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刚……那是怎么做到的?”我撇了撇嘴看向朱少,“而且军刀组织的杀手怎么是你?”

  少年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我在军刀组织挂了个名。加入的时候会有一个测试,我稍微漏了一手,然后就有个大牌杀手来收我为徒了。他不是军刀组织的人,他那个杀手组织叫什么炎黄之血。刚刚那招就是他教的。”

  “你师傅是誰?”周燕回问到。

  “唉,也不怕你们笑话,周围的人都管他叫老大,要么叫周少,我根本不知道他名字。他看起来也就跟我差不多大,一米七多吧,长得很帅。”少年收起匕首嘿嘿一笑,“总之刚刚那招的原理就是压制心跳和呼吸,强行抹杀自己的存在感,我这几个月算是小成了,要是我师傅从你们面前走过,你们根本就看不见。”

  我心中暗暗一惊,虽然我在加速状态下能看清所有快速移动的东西,但朱少师傅教的这一手抹杀存在感不一定能看得到,毕竟他在与不在你完全感觉不到,即使看到了也会忽略,绝对是比我们家族祖传的肾上腺素分泌要更加的BUG,不愧是顶尖杀手组织的顶尖成员。

  “什么人买罗杰斯的命?”我看向刚刚身影消失中干掉两个安保人员的少年。

  他摇摇头,又耸耸肩,显然是表示不知道。随即整个人消失在黑暗的走廊里,很快远处传来几声闷哼。很快他又闪回来朝我们挥挥手,显然前方拦路的人已经被解决了。

  “你师傅也是基因变异才有了这个能力吗?”任雨笙开口道。

  “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他根本没有一点的基因变异!”少年显然对于自己师傅有一丝畏惧,“我们的战力在他面前就是渣,上次我还没看到他,我手里的刀就已经被他抢了!你们在他手下根本撑不过一回合,或许李明轩的速度能逃掉,其他人根本没希望!”

  “不过不用担心,他对我好的很呢,说只要我不死,我就是他的单传弟子。”朱少又一次消失。

  一行人在走廊中迅速穿行,偌大的府邸毫无声息,朱少带着我们向罗杰斯的所在行进着。

  朱少的战力在他那个神秘的师傅传授这抹煞存在感的绝技之后翻了几番,就算是我也不可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毫无声息的杀过,这招用在暗杀上绝对是再好不过。

  这个人让我感觉十分诧异,外表跟朱少爷差不多年龄,还是个帅哥。具备世界第一杀手组织的顶级水平,拥有这种恐怖的能力,实在是让人看不透。

  他又一次扑进了黑暗中。

  随着与罗杰斯的所在越来越近,安保人员的水平也越来越高。终于,枪声在走廊里响起,随即一发不可收拾。

  朱少爷狼狈的跑了回来,他虽然拼掉了那个开火的家伙,但更多的人寻着枪声走了过来。交火的声音肯定会传到罗杰斯那里,使得我们不得不提前跟希洛夫这个变态保镖对上。

  接下来便是我和周燕回的主场,毕竟论单纯的攻击力,周燕回是第一,他的剑法完全弥补了力量问题。而我的速度绝对是压倒性的。

  在黑暗中,只要轻手轻脚,即使发出点动静也绝不会那么容易被枪打中,更何况我们身后还有纪灵妹纸。

  她闭上眼,小手遥指走廊深处,我和周燕回面前的几个家伙软绵绵倒了下去。

  我们并没有急着往前冲,因为我们拿到的资料证明了,希洛夫在杀手到达被保护目标面前之前是绝对会固守的,我们并不担心罗杰斯会跑掉。同时,苏颜在保证前进方向的同时也会不断修正路线,枪声渐渐平静下来,走廊上为数不多的几人也被朱少的暗杀术秒杀掉。

  罗杰斯的书房所在的一层整个被围的严严实实,走廊里灯火通明,安保人员在走廊里拿着乌兹戒备着。纪灵仅仅是脑电波一扫便摇了摇头:“人太多,我们冲到罗杰斯的书房之前就会被扫成马蜂窝!”

  苏颜皱眉道:“只能再上一层了,我们倒是都有抓钩,从上面荡下来。不过到上面一层的楼梯上也全是人。估计只能硬拼过去!”

