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目前暂时处于相持阶段,双方隔着海峡对射导弹,飞机在东海上空缠斗,舰队尚未接火。

  上野家在日本政坛影响力巨大,它的一个分支在欧洲也是举足轻重的财团。

  中日开战,因为《美日安保条约》美国理应介入,但此刻美国的军事力量全部并入欧盟,欧盟那群领导人宁愿息事宁人,不承认《美日安保条约》,日本各种叫冤。

  周燕回认为,时间一久,欧洲领导人可能迫于经济压力对中国用兵,只能先解决在日本的上野家本部,让他们应接不暇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我们两个去做了个怪异的短刘海发型,穿上韩版衣服跑去上野集团的总部大堂,苏颜和周芷凌在耳机里喋喋不休。

  “少爷,怎么办?”我听着歌无聊。

  “先知道总经理办公室在哪吧,想要干掉家主首先要潜入他办公室。”周燕回说着起身往员工刷卡的闸机处走去。

  他侧面肩膀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家伙。

  “实在抱歉,您没事吧。”周燕回礼貌的把他扶起来,但我清楚的看到他袖口的扫描设备记录下了那张工作证。

  办法之拙劣令人发指,但至少很有用,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拿着伪造的工作证进入了大楼里面。

  我心里怵的很,要是有人让我做什么事我可是完全听不懂啊。前面走着的周燕回倒是气定神闲,按照大楼的路线图坐电梯往上走。

  一楼到四楼全都是底层员工,一个个坐在隔板间里工作,听着课长唠叨,虽然我听不懂,但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这帮人跟中国的打工仔们没啥区别。

  四楼到八楼是各部门经理办公室,八楼往上就是上野家自己的办公区。所谓的总经理上野宏就在九层。

  刚出电梯,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把一摞文件塞到我怀里,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还没等我反应,苏颜在耳机里面轻声翻译道:“你去把这些送到总经理室,直走再右拐。”

  “哈依哈依!”我和周燕回应和道。

  虽然打过仗,杀过人,跟外星生命交过手,但这样偷偷摸摸搞地下工作还是第一次。

  推开门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办公室极大,里面是上野宏的办公桌和书架,这个中年大叔正在喝茶。

  他指着沙发旁边摆了摆手,示意我们把文件放到那里,自己转身俯瞰东京湾。

  我们两个放完东西急忙退了出去,原路返回,一路通行无阻。

  前面就是出口的闸机,周燕回却突然拉住我转身往地下车库走。

  “少爷,你想干嘛,早出去早清净。”我急忙跟上。

  “我们已经被怀疑了,你看后面那两个黑衣男。”周燕回小声道。

  果然在我们身后不远处跟着两个伸头探脑的西装男。看来我实在太紧张,连反跟踪这个基本技能都忘了。

  “营长你现在真是越来越罗嗦了!”周燕回捂着耳朵,“苏颜我们怎么办?”

  “正在想。嗯,你们从地下车库进去,C出口附近有辆车,你们能开,出口直接撞出去吧,时间太短我也没办法,这是最优计划。”苏颜语速飞快。

  “老弟别问我,我毛也不知道。”周芷凌声音里充满了无辜。

  “安心炒你的美股!你弟我死不了。”周燕回对姐姐的脱线表示咬牙切齿。

  “你们两个,名字,部门。”西装男凑近了问到。

  “李敬勋,营销部。”我庆幸着记住了名字的韩语发音,后面的营销部是用英语说的。

  “金正志,营销部。”周燕回淡定的很。

  他伪造的工作证完美无缺,通过检查是没问题的,但我们没有料到的是,这两人手里拿着一种像pos机一样的东西来检查起了电子元件。

  屏幕上跳出鲜红的叉号,我的冷汗顿时冒上了额头。

  “你们到警卫科来一趟吧。”黑衣男破天荒来了句英语。

  “估计是你们的系统出了错。”周燕回话音一落便用一脚标准的跆拳道侧踢踹翻二人。下手颇重,黑衣男口吐白沫。

  “愣着作甚啊营长!跑啊!”周燕回拉着我就往地下车库跑去。

  C出口旁边,银色奔驰CLA和宝蓝色保时捷panamera并排停着,这就是苏颜所谓的逃跑用车。

  我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一直开的就是保时捷panamera,对于这车的动力、操控都熟悉无比。

  汽车钥匙就在我们的提包里。按动启动键,发动机发出轻柔的嗡嗡声,这还是一辆混合动力版。

  油门一踩到底,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出白烟,我驾驶的保时捷和周燕回的奔驰同步朝着出口发起了冲击。

  L更}新~最快、上*\酷匠MN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