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结了一句话:“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总部下令时!”今天也不能例外。半夜三点时,辗转反侧的我再一次接到了命令。

  很显然,谈判失败,是该摊牌的时候了,总部以我们营是为数不多有过接敌经验的部队为由,让我们半夜抢渡大肚溪,打进张化县。这命令虽然让我十分不满,但军人的天职就是执行命令,而且更新了武器装备,补齐了人员的我们几乎就是驻扎在龙岗村的3团中的最强战力。

  可以不用无聊的躺在那对我来说绝对是一种解脱,不过一想到之前失踪和战死的弟兄们,顿时感觉压力山大。经过上一战,我充分意识到战场的残酷,就算你一个人的战斗力再强,在大规模作战中还是很有无力感。以前我对于自己的格斗技能非常自信,认为在战场上也能大杀四方力挽狂澜,经此一役顿生无力之感。

  看着这几百人来来往往的整理装备,我心里一阵纷乱。

  “老高,有酒没?”我对高明深无力道。

  “给你,这还是以前刘广深给我的二锅头呢。”高明深掏出一个铝质酒壶叹道。

  我一言不发,拧开盖子灌了口进去。

  辛辣的液体灌进喉咙,浑浊不堪的脑子清醒了不少。只是这一口喝的有点多,咳嗽半天。

  坦克已经发动,步兵们也列队完成。我拖着沉重的嗓子宣读了作战计划。我们将沿着台74号公路渡过大肚溪,攻进张化市。而公路桥上会有台弯阵地,我们要做的是伪装成对方士兵把阵地拿下,再配合我军炮火掩护进行弹幕徐进,由北向南打下张化。

  X酷匠●{网vJ首F●发

  这个计划险之又险,一旦无法拿下桥头阵地,这座公路桥就会被炸毁,那样的话渡河会很困难。这个计划是由总部新派来的副官提出的,以往这个副营的职务一直是周燕回兼任。经过多次论证,大家均认为此计划有一定可行性,当然我们也留了后手,在河的上游有工兵随时准备架设浮桥。

  攻下桥头阵地的任务由我亲自带队,当下我们二十几人换上米制装备,穿上作战服,大摇大摆的在营地里走了几圈,险些被人认为是敌军来了被爆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总部的作战开始命令在半夜四点半下达,这是最疲倦的时刻。车队把我们送到了74号公路桥的两公里外,其他人也在那待命。我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哼着歌,嚼着口香糖,手里的枪晃荡着,我们这扮演能力简直可以称为影帝了。

  两公里不算远,我们上了桥,眼看前面就是敌军的阵地了,我又拿出二锅头喝了口,酒壮人胆嘛!

  阵地上,大概有三个班的士兵在守桥,两个班背靠掩体打着呼噜,一个班在巡逻。

  看见我们他们明显不以为然,一个士兵甚至哈哈笑着对我们道:“天王盖地虎?”负责冒充军官的士兵用闽南话接上:“宝塔镇河妖。”那台弯士兵挥挥手:“放行!”

  我嘞个去!这种老的掉渣的暗号是闹哪样!?而且用暗号这又是闹哪样?我心里已经把他们的所作所为吐槽了一个遍,摇摇头大摇大摆的继续走。

  正当我经过阵地之时,一个士兵吸了吸鼻子,面露异色。我心说不会是闻到了我身上二锅头的味道了吧!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酒!

  不过没办法,事已至此,将计就计吧,我就当没看见他,继续淡定的往前走。

  阵地的后面还有几个掩体,我们二十几个人通过桥头之后立即悄声进入掩体之后,准备战斗。

  我手举起,落下的同时低喝道:“动手!”

  枪声大作,前面的敌军士兵完全没有意识到背后的袭击,站着的几人很快就被撂倒了。靠着掩体睡觉的几人刚被枪声惊醒,就被冲过去的士兵们用枪托砸倒。毫无悬念的一场战斗。

  我拔出腰间的信号枪,对天鸣放,一道红光直射天际。

  刚刚被枪声打破的宁静刚刚恢复,马上又传来了更加震耳欲聋的炮响。身后几公里处的炮兵阵地,几百门自行火炮、榴弹炮、火箭炮同时开火,一时天空都被染成了红色。这是第一炮兵师的杰作。

  空中的轰鸣声由远及近,一枚枚炮弹、火箭弹拖曳着火舌飞入阵地中,爆炸产生的热浪让在几百米外的我都感到了压迫和窒息。地面颤抖着,对面的阵地已经化为一片焦土。

  几分钟后,第一轮火力压制已经完成。由于侦察机的缘故,张化化内的重要军事设施均在打击目标之列。炮轰之后,敌方甚至无法组织火力反击。

  与此同时,我的后援部队已经赶到。我们脱下外面的作战服,露出里面的解放军作战服,抓起战友递过来的九五步枪,配合着第二轮火力压制向彰化内部推进。

  这一刻,我站在战友身前,爆炸的热浪吹动着我的衣服。一枪射向天空,与枪声同时响起的还有我的喊声:“总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