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裂痕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虽然它比有“地球伤疤”东非大裂谷要小得多,但是你难以想见这样的情景。

  在几公里宽的裂隙中间,全部喷涌着炽热的岩浆,有些稍宽的地方还形成了熔岩湖,喷涌的岩浆放出的热浪与冷空气接触,本来干燥无比的空气竟被硬生生榨出了一片挥之不去的浓雾。

  虽然我们执行任务之前已经了解过资料了,但亲眼目睹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人惊叹无比。

  说是像站在地狱的边缘也不为过。

  “各位,别呆了,准备工具,下面那些石头应该就是陨石残片了。”通讯频道里苏颜提醒道。

  一时呆滞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携带采集装备的车辆立即驶下斜坡,一台台小型掘进机一样的东西被支撑在地面上,排列成行的金属刀片疯狂撞击银色的怪石。

  这些石头的硬度惊人,所以中科院也特制了这些怪异的装置来采集样本,上面层层叠叠的刀片是由一种记忆金属制成,即使被磨钝了也能在高温下恢复原状。

  令人震惊的是,这些石头完全没有辐射,机器采集的样本却带上了辐射,显然是石头的外层与空气反应生成了这些银色的表皮,它能隔绝辐射,而在内部仍然是银蓝色的。

  样品采集完毕,接下来就是找所谓的“地外生命”的环节了。

  这次行动轻松的让人难以置信,直到现在我们身上的一系列装备还没有一个派上用场。但路上碰见师姐那件事成为了巨大的阴影,在我心中挥之不去。据他们所说,当我们的车队紧急离开的时候,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一点表示,而在我即将晕倒时听到的她那一声意味深长的叹息又代表了什么意思。

  从我随军进行台湾战役的时候,身边就有谜团围绕着我,先是周燕回口中的“台军精锐”,又到现在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片禁区的师姐。从一方面来看这些谜团都加速了事情的发展,如果不是因为那支鬼气森森的部队,我不会这么快发觉自己的能力,同理,若是没有突然出现的师姐,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奔赴安大略湖,一路急吼吼的像在逃命。一想到这,我总感觉身后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俯视着这一切,他早已安排好了我的计划,这片湖床上有什么是我被要求发现的,这令人不寒而栗。

  车子在湖床上匀速行驶,绕过一片片直至天际的巨石。今天是我们空降后的第四天。

  八辆越野车在北斗系统的引导下呈三角形阵型前进,今天需要探索的部分相当之大,有人提议要用配备的小型无人机去扫描,可无人机信号在这种负载地形下完全不靠谱,还是要我们自己出动。

  天色昏暗,给人以森森寒意。这里东部临海,湿润的气流从海面上吹到这里,时不时来一场小雨,在这种毫无生态系统可言的环境下显得没有意义。

  我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探测任务交给车上的雷达完成就好,开车的哥们扫了眼油表,怒骂了声油量,放慢了速度。

  越野车的后备箱里装满了汽油,这些油量大概是油箱的两三倍,但是每当油料耗尽,我们都得下车去加油,真不知道中科院这帮变态有没有常识,直接把油箱做大不好吗。

  我提着个塑料桶倒着油,吹着口哨望着远处的高地,那里以前兴许是座岛。

  车子再次发动,但车子却出现了故障,跑了几公里就抛锚了。

  司机骂骂咧咧的下车维修,我坐在引擎盖上。余光看着不过百米距离的“岛屿”。

  +酷l匠'G网永‘\久BY免I:费、看~小说Lw

  一个紫色的身影在其上一闪而过,我想都没想就启动了极限加速向那里冲去。

  四倍加速下,我明显的看到周芷凌坐在陡崖边,双腿悬空,抬头看着天上的云。她脸上的口罩已经摘掉,那张熟悉无比的明艳的脸近在咫尺,不过她的脸上多了些成熟,眼神也深邃了许多。

  她低下头看了看飞奔而来的我,右手举起摇了摇,做了个“嗨”的唇语。

  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她完成这一系列动作用的竟然是正常速度!还若无其事的翘起了二郎腿,脸上的笑容美的让人心颤。

  不对!这一定有什么不对!几天前纪灵就亲自跟我说过,那时我所看见的学姐是一个在精神上不存在的物体,否则她不可能感受不到她。而此刻违反物理学原则的动作更加深了我心中的怀疑。

  没有时间思考,我站在她身后打算问个究竟。尚未开口,她背对着我悠悠的笑了一声:“明轩学弟啊,今天你和学姐,只能活一个。”

  这句话她的嗓音温婉柔和,仿佛是女子对自己情人的窃窃私语,但语言所表达出的强烈杀意却让人浑身一寒。

  师姐转身,一把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古拙长剑正正刺出,没有花哨的招式,一出手即是电光火石。

  她脸上还挂着柔和的微笑,她深邃的瞳孔竞变成了纯黑色。

  传说,纯黑瞳孔之人,是没有灵魂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