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驱逐

  伞兵落地之后迅速冲向防线,接下了精疲力尽的士兵一直坚守着的阵地。

  这批伞兵部队进入战场,挽救了战线上摇摇欲坠的颓势,一时,日军微微被压制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战场,满地是双方士兵的尸体,被击毁的坦克在冒着浓烟。

  =============山东农业大学,混编21师指挥所==============“你们三个违反军纪,我必须要处分你们。”知道了我们三人冲上战场的疯狂行径之后,师长竟然满脸怒容。

  我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你处分不了我们,我们其实是总参谋部的。”周燕回也是揶揄道。

  师长敲了敲桌子,脸上怒容更甚:“你说你是总参的你就是啊?给出证据来,我还就不信了,我手下的兵居然还能是总参谋部的。”

  我呵呵一笑,拿出手机拨通了周宁镇的电话。

  “明轩啊,听说顺利退敌,可喜可贺。”还没等我说话,周宁镇先开了口。他人在上海,却对泰安的战事了解的清清楚楚,不可谓消息不灵通。

  “周老大啊,这里有人说我违反军纪,你帮我挡一下。”我对着师长挑了挑眉毛。

  “你们两个小子,老是给我惹麻烦,电话给他吧。”周宁镇一如既往的和气,此刻显然心情很好。

  师长皱着眉接过电话。

  “好的好的,我撤销处分。”周宁镇简短的说了几句就让他服软了,态度好的不得了。

  “老大你手段通神啊。都说了些什么?”周燕回抢过手机。

  近距离之下,周宁镇的声音清清楚楚:“我就跟他说了说我是谁呗。我虽然才是一少将,但是军区司令跟我对着干也捞不着好果子吃。”

  周燕回挂了电话,我俩扭头从指挥所里走了出去,那师长一句话都没说。

  “你问他海战的结果了吗?我们赢了吗?”我边走边问周燕回。

  “海战在三个小时之前结束了,周渊硕跟我说了。”周燕回皱着眉,脸色并不太好。

  “不会是输了吧。不应该啊。”

  “两败俱伤,江苏舰航母沉没,青岛舰也几乎废掉了,其他的舰艇也好不到哪去。日军比我们还惨,一共三艘日向级准航母,无一例外全被打到海底去了,驱逐舰打残了好多。潜艇部队不太清楚,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周燕回低沉道。

  我叹了口气。确实,中日海军力量是相差无几的,这么一场持续三天的大海战让双方元气大伤也不是没有可能。其实这一仗日本人绝对是冤大头,冈村矶这个死鬼给他们惹的麻烦简直可以用空前绝后来形容了。接下来日本人应该会在中国陆军反击之前争取停战,这一战中国输的起,日本是绝对输不起的,谅他们也不敢用这个世纪的日本国运来打这个赌。

  或者说,日本从那艘秦级航母从东京湾中接走我们的那一刻起就败了,输的很彻底,毕竟拥有核武器与否能形成巨大的力量对比,以小搏大显然行不通。

  手机突然响了,低头一看正是苏颜的号码。

  “喂,什么事啊大姐大。”我心情大好。

  “听说立功了啊?”她那边声音嘈杂的很。

  “谁说我立功了?根本没我什么事好吧。”我一头雾水。

  “怎么不是你立功了?我亲爱的学弟,周宁镇给你内定了一等功,你就等着升职加薪吧!”周芷凌欢快的声音响起。

  “喂,你们两个在干嘛。怎么一天到晚混在一起,百合么?”我无奈的很。

  周芷凌一阵大笑:“买衣服啊!不止我和苏颜,还有纪灵呢。没错我们就是百合,两位妹纸亲一个!”

  “反正就是恭喜你成功活下来了,而且还立了功,过段时间再见啊。”苏颜又把电话抢了过来,这妹纸最近也被某无良学姐传染了说话完全不着边际的毛病。

  “我要跟我姐说话。”周燕回从我手中拿过手机。

  他和周芷凌扯皮了好一会,终于挂了电话。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团长!团长!”一个参谋匆匆忙忙从面前的团指挥所里跑出来。

  “什么事高兴成这样?”我笑着看看他。

  “北京的支援到了!”他恨不得一蹦三丈高。

  ;d酷)匠o网f4永U久DB免"p费U#看-d小说dm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周燕回也是喜出望外,让我们苦等许久的大部队支援终于到了!

  很快,北京的部队就赶到了山东农业大学。这两个师不愧是京师拱卫军,重武器配置让我们看了都眼红,自行火炮、主战坦克一辆辆的从街上驶过,士兵们也都战意高昂。混编21师其他的几个团也与这支原本拱卫京师的精锐部队一起赶赴前线。

  “上车吧,你们是李明轩和周燕回吗。”一辆勇士吉普车在校门口停下,一个中将军衔的中年人从车窗里探出了脑袋。

  周燕回应了一声。我则是迟疑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位不就正是原先指派我做五团代理团长的人吗,只不过此刻他脸上的愁容一扫而光,显然是因为战局的进展而开心不已。

  “不用客气,坐吧。”他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椅,“这次能击退敌人,你们两个居功至伟了,要不是你们两个到前线去提升士气,恐怕接下来那个空降师也要落在日本鬼子的阵地上了。”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正色道。

  周燕回也点头作严肃状:“职责所在啊!”

