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云密布。

  高铁站位于泰安的西部,而莱芜,也就是与日军交锋的最前线则是在泰安的东部,此处暂时没有被炮火所波及,不过车站前广场上列队整齐的士兵和一辆辆的军用卡车让气氛凝重了许多。

  我和周燕回的军衔摆在那里,俩人吊儿郎当从车站里晃出去,竟然没人敢拦,不过也难怪,这整一个广场上有没有一个上校军衔的还真难说。

  所有的运兵车都是开往莱芜方向的,我们随意搭上一辆。车上坐了二十几个士兵,他们的长官才是个少尉,见到我们自然是欣然邀请上车。而部队那边自然早就知道了我要回来的消息,我到了之后高明深他们几个就会来接我。

  我从参军之后就没回过家,父母因为生意的缘故搬到了深圳,家中在泰安倒是也有套房产。

  一路上经过的都是熟悉的街道,这毕竟是我到十六岁之前生活过的地方。

  酷O9匠w网p永3久免费看n小说“n

  当车子经过泰安东的转盘驶上高速公路之后,远处的炮火声开始变得隐隐约约。时不时一架武装直升机从头上飞过。

  当我们跳下车时,距离战场已经不超过两公里了。

  “喂!营长!教导员!”高明深上来勾住我们俩肩膀,一边的纪军几人也都笑嘻嘻的。

  “我靠,你们几个这仗打得很开心?还笑的跟海狗似的。”我一脸的嫌弃。

  “严肃一点哈,本教导员回来要是再有不严肃的就崩了你们。”周燕回装怒道。

  说着几人就往前面走。

  这防线拉的很开,从济南到日照的斜线上都有解放军在构筑攻势。此时整个泰莱高速被拦腰截断,大片的庄稼地被夷平,机枪大炮在上面架设起来。

  阵地前面几公里就是日本人,两方同时做好了阵地战的准备。

  登陆一个大陆与海岛不同,大陆的纵深决定了防守方随时可以发起反击,增兵援助也不是问题。显然,防守方占主要优势。

  但一旦两方的力量差达到一定层次的话,情况将会逆转。这一方面的事例就是二战时的诺曼底登陆和朝鲜战争时期联合国军在仁川的登陆。

  至于这次日本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不清楚了,但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如果采取步步为营的攻势,逐个城市的一一击破,战略形势会完全不利于日方。但这样一路猛进也有弊端,二战的苏联战场上,德军也是运用了闪电战的方法,对于城市和部队驻地,采取小规模兵力围困压制的,而大部队一路高歌猛进,差点打进莫斯科。但当苏联的反击开始奏效时,德军的防守明显出现了问题,因为它仅仅是打下了这片领土,而非占领。正如几百年前成吉思汗饮马多瑙河,他也仅仅是打下了横跨欧亚的巨幅版图,而非真正的统治、占领。

  从中日两军在海面上对垒时,大陆上的军队就已经做好了迎接对方冲击的准备,现在日军部队在莱芜被阻截住已经算是战术失误了。

  这与抗战时不同,此时解放军的素质与日军势均力敌,甚至还有所超越,日本的冒进仅仅算是个战术上的胜利,从长远的战略层面而言是失败的。

  此刻日军也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双方开始了僵持状态,两方阵地都构建起来。

  对于制空权的掌控问题,此刻已经不重要了,两方的军机在空中不断交火,战况比地面上激烈的多,能对地面部队产生威胁的仅有武装直升机和激光制导的巡航导弹。

  小规模冲突不断,双方隔着远远的炮火对射,没法造成大的伤亡,但是硝烟弥漫,气氛很恐怖。

  “这门炮负责发射压箱底的宝贝,”高明深指了指旁边的军绿色木匣子,“上面给的两颗中子弹,需要隔离四公里发射,用于阻断日军的装甲集团进攻!”

  “不是说不能对无核国家用核武器吗?”我疑惑道。

  “原话是不用原子弹和氢弹,谁说不让用这玩意了,”纪军揶揄道,“发射之后四十八小时就能再次进入战场了,辐射范围四公里,周围早就没人了。”

  刘远山也扭过头来笑着:“这玩意能不用就不用,到时候要反攻还得绕过辐射区,怪麻烦的。”

  天色昏暗的很,一个师的人时刻强打着精神窝在战壕里。日军在这一块的规模与我们大致相当,两边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暂缓进攻。

  “营长!巡航导弹还有十分钟发射,我们营负责激光制导。”一个瘦瘦小小的家伙跑进了我的临时指挥室------战壕上面搭块防水布,折叠的桌椅板凳一应俱全。

  纪军抱了个鞋盒大小的东西跑了出去,不可见光照射在日军的阵地上。

  导弹从济南发射,不出五分钟就能飞到这里。

  “导弹炸完了有什么详细计划吗?”我淡定的挠着脑袋。

  “命令上说坚持不住可以后退,我不清楚什么意思。”那小子不以为然道。

  “可能日本人正在准备装甲集群进攻,说不定我们的兵力达不到。总之我们的任务是坚守泰安,直到北京的那群人来支援,退一退没关系,我们也有压箱底的东西嘛。”我摆摆手,“回到你的岗位上吧。”

  导弹飞行产生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它们正向这个方向飞来。

  日军的反导系统也被带了上来,此刻全都进行拦截。但这次不可能仅仅只有这么一部分的阵地要被导弹覆盖,天空中密密麻麻足足有几十枚导弹袭来。毕竟日本的车载反导系统不比宙斯盾,日军战壕里很快就是一阵鸡飞狗跳的向后撤退。

  白色的导弹一发接着一发撞击在对面的阵地上,气浪汹涌澎湃的冲击着我的肺,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劳什子防水布直接盖在我脸上,土星子弄了一脸。

  我掀开头上的布,呸了一口嘴里的土,拿出望远镜往对面看去。

  近千米范围内的日军阵地上被撕开了一个个口子,土层被翻出一个个大坑。

  “营长!命令说退回到第三层阵地,不要进攻。”那个小个子又钻了出来。

  一发不知是什么炮直接炸在了我战壕的前面,我下意识的蹲下,却看见弹片从眼前划过,小个子的胸口直接被洞穿,鲜血溅了我一脸。

  我冲过去看了一眼,眼神已经涣散了,再加上这么大的伤口,绝对没得救了。对于我这个见惯了生死的人来说,看见死人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我还是为之惋惜,这小家伙有十九岁?

  隆隆的响声从侧面传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十几辆90式坦克正在快速驶来,同样是满脸土的高明深在一侧大喊:“敌袭!敌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