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一口上海话的老头正一脸猥琐的看着只盖了一条薄毯的“周芷凌”,我去,连外星生命也要YY一下么!

  “嘿嘿,它的‘天赋’是模仿,所以才成了现在这个美女样子,连记忆都能完美复制,不过只有它心底的杀性无法掩饰,至于它为什么只对指挥官出手我就不知道了。”老头正向大家讲解着。

  “这老头姓周,具体名字不知道,是中科院生物化学的首席专家。”任雨笙小声说。

  我完全没有听,目光全部放在“周芷凌”身上,它还是那么美,身后的羽翼收拢在背后,脸上是恬静的笑容。但此刻这幅香艳的场景给我带来的只有头疼,发自内心的头疼。

  至此,任务完美完成,陨石、地外生命两样一样不差,终于可以拍拍屁股回家了。

  “周芷凌”一直没有醒,据苏颜所说,那枚火箭弹是中科院留给她的“杀手锏”。发射之后能破坏两米以内任何生命的神经系统。

  从此这个“周芷凌”就变成了中科院的研究资料,编号377,被泡在一个石英制作的充满营养液的筒中运回中国。

  登上山东舰,我们经过半个月的漂洋过海,回到了中国。

  战争仍在继续,每一秒都在死人,隔着大海的战争就像绞肉机在不停的收割军人们的性命,就像一战时的索姆河战役,纯粹的绞肉机。

  周宁镇给我们放了假,为期三个月,随便我们乱跑,不过随时要准备被召回接受任务。

  仿佛就是那一战的后遗症一样,周围的人都说我无精打采,说我颓废了。也确实,在那之后我总是看书喝茶度日,不与其他人有什么交集,脸上也是漠无表情。

  师姐是作为一个人类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但那个377样本却是那么真实,那么完整,心头巨大的阴影挥之不去。

  我没有离开北京,就在万寿路附近租了个老房子做公寓,每天看着楼下老头老太晒太阳聊天等死,然后露出一个“幸亏我不用当等死队但是晚饭怎么解决”的深邃表情,掏出手机叫外卖。

  酷匠、#网,首,%发

  有时他们也会找我去吃饭,哥几个一起去后海喝酒,后来他们看到我这个状况都劝我找个心理医生。医生有何用,心里的缺口怎么补得上。苏颜作为唯一会说话的女性,努力安慰我,我只能苦笑着听她说。她说时隔多年应该忘却这些事,我表面淡定,实际上她这些话无意于在给我的伤口补刀。

  我杀了师姐对么。那是另一个她。

  后来她专程到北京来见我。多年未见的她真的染了酒红色的头发,只有那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容没有变化。席间她又一次提醒我要高兴,要把握自己。师姐哎,迄今为止我用情最深的女人就是你,我亲手对一个如你一般的“怪物”出手,我找不到别的什么可说了,只能保持沉默,面无表情。

  多年之后,那个沉默面瘫的少年又回来了,以前他为了隐藏自己,现在他为了不让纷乱的思绪撕裂自己的理智。

  李明轩啊,你在空中与那个人厮杀的时候,心里是一往无前的锋锐,仿佛利剑割裂丝绸一般摧枯拉朽,此刻你却为了一个自己犯傻喜欢上的女人纠缠不已,师姐没有死,为什么这么悲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在这苍穹展翅说:

  感谢大家支持,我会越写越好哒灰常感谢@贝塔的守护者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