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野宏的长刀闪电般回击,还是演变成了我一力避免的撞击。

  刀剑相击,长剑在剧烈的撞击中颤抖着,上野宏的长刀也在震动。

  我自知力量不必上野宏,率先回剑,即便如此,我的手臂还是一阵酸麻。不过从表情也能看出,上野宏同样不怎么好受,手中的刀更是垂了下来。

  但他又一次挥刀入鞘,再次袭来的锋刃又是一种毁天灭地,所向披靡的气势。

  我的手几乎连剑都举不起来了,只得向旁边一闪,这一刀几乎是擦肩而过。

  现在我非常能理解他俩的心情,自己手都震的麻了,对方却能瞬间修复,而对方还可以不顾肌肉拉伤爆发性提高力量,反正过个几秒韧带就恢复了。

  闪动着青光的长刀从一旁劈下,少年的脸上满是坚毅。霎那之间,两把刀在我面前交锋了五六次,刀光闪动之间朱少爷竟然未落下风。

  “你不过是仗着刀好而已。”上野宏手中的刀已经被削短了十几厘米,显然朱少爷手里的长刀绝对不一般。毕竟当年刀匠们先是精炼钢铁,再将几种不同硬度、韧性的钢材夹在一起,用铁锤捶打几天几夜,最后又用特殊的液体淬火,自然不是凡物,岂是上野宏手中这把用机床削制而成的能比。

  我手中这把破水长剑并没有那么可怕的锋利,它有的仅仅是坚硬,恐怖的硬度。在多次全力一击下,它从来没有一丝划痕,上面古拙的字体和菱形花纹依旧灰暗。

  至于周燕回自己用的那把“逝水”剑,正是破水剑的姊妹剑,这两把剑是专门为双手剑设计的。逝水完全弥补了破水的缺点,软硬适中,韧性远胜破水。但在坚固方面还是破水为上。逝水较为平均,适合进攻,而破水在有充足力量把握的情况下能挡掉所有攻击。周燕回信奉卡尔·冯·克劳塞维茨的理论: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于是在右手受伤不能拿剑的情况下他毫不犹豫的把破水给了我。

  P#酷匠…7网^K首o*发

  朱少爷的刀走的是灵动一路,而上野宏则是刚猛。二者势均力敌,但是朱少爷也就拼得一时而已。

  我一剑荡开上野宏,让比我还弱的朱少爷扛住他显然不太现实。

  “你们两个到苏颜那边去,要是等到上野家的援兵到了我们就完蛋了!”我大吼一声,转身就是一剑。

  周燕回和朱少爷一脸的恍然大悟,齐刷刷转身跑了。

  “苏颜,怎么办!”我扛下一刀。

  “你现在跑,我们还有机会杀掉他!”苏颜也急了。

  “跑?那什么时候杀掉他?”又一刀震的我手臂酸麻。

  “你快跑吧!我试了计划四十分钟之后的情况,结果头疼欲裂,根本没有办法。所以我得出结论,四十分钟之后他就死了!”苏颜快骂人了。

  我靠这是什么扯淡的理论!你头疼的原因多了!

  但是苏颜多次的准确性让我一次又一次的从必死的境地逃了出来,我还是选择相信她。

  我转身往神社那边跑去。

  比起溜号的速度,没几个能比得上我,上野宏在身后狂追也是追不上我。

  耳边风声乍起,我寒毛倒竖,下意识往一边闪去。上野宏的刀竟然被他掷出,钉在我面前的神社墙壁上嗡嗡的响着。

  我不敢耽误,从神社后门一晃而入,榻榻米上被我踩出一个洞。

  又是一道风声,一把怀剑插在地板上。

  神社里构造并不复杂,它采用了对称设计,从后门到正门是一条直线。

  期间经过了一个放满了各种武器的长廊,随即上野宏抓住什么就朝我扔什么,但是以我的速度自然是轻松闪开。

  别克商务舱的后备箱正对着神社门口,在他们看见我冲过来的时候,某个无良司机就开始加速了。

  我一头栽在后座的地板上,摔了个人仰马翻。再加上开车的是任雨笙这个变态,好几秒之后我才缓过神来。

  “你还说什么四十分钟之后他就死了!你溜的这么快怎么杀他!”我把压在身上的苏颜的脚拿开。

  “我刚刚预测了,没问题,你以为他会那么善罢甘休?他会追出来的!”苏颜一脸的自得,“不过我也不能确定。”

  “你也有不能确定的时候?”

  “你没发现朱少爷和小圆妹纸跑没人了吗!”苏颜蹬了我一脚。

  任雨笙在驾驶座上高呼一声,我刚想开口问他哪根筋不对,接着就是恐怖的刹车。

  显然车子差点冲下山崖。我惊魂未定,刚想要爬起来,然后我被周芷凌狠狠的踢了一脚。

  被苏颜的球鞋蹬一脚还没什么,可是周芷凌穿着七八厘米的高跟鞋,跺在肋骨上痛彻心扉。

  “别太过火啊老姐,不要废了他,我们留着他还有用!”周燕回居然还有闲情开玩笑。

  “学弟你个变态!你是不是在看我的裙底!”周芷凌捂裙大叫,作势又踢。

  “看你个头啊!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轻重的概念啊!这都要死要活的了我会看你裙底!”我捂着肋骨爬起来。

  周芷凌刚要辩解,一阵恐怖的噪音席卷了所有人的耳朵。

  一架轻型直升机在我们的右后方的山壁外飞着,上野宏坐在副驾驶座上,他还真追出来了!

  舱门开了,侧面是一挺重机枪。

  正当任雨笙一脚刹车踩到底,想要跟飞机拉开距离时,直升机的侧面飞来一架黑色的三角滑翔翼。

  我来不及骂任雨笙的变态开车方式,转头看过去,居然是朱少爷和绪方圆。

  三角翼在剧烈的山风中获取了升力,平稳的滑行过来。

  绪方圆把狙击枪架在身前的金属框架上,双手握枪,瞄准了正要开枪的上野宏。

  一枪穿过玻璃,机枪被狙击枪子弹打掉了零件。

  上野宏又抓过机枪对着后面的我们准备扫射。虽然任雨笙那一脚刹车踩的我们人仰马翻,但是也卓有成效,此刻直升机上的机枪已经无法瞄准我们,角度已经不够了,而转过机身又会把上野宏暴露在绪方圆的火力覆盖之下。

  “喂,我和小圆能干掉他了,你们就不用出手了。”朱少爷的声音夹杂着呼呼风声在我们耳机里响起,他居然很淡定,“接下来你们能看到小圆的最强一击,就此别过吧。”

  绪方圆也恨声道:“他杀掉了我弟弟。”

  我们还没作出回应,绪方圆的枪声响起了。

  这次她没有施加无声的命令。

  看似普通的子弹击中了直升机,瞬间整个直升机都变成了燃烧的火球,无数燃烧着的零件从空中向下坠落。爆炸完全超出了直升机自备燃料爆炸所能产生的程度,每一个零件都在燃烧。

  气浪甚至传到了几百米以外的我们面前。

  三角翼瞬间被掀翻了,一柄纯黑色的狙击枪从天空中坠落,接着是两朵伞花从空中绽开,缓缓落向下面的丛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