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一步一步走下来,我的心性有了很大变化。若是放在以前,不想做的事不会有什么能逼迫我完成它,而如今竟为了自己的安逸日子努力折腾,真不知是进步还是弱化了。

  从前我一直是个愤青,仗着自己有点见解、读过点书就高谈阔论,但这有用么?后来变成一个以“不谈政治”为座右铭的所谓“懦夫”。我做的比那些喷子多得多,我至少为国家伤过战场,暗杀过敌人。在战场上曾一时恢复过自己当年的热血豪情,渐渐又演变成为情所困,不能潇洒自在。

  前些年看了好多小说,对于书中人物那种潇洒自在的人生羡慕不已,现在我做不到,以后我也做不到,因为我不能对眼前事、眼前人坐视不管。

  说到底我还是有个愤青的骨子,就像最早跟别人胡侃的时候母亲说:“跟别人谈论政治自古以来就是穷酸书生的专属。”

  此刻我们一行正在去做掉上野宏的路上,在特别作战队高手倾巢而出下,上野家族不应有任何反抗之力,上次遇到的姓朱的少爷根本就不在意上野家主的生死,这个我能看得出来。

  周燕回的长剑“破水”在我手里有一股冰凉的金属质感,据少爷所说这只是他们周家一把家传古剑的仿制品,但简洁的风格、锋利的边锋都有种古朴的苍劲。

  任雨笙手中的枪开火了,此前我从未想过他还有很强的狙击能力。子弹准确击中了车轮。几枪之下,远处车子的轮毂直接抛飞而起。但此刻我还是处于一种走神的状态。

  “喂,李明轩,你还好吧。接下来要开打了。”苏颜摇了摇我的胳膊。

  “我没事,会跟你说的一样保护小樽的。”

  武士刀划过繁复的轨迹与剑锋交接。刹那间血花暴起,使刀的人倒毙在地。

  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丝毫的技巧和花哨的剑招,一如既往的以极限速度压制。

  我不由感叹周燕回真是疯了,敢明目张胆的在大街上刺杀。但空无一人的街道又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

  黑衣的枪手在前面不停开火,但我的身影让他根本无法瞄准,而前面一马当先的周燕回竟然能用剑劈开凌空飞行的子弹。

  上野宏手中是一把锋利的怀剑,这怀剑是武士们的贴身武器,以往在日本的战国时期,战败的将军们要用这把短武器切腹自杀。

  怀剑上覆盖着铁青色的光。

  匕首瞬间被劈作两半,冯少翔向后仰去。接着他上来的任雨笙却不与他硬拼,匕首与对方怀剑紧贴,反震开启。

  上野宏微微一笑,怀剑一偏,匕首被任雨笙的反震绞成了碎片。

  “我上野家已经成名几千年,你们是唯一能把我们总部毁掉的。中国真是深不可测。”上野宏独自一人站在原处。

  周燕回向前两步,一剑劈出,剑式大巧不工。

  一声清响,势大力沉的一剑被怀剑轻易挡下。周燕回不禁后退两步。

  上野宏捡起地上的武士刀。

  左手左一握鞘的动作,武士刀缓缓插入他想象中的刀鞘。

  周燕回看着冲过来的我一摆手:“等等,我先跟他比试一下。”

  武士刀出鞘,化作一道电光,正是上野家的居合刀法。

  周燕回一剑斩出,却是换了风格。飘忽不定的一剑迎着快它数倍的刀光而去,从刀侧擦过,同时周燕回身子一斜,一刀擦破了他身上的衬衣。

  上野宏也不停顿,武士刀再次回鞘,身形暴退。再次出鞘,与之前一般无二。

  须知高手交锋,最强杀招至多只能一次,而上野宏的居合术竟然能一次又一次的发出,不由令人心颤。

  周燕回秉承着“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的思路,一次又一次反斩向上野宏。刀剑交锋,火花四溅。

  上野家的枪手全部倒毙在地,众人看着这两个高手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拼杀。上野宏本应毫无逃脱希望,但此刻他刀式沉稳,全然看不出穷途末路的感觉。

  “他肯定是在拖时间!我们一起上!”说着也冲了上去。

  上野宏手中的刀又一次回鞘,对着我们两个横向划来。

  我横剑身前,脚下不停。

  周燕回却顺势退了下去,方才的拼斗已经牵动了他右手的伤势。

  上野宏面色一淩,他的居合最克制的就是周燕回这种各方面比较均衡的打法,而对于我这种在速度上达到极致且毫无招式可言的人来说,这单纯就是比拼速度。

  刀斩在了我的剑上,火光四溅。

  力量之大令人咂舌,手中的剑不受控制的向自己方向偏移,而上野宏又一次挥刀入鞘。

  我只得转身避开被砸的不受控制的剑,稳定住剑的同时,自己后背的薄弱区域完全暴露了。

  当我转身之时,上野宏的刀又一次挥来。

  上野宏这个外表平庸、略显猥琐的中年大叔在挥出这一刀时高傲的仿佛帝王。

  刀锋带着撕裂空间、冻结一切的锋利割开空气,当我看见这一刀的时候,我就能感觉到,这一刀,我挡不住。

  脚下倒退,但快不过那把在上野宏的手里光芒四射的刀。

  破水长剑的阻挡在我手中显得苍白无力,这一刀以无以伦比的霸气斩在了我的胸腹间。

  刺骨的疼痛传来,我向后仰去。但长期的训练还是让我下意识一蹬地面,我后仰倒在了几米之外。

  此刻我清楚的看到,上野宏的左脚腕鲜血直流,但又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我的胸腹间全是鲜血。我用手一摸,还好没有划到肠子。身后苏颜的惊呼响起了。

  惨败!史无前例的惨败!

  上野宏手中长刀在柏油地面上划出一道长痕:“我以上野家几千年的骄傲作担保,谁越过这条线,必死。”

  4Y酷匠网j首…发5√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在这苍穹展翅说:

  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