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伦敦希斯罗机场着陆,我们被带到了伦敦中国大使馆。与之前的几次行动不同,这一次我们手下有几百人参与行动,我们也有随时撤离的预案,凶险可见一斑。

  施维尼茨家族的兴起大概要往前倒数小二百年,向我们这样试图灭掉或者是绑架这个大家族的人不在少数,但显然,那些人都没有成功。对于一个坐拥五十万亿财富的家族来说,其对于家族核心成员的保护定然是注重的很。

  经过苏颜几天的推演,她被累的疲惫不堪的同时,也口述出了一份详细到极致的行动方案,以绑架为目标的行动收尾有七八个,而一一暗杀其家族高层的计划在详尽程度上也不差多少。

  我和周芷凌一身正装,周燕回提着公文包跟在身后,我们三人走进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伦敦市郊的一处府邸。

  现在我们的身份是中国商务部的访问人员,至于商谈的内容,自然是以中国国家的实力压迫施维尼茨家族交出财政大权。我们并没有把这次任务想的太简单,但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句话在商战中同样适用。

  挑空的大堂上是金碧辉煌的吊灯,地面上黑白二色的大理石被擦拭的一尘不染。

  周围早有侍者跟在我们身后,与其说是来服侍我们,不如说是监视更加的靠谱。但这一次我们的确只有三人前往,这施维尼茨家主所在的府邸,定然是藏龙卧虎,即便我和周燕回的战斗力绝对是顶尖,但加上周芷凌这个累赘,一旦动手,想逃出去根本没有把握。

  黑衣侍者带着我们在冗长的走廊中行进着,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周芷凌的高跟鞋在不断敲击地面。

  他走到一扇门前,微微躬身打开门:“三位请进。”

  中文的字正腔圆让我暗自一惊,但表面上不动声色,点了点头。周芷凌当先走了进去。

  穿着淡紫色衬衫的人正坐在电脑桌前,他看向我们,在键盘上输入密码,面前的门缓缓滑开。

  此次行动的目标------罗杰斯·施维尼茨正坐在一张木质办公桌前若有所思。他看到我们,站起身来:“欢迎三位,这边坐!”

  我转头看了眼周芷凌,她脸上挂着职业性的笑容,但眼中精光闪烁,显然是棋逢对手的兴奋。

  我微微点点头:“中国商务部,金融司,李轩铭。”我和他我了握手。

  “中国商务部,金融司,周芷凌。”周学姐也伸出手跟他握了握,“这是我秘书任雨笙。”

  我们在沙发上坐下,他也坐在茶几对面翘着二郎腿。

  他没有很快介入正题,我们倒也无所谓,稳如泰山般的坐着,等他开口。很快就有人送上茶水,竟然是正宗的西湖龙井。

  “你们是中国商务部的特派专员吧,有什么事?”他中文稍微有点变扭,总体上算得上不错。

  “我们这次来呢,是代表中国商务部向你们提出一个合作意向。”周芷凌刚开口,任雨笙很识相的递上文件夹。

  “毕竟我们在有些地方,还是需要些自主权的,你们家族不能太不给面子。”她语气温和,但是又带着些许的不容置疑。

  对面坐着的罗杰斯翻了几页文件,抬起头来,面色如常:“可以通过,但是我要求前十年的结算货币必须是欧元。”他又把文件夹递还给了周芷凌。

  “施维尼茨先生,前三年是我们中国政府的底线了。”我也微笑道。

  酷(A匠网z永¤%久●%免J费I看小.A说f-

  那份文件上写的正是有关于中国和欧盟与欧派克结算货币的合约,上面有着中国国家主席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的签名,只要欧盟委员会轮值主席和欧洲各国银行首脑签字,即日生效。从今以后,原油贸易的结算货币为欧元,两年后改为人民币结算,同时建立人民币与全球货币的直接对算机制。给罗杰斯·施维尼茨过目的原因是,只要他们家族一声令下,欧盟的所有领导人全部都会服软,毕竟施维尼茨家族控制着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货币发行。

  “你们中国政府不做出点什么让步吗?”他倒是没生气。

  周芷凌丝毫不惧:“您感觉我们中国政府需要让步吗?”

  这句话说的不卑不亢,在中国政府上加重了力度,不愧是久经商战的女疯子。

  “我们没有大幅度对欧洲进行影响就已经是让步了,毕竟在欧派克的实际影响力,还是我们大。”我的声音高了一个八度。

  的确,在美国解体之后,资本主义世界对于整个亚洲以及北非地区的影响力明显下降,俄罗斯和中国中的任何一个都有与欧盟抗衡的实力,中俄这对盟友的优势是压倒性的。从之前周芷凌在日本把金融市场搅得天翻地覆就能看的出来,在几年之前,施维尼茨家族绝不可能放弃日本这块肥肉。

  罗杰斯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不动声色。

  “通过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欧洲各国国债我不会让他们继续卖了。”他戏虐道。

  我听到之后反而呵呵一笑,这一代的施维尼茨家主完全没有当年梅耶·施维尼茨对于经济市场的敏感性了。中国已经不是二零一零年的中国了,经过七年努力,中国已经把自己这个世界最大的市场抓在了手里。现在的中国就如同二战时的美国,恐怖的工业实力能让所有与之作对的国家胆寒。与此相对的,中国物美价廉的产品近几年也几乎扫荡了欧洲,欧盟的反倾销政策反而引起了民众们的不满,他们纷纷上街示威,要求政府允许中国的手机和日用品进入欧洲市场。我们怎么可能去卖欧洲国债来给欧洲人提供资本来带动中国的生产力。

  周芷凌笑了笑:“我们此行主要是要求您一个答复,无论同意与否,接下来的事绝不是我们和李轩铭两个小人物能作出决定的。真是谢谢您了。”

  她这么一打圆场,气氛立马缓和了不少。

  罗杰斯点点头:“这样也好,我还是要慢慢考虑一下。毕竟我们家族不能与中国政府成为合作伙伴,我会很遗憾的。你们三位来之前我已经命人准备晚餐了。李先生、周小姐还有这位任先生,我们四人一起共进晚餐可否?”

  我也笑笑:“谢谢您的好意,我们明天还有些别的项目商议要做。”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也不便多留。”他笑着为我们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我们一一道别,侍者带着我们原路返回。

  “不知好歹!”周芷凌一上车就破口大骂。

  “冷静一点,既然谈判行不通,那就只能杀掉他或者绑架他了。”周燕回从驾驶座上扭回头来。

  我也点点头,看样子和平解决是解决不了了,只能对这个家族诉诸武力,这算是下下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