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子弹的爆炸,整个日军的前进部队被完全摧毁了,但从侦察兵反映的信息来看,日军进攻部队被杀伤的仅仅是九牛一毛。

  “志高国际附近已经接敌了!团长、政委,团部必须要后移了!”一个参谋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周围几个警卫员不由分说的开始收拾周围散落的文件和各种东西,不出五分钟,整个团部里空无一物。

  我无奈摇摇头,提着电脑和枪便走。

  我们几人坐上勇士吉普车,一路向西撤,下一个已经构建完毕的指挥中心是山东农业大学,负责整个泰安防卫的混编21师指挥所也在这里。

  一路上几个参谋负责规划部队的后撤,我和赵文烁负责具体决策。

  “必须守住高铁一线!不然你想死在这里么!北京那帮人还得通过高铁来支援!”我对着对讲机声嘶力竭的下命令。

  “李明轩!你小子别当了临时团长就想压我!老子的兵都快死完了!”一个营长明显是完全不服。

  “不服拉倒!临阵退缩你也知道是什么处罚!”我说罢直接关了对讲机。

  路两边都是熟悉的街景,我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

  山东农业大学内部全都是军人在整装待发,一辆辆坦克碾裂了橡胶减速带。

  “师长!绝对不能让我们团继续在前面顶了,我们需要支援。”我盯着面前的中年人敲着桌子。

  “李明轩,我明白你刚当上代理团长不懂一些事。你可是要知道,上级既然给了我们中子弹,那就是肯定意识到了对方的兵力是压倒性的,你让我这一万来人怎么硬抗对方的十几万!我们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他摘掉军帽长叹了一口气。

  “我只能看到我们这一个团的情况,那我想问一下,现在已经用了多少中子弹?”我还是没法咽下这一口气。

  “大概,已经用了四五颗了吧,我也不知道具体数字。”他抬起头来看着我和一边站着的周燕回,“你们就好好撑着,保卫东半城就是你们五团的任务,撑不住就退,我会给你申请一等功的。”

  “李明轩我们走。”旁边的周燕回一脸的黑气,显然看不贯面前这个家伙的行径。

  他上前一步,拽住我的胳膊就走:“我呸!老兵油子!妈的我们真不稀罕你那一等功!真tm拿人不当人!”

  那师长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我们俩人都窝着一肚子的火。真没想到原来上面的这群师长们都这么一副样子,完全不在乎手下的兵的性命。难不成在他们看来,手下的兵就是给自己谋利的工具?

  “要不咱哥俩去前线指挥吧,跟这帮人纠缠的时候,前线的兄弟们都在跟鬼子拼命,我想想就来气。”周燕回提议道。

  “正有此意。”

  我们俩人随便找了辆勇士吉普车发动引擎。

  “你们两个这是违反军纪!”那个满脸疲惫之色的政委赵文烁站在车前面朝我们大喊。

  “违反你妹的军纪!我救人去,你不让开就一枪崩了你。”周燕回把枪伸出车窗对准了他。

  一时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们三个。

  “你他妈让不让?”我也是怒火中烧,握着方向盘真的有踩油门的心。

  他面露难堪之色:“你们两个要是再死在那里,谁指挥这个团?”

  “你不是政委么?而且我那么一脸要死的相么!”我在空档上哄了哄油门,“你是让还是不让!”

  他脸上表情一变再变,最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自己的领章扯了下来。

  “他妈的!我早就看这个师长不爽了,老兵油子一开始直接说连挡都不要挡这帮鬼子!直接用中子弹!真没良心!”他说着从旁边目瞪口呆的士兵手里抢过一把九五,“我跟你们一起走!小鬼子我早就想杀了!”

  说罢他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开车啊!愣什么!”

  我这才从目瞪口呆里反应过来,油门一脚到底,车子开上文化路,向东边炮火连天的战场绝尘而去。后面那个抱着一摞文件的参谋被惊呆了,文件落了一地。

  一路无言,赵文烁在后座上抱着那把九五,眼中精光闪烁,与之前那个疲惫的老兵判若两人。周燕回也是摩拳擦掌。

  我们在战场后方几百米处停下,前面就是战场的最前线,坦克互相轰击,两连装防空炮的怒吼声不断响起。

  “团长?团长?”我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出了声。

  我拿起对讲机:“什么事?我在前线!”

  对面的声音堪称欣喜若狂:“伞兵师的支援还有二十分钟到!”

  就算是久经沙场,淡然处事的我也不由得欣喜若狂,大喊一声:“天助我也!”

  “这里是五团团长,弟兄们一直撑到现在!辛苦了!”我调整到公用频道,对着对讲机开始了我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讲话,声音传递到战场上每一个军官的对讲机里。

  “伞兵师的支援还有二十分钟到!兄弟们再撑住这二十分钟,北京方面的两个师还有一个半小时也会来支援。这群小日本已经打到泰安了,这个已经既成事实。但是接下来我们每个兄弟都要坚定信念,让鬼子就此止步……”

  我慷慨激昂的一番话讲完之后,前方抗击着的将士们爆发出了潮水一般的欢呼声,或许我讲话的水平并不高超,但传递给他们的希望无疑是巨大的。

  在一次又一次的生死拼杀中,战士们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希望,此刻撑到伞兵空降,等到北京的支援,让日本鬼子止步于泰安就是他们最大的希望!

  看Z正#`版章mB节GN上6◎酷p匠Y7网/^

  此刻解放军战士们的反击显然更加激烈了,以前日本人凭借着人数优势不断压缩防线的战术暂时被压制了,反冲锋在长达十几公里的阵线上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我和周燕回、赵文烁除了发出指挥命令以外,也在战壕里和普通士兵一起向对面的小鬼子们开火。

  可五团的战士们毕竟是在七八个小时里不断的面对着日军的一次次冲击,虽然也有后退,但并没有另一支部队接替他们的位置,一仗下来,五团减员严重,有战斗力的人员大概还剩下五成。

  很快,各营申请撤退的声音便在我的对讲机里响起,整个防线正在缓缓后移。

  “团长!伞兵师的支援到了!”对讲机里又传来参谋们的欢呼声。

  耳边传来一阵发动机撕裂空气的声音,周围的士兵们和我们一起仰头,天空中被数十架战斗机护航着的十几架运20运输机在空中飞过,尾部的舱门里不断的吐出一朵又一朵伞花。

  周围疲惫的士兵们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转身跑回防线上,用自己的努力为正在落下的伞兵兄弟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着陆环境。

  这些士兵的浴血奋战,我全部都看在眼里,此刻我的眼角也是湿润了。

  一边周燕回拍拍我的肩膀,轻声道:“终于等来支援了!”

  旁边握着枪的赵文烁也是郑重点点头,靠掩体上坐了下来。这个老兵作为一个政委,平时主要负责政治思想和指挥事宜,但这次面对日本鬼子,他也是杀出了血性,年近半百的他此时已经筋疲力竭。

  白色的伞花一朵又一朵的降落在街道上,一个大校军衔的刚毅军人在我面前十几米落下,他解开降落伞走过来。

  “你们的团长在哪里?”他想我问到。

  “我就是五团代理团长,谢谢你们来支援。”我敬了个军礼。

  他看了眼我的肩章,随即赞许的点点头:“辛苦了兄弟,你们的防线,我们接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