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我不想死在这啊。”周芷凌颤抖着,小腿上的伤口暂时用她泳衣裙上的多余布料止了血。

  李明轩看了看她,脸上毫无表情。

  他绝对不会让她死的。当你处在漫漫长夜时,有人跟你一起品读那些书中略带忧伤的唯美句子,怎么会舍得这个人离你而去。

  手电筒的电池相当靠谱,卡在石缝里持续亮了半个多小时。

  周芷凌从腰上的防水包里掏出一个MP3,打开听着,声音回荡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李明轩并没有因为她居然带着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东西下水而感到惊讶,只是握着她冰凉的手一起听着歌。

  “师弟,我对你有很大的意见,你不想说话就不说吧。”

  “我感觉你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从来不跟我们有交流。就算今天这样的情况也还是莫无表情,我实在搞不清楚你在想什么。正常人类应该有的感情你是不是都没有。”她顿了顿,“可能我说的有些激烈,但是我就是这么想的。你想想你周围那些所谓的朋友,除了我以外谁会跟你说这些话。就算是对我你也从来不会主动说话,你到底在想什么啊李明轩!难道这样很高兴?”

  “可能我就要死在这了!这个时候你能不能笑一笑或者怎么样的!”

  李明轩面无表情的脸动了动,出乎意料的是,这幅淡然的脸上出现的神情完全没有一点僵硬,就像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他微笑着握了握学姐的手:“我一定会带你出去,我们的氧气还足的很。现在你要开心一点,不能再哭了。我不喜欢看到女孩子哭。”说着他抹去女孩脸上的泪水,动作轻柔熟练的正如常常做这个动作一样,淡然的褐色瞳仁里闪过一丝与年龄不符的令人宽慰的神色,像是父亲一样,女孩看的一愣。

  “学姐,这只是习惯而已。四点的时候我们就从这洞里出去,那时候泄洪应该就完成了,接下来的时间你想不想听我说说我的故事?”

  “你还会跟人说话啊。”女孩破涕为笑,“那你为什么想要跟我说啊。”

  “因为你是周芷凌啊。”少年一改往日的面瘫,笑着回答。

  如果这段对话出现在别人之间,女孩可能会笑着问:“你是不是喜欢我了。”但是全校闻名的著名面瘫要喜欢上一个人?别逗了怎么可能!

  “我从小爸妈就在吵,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也因为生意上的大事吵,几乎就没消停过。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个企业家,家里的公司规模不小。从小我就几乎没被他们管过,一个人住,妈妈经常出差,偶尔妈妈会寄来封信,后来是邮件,就是一些诸如此类过的好不好、成绩怎么样的烂大街的话,我敷衍几句了事,她也不再过问,扭头继续做她的事。我跟我爸的生活很少有交集,我们之间的对话夜晚无非就是上面的话题。好多次我非常恼火,感觉他总是说什么好好学习不要给他丢人之类的话,而我的学习他从来就没管过,家长会没参加过,老师给他电话他也是一再推脱,他总是闹闹头说:‘你还小,以后就懂了。’‘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等等。”李明轩看着水面出神。

  更(新)T最Uq快OG上酷匠‘网b…

  “那你从小缺爱咯!怪不得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来来来快投奔你师姐我的怀抱,绝对保证你不缺爱了!”周芷若笑嘻嘻的讥讽道。

  李明轩仿佛没听见:“我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几乎不跟人说话,但是呢你也能看出来我口才很好吧!就这么一路看着书无聊着到了现在。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些年是不是白活了,别人做过的事我都没干过。什么打游戏通宵啊,打群架啊,甚至喜欢上一个女孩什么的,我统统没有过。”

  “哈哈哈你还真是自恋啊!怎么不喜欢你学姐我呢?追我的那么多!”

  石洞里,少年像少女说着自己的故事,他的陈述声和时不时插进来的女孩的嬉笑声回荡在空间里,全然不想是被困水下的悲剧人物。女孩的MP3里放着五月天的一首歌《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人群中哭著你只想变成透明的颜色你再也不会梦或痛或心动了你已经决定了你已经决定了你静静忍著紧紧把昨天在拳心握著而回忆越是甜就是越伤人了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把你的灵魂关在永远锁上的躯壳

  仿佛字字都指向了少年的心。

  在女孩明媚的笑颜中,他心里想着:面瘫以后还是要笑起来吧,即使只是对着学姐,这样她会很高兴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