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作战分队再次被召集起来,除了我们五人的“王牌小队”之外,加入了好多新人,其中苏颜的国安局驻东京部在彻底解散之后编入了总参谋部下属。

  苏颜的伤已经好了,她的家人也都平安无事。丫头又恢复了无忧无虑,对即将执行的变态任务完全没有兴趣,整天就知道缠着纪灵在王府井、东单、西单、燕莎的购物中心猛逛,有时候也把柳寒舒拉进来。柳寒舒曾经去她的病房找我,遇见苏颜发现分外投缘,苏颜整天管她姐姐姐姐的叫。当然,逛街的时候少不了我这个拎包的。

  生活可谓是糜烂,上午睡到八九点,中午草草吃点饭,下午陪三个美女逛街,晚上和朱洪武、冯少翔、任雨笙哥仨跑到后海酒吧街胡吃海喝。任雨笙在这么喧闹的情况下都能淡定玩手机,朱洪武光管着吃和评价各种菜品。最让人吃惊的是冯少翔的嗓子居然这么好,经常客串下驻唱,打赏无数。

  酷匠$网#,首,R发X

  与我们的疯狂玩乐不同,周宁镇每天焦头烂额。

  北美在爆炸中变成了废墟,在卫星成像里几乎是一片银色,根据投放下去的探测器的回报,这里没有任何的辐射、污染,但是空气湿度几乎为零,而且没有任何的生物,无论是地球的还是外星的。

  所以周宁镇每天都要跑去中科院的研究所里催那帮变态制造各种离谱的装备,既要能给空气加湿,隔绝不明尘埃,而且还要在背着一个加湿器外加一空气净化器的情况下轻若无物。

  眼看任务开始时间还有半个月,周宁镇焦头烂额,有次跟我打电话的时候还特意让我听了听实验室里嘈杂的巨响,爆炸声夹杂着火焰喷射的声音,四周还有各色各样的巨吼大笑,最后爆炸声停下的时候周围的人们居然发出了猛烈的破口大骂,甚至还有哭声。据周宁镇所说,接下来从试验舱里拉出来的实验服只是被火烧的发黄了一点而已。

  他多次警告中科院的研究人员,只是要一套过滤防护服,不是要把我们的人员做成钢铁侠,结果他们就是不听,每天都在进行各种各样的实验,搞的鸡犬不宁。而且周宁镇的卧室就在研究所的楼上,下面二十四小时的实验让他变成了熊猫。而对于最后的作战服,他心里完全没有概念,每次进行试验的试验品都不是完整的,好像是作战服的零件一样。

  每次问及研究情况的时候,总是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白大褂忍着笑跟他解释为什么迟迟造不出来。

  这次交给他们的研制经费近乎于离谱,各种复合材料随便他们用,这群科学怪人几乎要高兴到疯掉了。

  好在他们并非没有效率,很快拿出了成品。

  我们六个坐在桌子对面看着对面的老科学家指着桌上的全息投影叽里呱啦。

  还好,这次的图稍微能看懂一点,但是这实在是让人惊讶。

  整个作战服是黑色半紧身的,相当拉风,带个玻璃头盔,玻璃里面有金属网加固,在肩膀周围加宽了很多,显然是放了过滤装置进去,但这不是重点。

  右臂上一个黑色滚轮套住了胳脯,右肩上放着个扁扁的弹夹,这衣服直接把小号加特林装了上去!

  “你们把嘴闭上!这个设计很有用!你们想想,不用从别的地方摸出枪,而且保险可以有自动模式,一旦周围有什么异常就会自动上膛开保险,”老科学家的两条白眉毛一跳一跳的,“这多给力啊!而且我们还给你们每个人专门设计了不同的枪,在保证子弹和零件通用的情况下有更适合你们每个人战斗模式的设计。整把枪的各部分都嵌在你们手臂上的模块化滑轨上,如果你们不嫌沉还可以装个榴弹发射器在上面!”

  这枪的优势是可以单手操作,但是用03子弹的这把枪在如此强调射速的情况下会有多大的后作力!不过老头接下来又说明了减震和支撑结构,这让我们安心了不少。

  左臂上是一样的滑轨,看样子模块化设计大势所趋啊!

  老头又从包里翻出来一个黑色的小铁罐,又长又细,后面带一个像发动机一样的喷口,有些像野营的时候带的小号煤气罐。

  “嘿嘿!激动了吧孩子们!这才是重头戏。”老头在桌上划了一下,全系投影上的作战服背后竟然伸出一对拉风的金属双翼!

  “作战服后面是一对钛合金的滑翔翼,平时收拢在后面,每两个这样的小管子能给你们提供至少十分钟的滞空时间,不过最好别用,这玩意不太靠谱呢!双翼后面有滑轨,还是装在那上面。”老头嘿嘿的笑着。

  我嘞个去!这也太扯了吧!本来以为背后有个降落伞不孬了,竟然装翅膀,不过让我头疼的是,这里四位帅哥美女戴上双翼确实是天使,那我和朱洪武岂不成了鸟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