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把这个东西运到CCTV大裤衩的楼顶上就行。”他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圆筒状物。小筒是透明材质的,里面是一种透明液体,日光灯的光透过它被折射成了单色光。

  “这是干什么的?”任雨笙接过它,用手敲了敲,声音很清脆。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楼顶上会有人来接应你们的,给他们就行。”白大褂打了个哈欠。

  “真的靠谱吗?这次这么严重的事就靠这么一玩意解决?”周宁镇显然不太相信。

  0最新$章、节xM上C酷7匠网l

  白大褂哈欠连天:“不信拉倒,我还要去睡觉呢。”

  他挠了挠脑袋:“对了,你们最好还是穿好上次那身作战服,不然很有可能死在这次任务里。”

  “什么叫死在这次任务里!你打起精神不行吗?”苏颜跺了跺脚。

  “总之就是很危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就行。”他转身想走。

  “我们怎么过去?飞过去吗?”我喊道。

  他猛地转过身来:“哦,差点忘了,这次你们坐地铁去。”

  =============二十分钟后,北京地铁八通线==========黑色的列车以极高的速度激射而过,其上没有一扇窗户,车头处的大灯照亮了空荡荡的地铁隧道。

  这辆列车从民用路线切换到了军用轨道,从八通线接上了一号线。

  北京刚刚修地铁的时候,中苏关系十分紧张,苏联在中苏北方国界线上陈兵百万,随时南下进攻。北京地铁中也有许多隐藏的军用线路,在设计伊始是为了让大量的军人甚至装甲部队从北京地下直接开到需要支援的地方。虽然后来中苏关系改善,与美国也成功建交,但这些地铁线路还在一直保养着,一些最新的技术也运用在这些军用轨道上,战时也还派得上用场。

  地铁驶过巨大的地下空腔,这里与地面之间的空间足足近十层楼高,巨大的起重机静静的屹立着,周围甚至零零散散的放着几辆生锈的老式坦克,老式月台也是巨大,近百米长,显然是为了让装甲部队迅速驶上地铁而准备的。

  列车的大灯短暂的照亮了这一切,我们在车内通过摄像头看的目瞪口呆。

  “我靠,北京地下城啊。”周燕回感叹道。

  这辆地铁比一般的民用地铁更加暴力,加速减速毫不留情,不抓住点什么绝对会跌倒。

  一个九十度的直角转弯,我们竟然看见下方有一排排的99式主战坦克在黑暗中静置着,粗略估计有上千辆,而我们的周围竟然还有其他几条类似于高架桥一般的东西,这竟然是地铁立交!

  不过这个令人心颤的场景一闪而过,列车再次窜进了隧道中。

  列车拐进了十号线,随着一阵刹车声响起,车门打开,正对着一扇铁门。

  铁门后是个布满蜘蛛网的地下室,水刷石的台阶一看就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

  台阶尽头是个一眼望不到头的月台,两边的铁轨通向黑暗中,很贴心的亮起了昏黄的灯。这一看就是一个军用站,头上一块白色牌子上写着编号:112。

  按照路线,我们竟然从路中间的一个井盖里面爬了出来,抬头就能看见巨大的央视大厦近在咫尺。

  几人一个接一个的点燃了火箭发动机,化作流光向屋顶上飞去。

  屋顶上原本是直升机停机坪的地方架设了一个天线形状的大型设备,不由得让我想到了中华神盾驱逐舰上的源相阵控雷达,但我实在想不通这东西怎么解决眼下北京的局面。

  我们几人落在停机坪的一角,刚站稳就有一个戴口罩的家伙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在挥手:“他们让你们带的东西呢?”

  我把手中的圆筒交给他,这货如释重负一般的叹了口气,跑到机器的底部,把圆筒放进了一个凹槽中,其中怪异的液体缓缓的流进了机器中。

  “这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我皱眉道。

  “从那块陨石上提取出来的东西。”白大褂不以为然,在一边的键盘上敲打着。

  停机坪的下方不断有枪声传来,来之前我们也被告知,鬼已经占据了整座大厦,所有的人员以及设备都是通过直升机空运到楼顶上的。

  我们几人站在一边看着京城的夜景。

  据周宁镇所说,这次突然出现的鬼有近千只,而它们的行动完全没有规律,不像是在日本时有阻拦行为,这次仅仅是对人类有敌意而已。放置它们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直升机的轰鸣声在我们头上响起,飞机缓缓降落在停机坪旁边的楼顶上,虽然那里有一点坡度,但是完全具备起降直升机的条件。

  舱门打开,一个戴眼镜的女孩捂着裙子从飞机上走了下来,竟然是好久没见的纪灵,周围几人同样目瞪口呆。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台像是雷达一样的设备是不是通过纪灵的脑电波来攻击鬼的神经系统呢,就在安大略湖时苏颜发射的那枚火箭弹一样,通过辐射来进行杀伤。

  直升机很快离开,纪灵也走上了停机坪。

  她抿着嘴朝我们挥了挥手,一如既往的软妹子形象。

  她坐在椅子上,戴上一个接着电缆的头盔,头盔正是连接着这台庞大的设备。

  一边的人飞快的在键盘上输入指令,纪灵也闭上了眼。

  一道蓝色的激光从身后的机器顶上飞出,同时,大厦其他两角上的激光也迸射而出,相隔稍远的北配楼上同样有一道光芒飞出。四道激光撞击在一起,一道强大的波动从空中传来,恐怖的能量使这座钢筋混凝土的大厦都在微微震颤。这能量波动席卷了整个北京城,一时间我脑袋有些发晕。

  紧接着,又是四道激光的相撞,能量一次又一次的逸散而去。

  纪灵睁开眼,摘掉头盔,小脸煞白。机器的轰鸣声消失了,让人头发蒙的感觉也不见了。

  机器顶部类似雷达一样的东西突然旋转了起来,一边站着的白大褂看了一眼屏幕,欢呼道:“清扫完毕,全北京城没有鬼的生命体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