  “那就硬拼呗!”任雨笙拍了拍冯少翔的肩,后者也是点点头。

  B.看,正;/版S:章B{节上`*酷匠网

  “我没意见!”周燕回耸耸肩。

  朱少爷笑了笑:“忘了告诉你们,至少我是死不了的,这是我第一次任务,师傅会在暗中保护我!”

  “我相信苏颜的判断,我们上楼。”我白了朱少爷一眼,手拿两把匕首当先摸进了楼梯间。

  一路的确是硬拼,我和周燕回、任雨笙、冯少翔硬是杀开了一条路。交手的信息迅速被下面的保镖们知晓,朱少爷从腰间拔出他原本那把泛着水雾的仿制武士刀开始抵挡后方夹攻的人,此前的一路,还没有人能让他拔刀,这小子的进步可见一斑。苏颜手中的格洛克18不断扫射,纪灵也是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小规模冲击。

  抓钩迅速布置好,我一马当先破窗而出。

  身子在空中荡过,我双腿并拢破开下面的窗户,抬手几枪盲射。

  办公桌前,罗杰斯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在这些人看见我的同时,毫不犹豫的开火。

  我闪避开屋内几人射过的手枪子弹,身形暴起,向罗杰斯那边冲去。

  一声爆响,我整个人向左一偏,雳弹枪的弹幕打在身后的隔断墙上,透墙而过。开火之人虎背熊腰,浅金色的短发,一身黑衣,眼中有着战斗民族的彪悍,正是世界第一保镖------希洛夫!

  他扫了眼窗外,向左一滚,一排弹孔打在他所在的位置。

  枪手正是苏颜,妹纸穿过玻璃立即矮身,果不其然,子弹从她头上略过,再次击穿了墙壁。

  她直起腰时,双手的格洛克18已然装填完毕,双手火舌压制了对面所有的火力,希洛夫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接下来的几人也都冲过玻璃,希洛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手中一柄雳弹枪压制了所有人的火力。

  朱少爷飞奔而过,扑倒了正在射击的苏颜。一发子弹裹着炽热的劲风从玻璃的破洞中飞过,路径正好经过苏、朱二人头顶,正是绪方圆的手笔。希洛夫显然早有防备,子弹仅仅是擦破了肩膀,并无大碍。

  朱少爷对着被自己压在身子下面的苏颜嘿嘿一笑:“有我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小圆!”

  苏颜面红耳赤的一脚踹开他,又是一发狙击枪子弹划过,撞击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大窟窿触目惊心。

  我退后一步,一边换弹夹一边疑惑着,绪方圆竟然失去了百发百中的能力,这算什么问题!

  一旁的朱少爷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小圆所谓的必须命中命令是有极限的,不信让她向你开枪试试!希洛夫的速度虽然没你快,但是你仔细看他,他一直在前后左右不停的移动着,这就是长期躲狙击手的经验!”

  我点点头,抬手开枪,子弹以刁钻的角度射出,一个保镖惨叫一声,他的肩胛骨几乎被撕碎。

  正当我要开第二枪的时候,正在不断移动中的希洛夫侧面竟然有一只白白净净的手拿着匕首在缓缓靠近希洛夫的脖颈,而匕首的主人却看不到。希洛夫的每次移动,这只手都在跟进,丝毫没有颤抖,这短短十几厘米的距离,匕首足足用了近一分钟,在我眼中则是更久。而希洛夫浑然不觉,仍是不停与我们对射着。

  我脑中电光火石一闪,这难不成就是朱少爷的师傅,他来不是为了保护朱少爷么,为什么要杀希洛夫?

  一发狙击枪子弹撞击在希洛夫的雳弹枪上,他手中的枪被冲击的向后荡起,这时他一扭头,一把匕首已经贴在了他的脖梗处。

  他整个人直着脚从原地跳起,脖子上有一道看不清的血线。

  虽然整个书房灯火通明,但希洛夫身后的人影仿佛笼罩在雾气中。霎时间那个人清晰了起来。

  那人有着跟任雨笙一个级别的男神长相,个子不高不矮,一米七五左右,手中提着两把黑色匕首。脸上的笑无比温和,黑色眼眸闪着光。

  他自言自语道:“绪方圆这个小丫头怎么老是坏我的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