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山东半岛全线收复,日军被从山东驱逐了出去。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日军竟然在解放军的全面攻势下撤回了六成的兵力,这与他们在进攻伊始就定下的策略不无关系。

  不出我们所料,日本在青岛一战之后就开始着手与中国政府进行谈判,很快,大体的协约框架就定了下来。五月初,两国签订了《中日互不侵犯声明》,虽然我对于这个条约能否一直保持效用持怀疑态度,但至少这次的签订意味着中日两国人民在法律上有了对抗军国主义者迫害的工具。日本再次冻结了集体自卫权,武器出口三原则有了进一步的明确,两国外交关系恢复。日本这次的赔款数额肯定不会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所能知道的,但肯定不会少,毕竟二战时期的日本赔款,我们没有要,这一次我们在道义上占了上风,肯定是要狮子大开口的。

  我和周燕回被召回了北京,等待下一步任务的下达。

  }q酷匠网L永6久免=`费看am小m说‘

  ================北京什刹海===============“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没?就这么混吃等死?”苏颜打了个巨大的哈欠。

  路一侧的酒吧里面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喧闹声,我们几人绕着什刹海散步,与周围疯狂的音乐声极其不相称。

  我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周燕回摸了摸鼻子:“还能干嘛,大姐大给出点主意,我们还能去哪?”

  “这个好办,网吧包夜,饿了叫外卖!一连打个三四天的!”任雨笙开口道。

  “同意。”周芷凌喝了点酒,出乎意料的话少。

  我也点了点头,五人晃晃悠悠的向前走,看样子今晚网吧包夜是个不错的主意。

  此时已经是五月中旬,湖边的古柳已经出了新芽。湖边不少的人在垂钓,幽绿幽绿的浮子把水面照的十分诡异。

  我们缓缓走出了酒吧密集的区域,周围古色古香的建筑毫无声息,路上也没什么行人。一边胡同里面惨白色的日光灯让人心里不舒服。刚刚下过雨,路上还是湿漉漉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水汽。

  几个人都有点微醉,没人开口打破寂静,只听见两位女生的高跟鞋在地上敲击着。

  “你说,会不会闹鬼什么的?”周芷凌拍了拍我。

  “你在逗我,《京城八十一号》看多了?”我揶揄道。

  她愤愤然扭过头去。

  周围的水汽越发浓重,前面百米处的飞檐已经看不真切。

  水汽在我的鼻腔里产生一股诡异的味道,似乎夹杂着一股血腥气。

  “什么情况。”任雨笙嘟囔道。

  周燕回手中的六四手枪上膛的声音传来。

  “我靠,干什么啊你。要是被人发现报了警怎么办!”我上前拍了拍他。

  他没什么反应,眼睛直勾勾盯着前面的雾气。

  我转身看看苏颜,她也严肃了起来,闭上眼睛推算着。

  “很严重。”她轻声道。

  就在我还没问到什么很严重的时候,一阵风挂过,已经在任雨笙眼镜片上产生白雾的水汽被刮起了一点,我们身前身后的街道上整齐的站着二十几个人,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已经到了。

  我毫不犹豫的按动了口袋里周宁镇给的紧急求救装置,很快,其他特别作战队的专员会赶来支援。我从来没想过在京城还能碰到这样诡异的情况,现在敌人的人数、任务,以及目的我们一概不知,但把我们围住显然不是善意的行为。

  雾气再次合拢,那些人影再次被雾气掩盖。周燕回的身形动了。

  我和任雨笙也拔出两柄匕首,一前一后站在苏颜和周芷凌身边。两位女生也拿出了随身的手枪,随时准备自卫。

  周燕回扑进了雾气中,那水汽被刮起了一个漩涡,随后把他吞没了。

  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没有枪声,但周燕回的脚步声夹杂着一种古怪的低吼声不断传来。空气中的血腥味浓郁了不少。

  五六个缓慢移动着的人影从我身后的雾气中走了出来,狰狞的怪脸,青黑色的鳞甲,与我们在东京所见的鬼一模一样。

  当下已经顾不得寻找是谁把它们放置在这里的,我身形如电,几个来回,沉重的尸体倒在地上,一边的任雨笙目瞪口呆。

  “弱点是脖子和腋下,你正好克制它们,这些东西仅仅是力量和速度不错而已。”我甩掉匕首上的血又冲了上去。

  周燕回很快退了回来,手中剑形匕首上全是青黑色的鲜血。

  “搞定,我建议还是快点跑,谁知道接下来会出现什么!”他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下也是压低了声音。

  我和任雨笙也已最快速度灭掉了身后的鬼,拉着苏颜和周芷凌就往前跑。

  这条路的那一头是相当繁华的酒吧街,就算是凌晨三四点也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但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几百米的路程中没有看到一个人。

  身后沉重的引擎声飞奔而来,车灯照亮了周围昏暗的街道,这时我才发现,胡同里和这条街边的路灯全都熄灭了。

  这是一辆红旗商务车,刺耳的刹车声过后,周宁镇竟然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

  “愣什么!快上车!出大事了!”他打开车窗吼道。

  我们几人鱼贯而入,车门刚刚关上车子就以最高速度冲刺了起来。

  “周老大,什么事?”我开口问道。

  “我完全没有头绪,突然出现一堆鬼,整个海淀区都疏散了,对外宣称是化工厂爆炸什么的,这种事还不能让军队的人上,现在就剩你们几个闲着没事了。”他猛打方向驶上了空荡荡的高架桥。

  “掉头掉头!”苏颜睁开眼睛喊道,但显然以现在的车速已经迟了,周宁镇虽然猛踩刹车,但面前的道路上还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阴影,足足近百只鬼朝着轿车冲刺过来。

  “老大你还是后面坐着去吧!”任雨笙不由分说把周宁镇从驾驶座上拽了起来,我无力扶额,这个变态司机又要开始大展神威了。

  车子原地甩尾,在立交桥上逆行起来。

  “不对!这个方向也不行!”苏颜再次喊了起来。

  但车子的速度已经快一百六十公里了,前方刚刚出现的阴影转瞬间已经近在咫尺了。任雨笙索性一轰油门,速度再次飙升,车子不断的从鬼群中碾过。

  “防弹车?”我看向周宁镇。

  他点点头,拿着平板电脑不知在干什么。

  挡风玻璃上一只又一只的鬼被抛飞而过,墨绿色的鲜血被劲风不断的从玻璃上甩到后面去,连雨刷都省了。车子在不断的顿挫中快速行进着,任雨笙的车技我确实是佩服的很,车子在他手中就是杀戮鬼的工具,仿佛破浪前行一般摧枯拉朽的冲开面前的鬼。

  一片僵尸围城的景象。

  “这怎么办!完全就是僵尸世界大战的翻版嘛!”我吐槽道。

  “去东五环,中科院研究所!他们说有办法!”周宁镇惊喜的拍了拍手。

  车子冲出了重围,猛烈的转弯之后冲下了高架,在五环辅路上一路狂奔。

  此刻五环上还是车流奔腾,任雨笙把挡风玻璃处的警灯放上了车顶,再加上撞的面目全非的车头,一路上车辆纷纷避让。

  车子飙进一个不起眼的停车场,地下一层的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出口处,身穿白大褂的人站在那里朝我们挥了挥手,竟然是上次在电脑前面折腾的装备部主管。

  “我已在此恭候多时了。”他竟然挑了挑眉毛,一脸滑稽的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