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上降落伞,我们从隐形运输机的后舱口接连跃出,身形急坠的同时,背后的伞包如绽开的花朵,我们被吊在半空慢慢向银白色大地上巨大的深色滑去,这地方原先的名字叫芝加哥。

  与我们二十人一起空降的还有六辆线条刚毅的白色越野车,在七天的任务里,我们的行动全都仰仗这些家伙了。至于油料问题,上面表示随时空降,据说还有一个航母战斗群在穿越巴拿马运河的途中,主力是国产中型航母山东舰,上面的运输机随时提供补给。

  渐渐的下落着,下面的城市遗址清晰起来,倒塌的高架桥,只剩空架子的摩天大楼,街边停着只剩骨架的车都在提醒着,人类曾在这里缔造了辉煌。

  整座城市的大体规划几乎没什么变化。

  接触着脚下银白色的土地,我感觉内心竟然平静无比。

  大地平坦无比,无垠的银色延伸到天边,眼前这座巨大的城市都显得渺小。

  组成这银灰的是爆炸中扬起的碳化尘埃和火山爆发的火山灰。

  我感觉我像是在面对着一处历史,一处伟大。

  越野车以经济速度行驶着,车里人沉默着,车轮在身后扬起无数银色灰尘,如同鲁迅的《雪》中所言: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这长空中所弥漫着的是那颗陨石死去的精魂吗,我想是的。

  车内放着linkinpark的一首歌NewDived,正应这境:

  Irememberedblackskies,thelightningallaroundme我回忆起乌云漫天,电闪雷鸣环绕着我Irememberedeachflashastimebegantoblur我忆起每个瞬间,回忆恍惚而过Likeastartlingsignthatfatehadfinallyfoundme这凶兆惊现,终不能逃脱这厄运AndyourvoicewasallIheard只有你的声音回荡ThatIgetwhatIdeserve我这是罪有应得Sogivemereasontoprovemewrong那么给我个理由,证明是我错了Towashthismemoryclean将所有记忆涤清Letthefloodscrossthedistanceinyoureyes让洪流飞跃你眼里的深渊Givemereason,tofillthishole,给我个理由,填满缺口Connectthespacebetween铺平断路Letitbeenoughtoreachthetruththatlies让苦楚收手,直达真理的伟岸Acrossthisnewdivide跨越这新的鸿沟……

  越野车继续飞驰。

  城市渐渐接近了,远处丘陵上竟然站着一个人影。

  车子抵近,那人仍未转回身来,只是望着远处曾经叫芝加哥的地方。

  这是个女人,身材欣长,紫色的羽绒服,宽松的运动裤,一双普普通通的运动鞋,酒红色的头发披在身后,直达腰际。

  心头一颤,这背影与我记忆里一个深刻的影子重合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车子停住,我开门下车,在公共频道里说了声是自己人。

  女人静静的转过身来望着我们的车队,她戴着过滤口罩,只露出一对有神的漂亮眼睛和微微弯曲的眉毛。

  很恬静的一张脸。

  “师姐……”

  “明轩师弟……”

  她眼神摇曳着。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9

  “这就是你学姐吗?怎么会在这里?”苏颜也下了车。

  我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波动震昏在地,下狠手的纪灵却一直盯着山丘上的女人。

  “唉……”她轻声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在这苍穹展翅说:

  明个超长回忆篇啦!李明轩和他学姐的少年故事!

  谢谢支持了,我知道写的很差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