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京附近的无名小镇。

  周燕回的黑色风衣在风雨中翻飞,手中双剑如风,一道又一道黑色的影子从他身边掠过,被闪光的剑斩作残肢,墨色的鲜血四溅。

  这世上从不缺少追求力量的人,也不缺少追求力量的路。有人渴望权力的登峰造极,这世上便有了帝王权术;有人渴望头脑的极致发达,自古便有无数的典籍所著是以磨练心智;有人渴望身体的极限,这世上就有了无数的武功典籍。

  此刻这群追求力量极限的人,不,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它们面色红润,但身体却发生了明显的异变,一种不属于任何生物的特征出现在他们身上,手爪尖锐,膝盖反弯,一层如同食物变质一样的绒毛覆盖在皮肤上。这是把一种以“克洛”为原料制成的药剂注射到身体里的现象。纯黑色的眼睛标志着他们精神的消逝。

  这种东西刚刚出现不久,人们称之为鬼。

  无数的鬼影骤然散去,只余下周燕回一个人淡淡的站在原地,手中双剑上的墨绿血珠在低落。

  “周先生好兴致啊。”远处一个中年人漫步而来。

  他长着一张日本式的脸,黑色和服,披了件黑色羽织。

  “上野先生兴致也很高嘛,居然掌握了驱使鬼的方法。不知是否是想让我周家蒙羞啊。”周燕回声音中带着冰冷的质感。

  “哈哈,”中年人抚掌而笑,“我可不敢动大名鼎鼎的周家少主,以你的水平,斩这些鬼仅仅是小菜一碟啊。”

  中年人的居合瞬间展开,谁都没有注意他腰间那把看似装饰的日本刀是如何出鞘的,模糊的刀光似乎在空中进行了多次修正。

  这是一道以自己全身为发力支点的刀光,从周燕回头顶的正上方划来。

  周燕回前移一步,左手剑面贴在肩上,正是基本中国剑术——苏秦负剑。

  弧光斩在剑面上,飘逸而过,甚至没有发出声音。

  右手剑弧如梦魇一般尾随刀锋而去。

  日本的居合讲究的是动作的圆润,出鞘之后一击必中,若是不能击中也要迅速收回刀鞘。

  收刀进行到一半,剑光紧贴刀面擦来,无视任何动作,直接斩击敌人手指。

  中年人让长刀自行滑落刀鞘,随着入鞘声传来,他的喉咙上多了一把毫无花哨的长剑。

  “说吧,你想做什么。”周燕回的声音还是毫无温度。

  “以后你就能明白,你得罪了多大的对手。中国的剑术很强,我挡不住你。可是绝对的力量碾压,你绝对承受不住。”中年人退后一步,周燕回并未跟上。

  “嗯?你想自己变成鬼?那种没有脑子的东西很少能强的离谱。”

  6酷、匠e网Kb正版首$发/*

  “呵呵,别忘了鬼在变成这样之前都是如何做的,那种药一旦成功,谁也无法抵挡。”

  “我警告你,不要惹周家。即使是在日本的地盘上。”

  周燕回右剑斩出,在中年人毫无感觉的情况下,佩刀柄抛飞而起。

  周燕回还剑入鞘,伸手接住在空中掉落的木柄。

  他拿着刀柄消失在夜色里,剩下中年人玩味的笑。

  ==========北京,万寿路附近的住宅楼=========“你就不想吃点什么吗,就这么坐着看书真的好么?”柳寒舒捂着肚子,满脸幽怨。

  “干嘛要吃,我根本不饿。”我面无表情。

  “可我饿了呢!今儿还就赖上你了。”

  “北京姑娘都是无赖吗。”

  “没错我就是无赖!有本事别救我。”

  柳寒舒自从打听到我的暂时居所之后便三天两头往这跑,烦我烦的不亦乐乎。

  我也不撵她走,美女主动上门赖着你,这纯属天上掉馅饼。

  再者我现在的心情好了很多,看着她逗我笑也不错。

  这个世界上不一定会有人主动陪着你,可能她只是无聊,但有的时候一定要珍惜。

  和柳寒舒开着玩笑吃泡面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就在几分钟前周燕回在日本的作为把我拉进了一个更深的谜团中。从此我狗血的生活变得更加狗血,在各种各样一不小心就会陷入的漩涡探索谜底的生活开始了。

  我的正常人类生活被周燕回拉的越来越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