  “怎么都这么拘谨,我跟你们两个的上司周宁镇是大学同学啊,一直都是好哥们。我叫王立海。”他对即将进行的反攻一点都不担心,跟我们聊得很开心。

  我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周宁镇的缘故,我们两个才这么受人待见,果然,靠山很重要啊。

  吉普车继续行进,前方的炮火声已经开始不断的震荡着空气。

  这支部队是典型的财大气粗,对于几公里以外的日军直接采取了“大炮兵主义”的猛烈炮轰。

  一门门W90重炮和自行榴弹车接连开火,这些火炮的每一发炮弹都能让坚固的主战坦克变成零件状态。

  我和周燕回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一边坐着的王将军一点都不紧张,坐在那里哼着歌,时不时的跟副驾驶位置上的参谋商量着下一步的决策。

  “我还真是很佩服你们两个,一个团的兵力能在对方两个师手下撑好几个小时。”他看着我们两个的眼神满是赞许。

  我也不好否认什么。的确,在前线准确判断形势的指挥是我们一个团能撑得住的关键,同时,周燕回这个贼精贼精的家伙不断的指挥一两个营侧面包抄,日本人根本就是被打得防不胜防,赵文烁这个老兵把游击战也领悟的不错,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敌驻我扰。当然我以身作则对于士气的鼓舞也是功不可没。但我们两个还是保留着中国人的优良传统,口中谦词不断。

  此时解放军方面原本的混编二十一师,支援来的伞兵师以及从北京来的两个师已经足够应对日军的同等级兵力,但显然北京这支军队的装备在面对同为精锐部队的日本部队时,有着绝对的压倒性优势。

  日本也有类似于我军刘伯承一样的军神人物------日俄战争时期的乃木希典,他认为,一切防御都会在进攻中瓦解,因此日本军队在各次战争中都有着“冲锋不要命”的优良传统,这也与日本自古以来的武士道相符。

  两军此刻交锋的战场在岱庙东边一线。在不间断的机枪扫射中,战场的情形仿佛回到了一战,有着重火力优势的解放军阵地前方,日本军人弯着腰向前冲来,一排一排仿佛割麦子一般被扫倒,偶尔有几人冲的很近,手中的枪便能伤到解放军士兵们。

  日军的步坦协同已经失效,因为坦克部队也被防空机炮给打得不敢露面,这种高射速的两连装机炮只要对准坦克装甲上的一点猛射几秒钟,这辆坦克就要报废。唯一能压制中国的重武器的就是日军阵地几公里以外的重炮,但在炮兵与炮兵的对阵中,日军显然不是对手。

  战线后方的吉普车里,王将军还是淡定的坐着,用他手中的平板电脑时时监控着战线的推进。

  “您为什么不派兵去包抄日军部队的侧翼啊?”周燕回转过头来问道。

  “一切的计谋在压倒性的力量面前都会灰飞烟灭的。”他依旧和蔼的笑着。

  “用兵之道,在于用最少的代价换取对方的损失最大化,无论是在装备的消耗、摧毁上,还是在对于人员的杀伤上,都是一个道理。”他抬起头来认真道,“你手下的军队素质决定了一切,军队的装备也包括其中,但其中很大程度表现在它什么时候会溃不成军。”

  我皱眉道:“那您的意思是,在开战之前做好必输准备?”

  他笑着摆摆手:“非也。我举个例子,在明朝时,战斗减员百分之二十的时候,军队就会转身逃离战场,而民国的时候,则是百分之四十。而我手下的军队,能战至剩下百分之十,之后剩下的士兵们才会溃逃。”

  “如果一支军队,能够打到只剩下一个人,那这支军队辅以优秀的指挥官,高等级的装备,便是无敌的。”他平静道,“当然,这取决于对手是谁。现在对手是我们的世仇,此刻我敢保证,我们能打到只剩一枪一弹,一兵一卒。而日本人绝对做不到。”

  他语气很平静,但话语中的笃定却让人不由得相信了。

  我没有说什么,转眼看向前方日军的进攻。很快,随着日军的不断减员,进攻不断的减缓了,到最后,我们绝对能看出日本军官下了撤退的命令,但在有序撤退过程中,解放军的炮火并未停下。日军的撤退渐渐变成了溃逃。相对的,解放军部队的士气显然大振。

  我惊讶的看着王将军,而他只是轻轻笑了笑,没有说话。

  很快,北京支援过来的部队与本地守军配合,秋风扫落叶一般的将日军从泰安市里赶回了莱芜,日军想要将泰安变成一个战略突出部的计划宣告失败。

  同时,长达几百公里的解放军防线上,一次将日军赶出山东半岛的反击即将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在这苍穹展翅 说:

  持续五更爆发!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