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泰安保卫战中,我临时指挥下的五团虽然成功保住了防线,但也损失惨重,死伤过半,五团名存实亡。

  但团部的参谋们显然动作神速,而上级显然对于我们的表现非常欣赏,直接用预备部队补全了五团的所有损失,长达百公里的防线开始不断压缩,日占区越来越小。

  “进攻到城阳,等待空军支援!”我坐在吉普车上简短的下了命令。

  重装甲部队在长达三十多公里的胶州湾大桥上驶过,这座原本不适合重型车辆行驶的大桥此刻毫无震颤,稳固的很,显然建造部门有所藏拙。

  日军已经进入了全面撤退,但坚守已久的青岛被他们拿下了大半,我们整个二十一师开始驰援青岛。日军显然也意识到了失败的结局,为了保存谈判的筹码,胶州湾大桥毫发无损,假使他们真的摧毁了这座象征着二十一世纪初人类工程学巅峰的大桥,到时候谈判时的赔款搞不好要翻翻。

  空降部队奇袭了流亭机场,以极小的代价拿下了日军飞机的起降基地,将制空权完全掌握在手中,空军的部队联合胶州湾之内的辽宁舰上的海军航空兵正在不断的空袭日军的地面部队。日本人也不蠢,日军侥幸保存下来的舰船倾巢而出,越过黄海在青岛与解放军再次交锋,目的是将幸存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的武装力量救回国内,但显然解放军不会答应。

  装甲部队从青岛市区内穿行而过,周围竟然有市民夹道欢迎,在辽阳西路上形成了一副阅兵的景象。即将开赴战场的装甲兵们享受着周围市民们的欢呼声。

  我也坐在一辆装甲车里指挥着战局,虽然周围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我还是能保持平静的,毕竟我多年的倒霉历程让我在潜意识里认为这一仗不会轻松。

  空军的速度不是盖的,很快,上面一架架飞机编队低空飞过,阅兵式的氛围越来越浓厚了。

  最显眼的是二十几架全机黑色涂装的歼20,黑色的V型尾翼撕裂空气的声音传到了装甲车里,我忍不住掀开顶部舱门抬头仰望。

  这些中国当代军工技术的最高结晶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矢量推进喷口中,青色火焰十分显眼。飞行员们得瑟一样的飞低,我甚至看到又一架歼20飞机的飞行员朝路两边的人们挥了挥手。

  十几公里以外就是与日军交锋的战场,一辆辆自行火炮在拐上海尔路的瞬间就开炮了,周围的人们先是一惊,然后紧接而来的就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李明轩你快下来吧,我感觉你尾巴都在摇。”周燕回拽着我的腰带就要往下拉,我的半个身在探在车外,正在享受人民群众的爱戴。

  “胡扯,我哪里有尾巴?”我怒蹬了他一脚。

  我自然是高兴的很,这周围的重装甲部队全部都是我麾下的,如何不兴奋。

  人民群众兴奋归兴奋,这恐怖的炮声就算是军人也得戴上耳罩才能稍微好受一点,很快这群看过了瘾的人纷纷回了自己家,我猜他们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耳朵被震蒙了。

  “团长,他们说日本人没有反击!”参谋把脑袋凑了过来,手里拿着的平板电脑上是战场的照片。

  “不反击?搞什么!”我接过照片吐槽道。

  图片上的海滩上挤满了黑色作战服的日军士兵,一艘艘装甲运兵车正在冒着解放军的炮火把士兵们送进不远处的滨海战斗舰,从图片上来看,这群撤退着的日本士兵显然是抛弃了所有重武器,连随身的步枪也丢的满地都是。

  “上面怎么解释的?”我心中一阵暗爽。

  更新a最B{快c上酷`a匠:S网

  “我们直接推上海滩,我猜很可能演变成屠杀。至于滨海战斗舰,海军方面会解决。”参谋皱眉道。

  其实这一路打下来,日本军人的勇气很让我佩服,而且他们服从命令的精神,就是比之解放军也不逞多让,即使是在溃逃过程中,装甲车的自杀式攻击也时常让解放军的攻势为之一滞。前几天在战斗中,我们打进了日军的指挥所,里面的军官不想被俘,竟然用随身的手枪自杀了,我做主就地给予厚葬,整个团部为他默哀,他为国献身的勇气真的很值得佩服。

  无奈这是国与国的拼斗,一方若略有放松,另一方就有了翻身的机会。二战时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就因为戈林的几句戏言,希特勒没有让装甲部队进入海滩,也就丧失了消灭英法联军的最佳时机,从而给后来的诺曼底登陆提供了兵力。虽然我们每个人都对日本军人殉国的行为十分敬佩,但我们绝对不会犯跟希特勒一样的错误。

  坦克在前方冲锋着开炮,日军在海滩周围建立起的防线竟然阻挡住了我们前进的步伐,这群日本军人也是抱着必死的心,为自己战友们的成功撤退拼命。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这群日本人坐拥着近一个师的装备,反坦克炮、火箭筒、机枪不要钱一样的疯狂向我们开火,一时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现代战争中,矛远强于盾,所以出现“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这种说法,也不足为奇。在两方军队的互相轰击中,谁先开炮,谁就占优势,除非收到攻击一方剩余的力量足以把首先攻击的一方完全消灭。此刻我们兵力远胜于日本人,处在装甲集群后方的一门门重炮接连开火,前方阵地直接被撕扯开,日军死伤无数。在保卫国家的生死战中,中国军人比日本军人更加不要命。

  天空中的飞机也在不断支援,一架架歼轰七飞豹攻击机低空掠过,前方的日军刚刚建立起的反击再次被粉碎。

  海湾上空,想要夺取制空权的日本航空自卫队F35战斗机与歼20展开了激烈的缠斗。早在歼20设计伊始,人们就在考虑它与F35孰优孰劣,但这次几百架三代、四代机的交锋证明了歼20的优良设计,在与歼20的近身缠斗中,F35巨大的的翼载根本无法提供足够的升力,甚至有日军飞机因为失速坠入海中。

  苦战一番,我们终于撕开了防线,但此刻日本部队中的很大一部分已经撤离了海滩,剩下的日军宁死不降,以自己剩下的勇气向解放军的装甲部队冲来。一次次潮水一般的攻击被粉碎。在我的统筹指挥下,解放军从沙滩的南边向北边推进,很快便清扫了整个海滩。

  我走下吉普车看着尸横遍野的沙滩。

  我没有说什么,向着倒在地上的日本军人们深深鞠了一躬,靠在坦克周围休息的步兵也摘下钢盔致哀。大家都对这些坚持抵抗的日军士兵表示深深的敬意。这次日本人进犯山东半岛,未动无辜群众一根毫毛,少见的服从了《战争法》,没有犯甲午战争时旅顺,全面侵华战争中南京的大错。虽然是一支有着侵略使命的敌军部队,但在作风文明的同时,英勇作战、顽强抵抗、服从命令,体现了作为军人的优秀素质。

  但敬佩虽敬佩,我还是那句话:犯中华之天威者,虽远必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