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滴落台阶,在屋檐上凝结出细长的冰锥。地上的水却不结冰,一点一点的向着低洼的地方汇集。

  我穿着大衣打着伞,看着孤零零站在那里的苏颜。她披了件雨衣站在那里,借着路灯的光仰头看着屋檐上的冰锥,脸上满是雨水。

  酷匠}网'…唯(一!正f@版$,D其uB他$F都L、是_Y盗{版{_

  “伞,给你。”我把手里的另一把伞递到她手里。

  她抹去脸上的雨水接过了雨伞:“我有预感你会来的,陪我走走好吗?”

  “我想问问有关于这次任务的执行时间……”

  “不要提那个该死的任务了。我今天不想谈有关于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我真的累了,一个女孩子为国家做到这一步已经是无可指摘了。我才只有十九岁!其他人呢,他们正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也许正在经历爱情。而我呢!就这个该死的破烂直觉毁了我的人生!”苏颜激动的打断了我。

  “你脸上,是泪吗?”

  “不用你管!陪我散步就好!”她眼眶通红。

  苏颜默默走着,整个人显得颓废不已,完全见不到之前她身上那种乐颠颠的活泼样子。

  我不知该说什么。关于她的事,周宁镇也跟我说过一些。这丫头的直觉能力是在她上高二的时候发现的,随后国安局介入,承诺给了她一系列好处,她也就高高兴兴进了系统内。起初约定的时间是一年,但是计划零失误的神奇事迹被上面知道了,硬是动用管理员权限在系统内把她的入列时间延长到五年,苏颜直接就崩溃了。

  虽然待遇优厚,不愁吃喝,周围的人都拿她当作大姐大,她还是没办法接受。一直以来她都是强颜欢笑着。

  “上面做的确实很过分,我会帮你的,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们一起回中国怎么样。我们的苏上校怎么能哭呢。”我掏出纸巾抹去她脸上的泪。

  “不可能的,我已经在这呆了三年了,要走我早就走了。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过的好不好,是不是有别的女孩子陪着,”苏颜哽咽着,“我真后悔当初见钱眼开就这么被忽悠进了国安局!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我根本就不想掺和。”

  我叹了口气:“他?你说的是你的男朋友?”

  苏颜别过了头去,她脸上的表情我根本不想看到了。

  我又何尝不能理解,和父母的交流这个不是问题,可是和男朋友,这通信根本不可能进行,国安局中的有些事是绝对不能外传的,更何况是苏颜这个顶级策划师。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来说,这种绝对超越了异地恋的隔阂绝对是撕心裂肺的,甚至连问好都不能实现。

  她也许永远没办法做回普通人了吧。

  “看你这么会安慰人,情场经历肯定不少吧。”苏颜抹去眼泪挤出了一丝微笑。

  “哪有哪有,苏颜你想多了,我一共就谈过三次了。”我尴尬不已。这个难免也太奇怪了吧,一个小你四岁的妹子问起你的情史,气氛真是诡异啊。

  “跟我讲讲可以吗?不愿意讲也可以,不逼你。”

  我心说都过去这么久了,说说让她开心也无妨。

  “我第一次认真喜欢的人是我的一位学姐,那年我上高一,她上高二。我们是在学校的一次夏令营里认识的。那时候我是真的什么也不懂,大家都说我是天然呆小正太,”我追忆道,“那时候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学姐的笑。感觉很温暖,很有安全感。”

  “可是后来呢,经历了好多事。我当面质问她,她说一直拿我当弟弟。”我自嘲的笑笑,“大多数时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长相本来就不差,那时候算是很可爱吧,很和这群学姐们的胃口……”

  看着苏颜满脸通红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我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其实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别笑了,我以前跟现在很不一样呢。”我无奈道。

  她的情绪变化真的有够快,刚刚还哭的梨花带雨,现在哈哈笑着隔应我。

  虽然这次把她哄开心了,但是下次还会伤心难过,毕竟这个年纪的爱情最是刻骨铭心。

  一路把她送到她的房间门口,她搓着冻的通红的小手看着我:“李明轩,我记着你好像说过要帮我跟上面说情,一起回中国?可要说话算数啊。”

  我握了握拳头:“好,我一定说话算数,带你回家。”

  苏颜脸上一红,好像又要哭出来,转身带上了门。

  我们追求的是国家的最大利益化,为了实现最大利益,甚至连道德、人性都可以舍弃,有些人,称之为爱国。

  在爱国的前提下舍弃自己的亲情、爱情,苏颜就是其中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国家真的强大了,天下无敌,那我们这群为国家鞠躬尽瘁的功臣身上又能剩下些什么呢?国家给予的荣誉?相信大多数人更想要平静的生活着,与自己珍惜的人在一起,而不是以牺牲人性、道德,甚至性命为代价去追求着虚无缥缈的荣誉。

  不能怪罪任何人,不能让他们为了国家而牺牲自己的生活。我可以为了国家舍弃一切,但是苏颜不行。

  为了她这样的无辜的人,我也只好下一次地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