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帮刀口舔血的人工资还是相当高的,足够我整天混吃等死,还能拉上柳寒舒继续胡吃海喝。

  我和柳寒舒在什刹海边散步的时候,我接到了周宁镇的电话。

  “小李,明天来一趟中科院,有事。很快放你回去,不用担心”他完全看出了我的顾虑。

  “OK老大,八点好了。”

  第二天我径直被领进了地下研究室。

  巨大的研究室在地下十层,各种应急设备齐全,自己有一套发电系统,具有三防功能,还有一条专属轨道通往北京地铁八通线,这群变态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跑路啊!

  地下被分成N多区,我被前面的白大褂领着在走廊里左绕右拐,最后到了一间实验室。

  一推开厚重的防爆门,我就被惊呆了。

  ~酷匠“网b唯一=h正uS版Y,=其*他78都是=盗☆x版《-

  实验台呈两个半圆弧相对的形状,周围罩着防爆玻璃,玻璃室有自己的空气过滤装置,走进去需要经过消毒。

  实验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实验材料:子弹、枪机、C4炸药……里面还有一个白大褂手执一把普通的92手枪对着靶子开火,不锈钢靶子直接被穿出了一个巨大的洞,而白大褂也被巨大的后座力击倒在地,捂着自己的胳膊喊疼,接着就有医护人员不由分说把他抬上了担架。

  玻璃屋子周围是一片看似正常的办公区,一群人坐在里面噼里啪啦的敲着电脑,仔细一看,这群人黑眼圈浓重,一个个桌上堆满了打印材料。电脑桌面上是一堆看不懂的设计图、计算程序。

  这帮人杯子里什么都有,从浓茶到咖啡可乐无所不包,还有人拿着个玻璃瓶的红星二锅头喝着,邻桌二人还经常碰一下杯。

  桌子上还有各种食物,多数是薯条、汉堡等快餐。

  时常有人突然怒吼一声,然后起身大骂电脑巨卡;还有人仰天长笑,伏案在稿纸上狂写不止;更多的是两三个人凑头窃窃私语,对着设计图指指点点。

  这个区的负责人戴着耳机坐在角落的桌子旁,脚直接放到键盘旁边,手指夹了根烟,左手在键盘上笔走龙蛇,右手鼠标微操不断,嘴里还经常爆声粗口,一看就是在网吧深造许久的大神级人物。

  领我过来的白大褂过去拍了拍那货的肩膀,他抬了抬头,整张脸都在口罩下面罩着,玳瑁框眼镜上面脏乎乎的。

  “李上校欢迎来到装备部试验区,我们称之为……呃…….刚搬过来没一周还没想名字,以前在地上的时候我们管试验区叫……呃,忘了。”

  “好啦,这里是整个研究所防爆等级最高的,别看我们这乱的很,你大可放心。”他呵呵笑着。

  “防爆等级最高?那隔壁炸了我们都感觉不到?安全的很啊你们。”我硬挤出一句话。

  “呵呵,是我们这里炸了隔壁感觉不到,防爆等级是针对这里的,以前我们曾经搞出一个拆不掉的炸弹,所有人及时窜了才保住命,不过那一层楼都炸成白地了。是不是很兴奋!”

  我:“……”

  果然是变态,兴奋你妹啊!你们这群人是专门造炸弹的吧!

  “别忘了你们的装备都是我们造的!你们都得感谢我!”他抽了口烟,然后把烟往我脸上一喷,“你左拐再右拐,有个医疗室,进去就行了!”

  我又想到了那个把我炸晕的破烂火箭弹,强忍着抽这家伙一顿的想法,转身走进走廊。

  推开医疗室的门,里面是个简单的手术台,周围摆着一些简单的医疗器械。刚刚那个被抬走的老兄正躺在上面呲牙咧嘴,旁边几个五大三粗的医护人员正在给他冰敷。

  旁边是一个牙科手术台,来了个胳膊上戴着个红十字袖章的白大褂把我领到那里躺下。

  “我为毛要做牙科手术?我牙一点问题也没有!”我对牙医有巨大的心理阴影。

  “我怎么知道,我就是一看牙的。”那白大褂一口京片,“可能是总部智脑抽筋了非要你来做检查。这些医疗检查什么的都是总部的AI管理的。有可能你上次检查的时候发现你牙有点问题。”

  我转念一想,上次出日本任务前做全身检查的时候确实被摁在手术台上掰开嘴看了半天,可能真的出了点小问题。

  这货操起小钻头就嗡嗡嗡的开钻,隔几分钟就让我吐一口。

  “喂喂!你这什么问题,怎么这么疼啊!”我吐了口血,“这都钻出血了!”

  “呵呵,你这个比较严重嘛,破了个洞,得给你整平了再补上。”白大褂贱笑。

  如果有个懂行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分明是在没问题的牙上钻洞,不疼才怪!

  正在我呲牙咧嘴的时候,白大褂用镊子放了个填充物进去,然后用涂料封了口,还叮嘱我冷热酸甜不能吃云云。

  正当我骂骂咧咧吐着血走出研究所的时候,周宁镇的平板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运动着的小红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