雨笙,他同样打起了精神,但远光灯确实无法照亮那边的黑暗,车子飞驰而过,我甩了甩脑袋。

  一阵激烈的震颤,我原本低头欲睡的脑袋猛然抬了起来,一个浑身漆黑的身影从车的前风挡上抛起,原本脆弱的玻璃顿时被撕裂,玻璃粒飘飞着,狂猛的风从车厢中掠起,直叫人睁不开眼。

  任雨笙带着眼镜,但也还是要眯着眼才能看得清路,他不仅没有刹车,反而加快了速度,我想开口问他为什么不停下,无奈一张嘴就被狂风灌满。但我扫了眼这越野车头上触目惊心的墨绿色鲜血,顿时明白了,难道大批的鬼潮又一次涌向了京城?

  这也太过离谱了吧!

  车轮碾过一个沉重的身躯,后座上的周燕回直接刺破车门,两侧伸出的锋刃不断颤抖着,显然是在收割着一个又一个鬼的性命。

  冯少翔毫不犹豫的在车里开火了,虽然前方不少鬼直接被这支九五的火力所打翻,但子弹壳在车里乱飞,周燕回连忙打开车窗。

  腥臭的墨绿色鲜血顿时溅了他满头满脸,那把刺出窗外的长剑疯狂的撕裂着鬼的身躯。或许在人的手中这把剑的锋锐并不能撕裂他们体表的鳞甲,但此刻在汽车强大的动能面前,一切的阻挡都迎刃化为破碎。

  车头被撞击的面目全非,任雨笙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狂打方向,以防前面的鬼被撞进车内。

  这辆卡宴虽不是防弹车,但动力倒也强大,骨架也是坚固的很,一次又一次的撞击虽然爆出了气囊,但车子还是不断的飞驰着冲出了那一片鬼的重围。

  一个华丽的斜向漂移,车子停下,四角灯不断闪烁着,身后几公里处便是那些鬼的所在,它们竟然没有扑上来,好像得了命令一样在那一片区域游荡,远远看去,密度相当之高。

  “我呸,晦气!”周燕回的头发都聚成了缕,在向下滴血,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腥臭味。一边的周芷凌捂着鼻子往一边作被熏晕状,这货竟然还有闲情。

  “你你你快点通知!”苏颜挥着细白的胳膊,语无伦次。

  “周老大!”我毫不犹豫打开了紧急通话器。

  对面传来睡意朦胧的声音:“什么事?”

  “特么的北京西郊出现大量鬼!具体数量不明!”我语速飞快。

  “密云的驻军半小时之内赶到,我们现在要开始紧急疏散了!”他显然是立即披衣起床,“你们快点往北京城里赶!你们不是有苏颜在车上吗!怎么到现在才弄清楚有鬼!”

  “那个,我睡着了…….”苏颜委屈道。

  “也罢,你们动作快一点!”周宁镇气急败坏的挂断电话。

  任雨笙瞬间猛然加速,周围几人被紧紧的压在座位上不能动弹。

  车速疯狂飙升,一路上竟没有再遇到鬼,这让我感觉一阵异样,难不成这些鬼就是放在这里逗我们的?

  北京市里的防空警报声响彻天际,武警首先出动,强制疏散。我大天朝的一些中年妇女们自然不喜欢半夜被吵醒,还被要求出城,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行?

  于是武警们得知了一条命令,必要时可以以武力威胁,人潮涌动的速度快了不少。出京方向的街道上全是警车和警方临时征用的客车,许多小轿车和出租车也在不断的穿行着,在统筹指挥下有条不紊。而向东方向的街道上则是另一幅光景,轰鸣着的坦克、装甲车以及运兵卡车在快速前进,重装备一应俱全。

  当然,一辆撞的半残的保时捷卡宴在几辆警车的中间疯狂逆行,在鼓楼外大街上飙到了一百八,一骑绝尘向东五环方向狂奔。

  车子在不起眼的写着“禁止入内”的铁门前停下,我从车上跳下,周围几个白大褂都是眉头紧皱,一边站着的周宁镇扇着个蒲扇,淡绿色衬衫上全是汗。

  “情况如何?”我的问题很简短。

  “不好,市里也出现了少量鬼,只能让特别作战队上了。不过可能被目击到,你也知道那些人都是些什么水平。”周宁镇苦笑着。

  的确,特别作战队里的人各个几乎都是基因变异者,没有变异的人绝对理解不了这种恐怖的力量。而人类的本性就是对一切未知的东西有着恐惧,这一仗胜是肯定的,结果如何我们不得而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