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在医院躺了一周,终于出院了。听上级说谈判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想要攻下张化和抬南还是要动武力。我无奈摇头,不想多说什么。

  柳寒舒因为近水楼台被帝都台委任为战地记者,于是这几天她可以名正言顺的在我驻地里四处乱转,这让我十分不爽,总有个美女在眼前晃是挺养眼,可是我们还要准备向南进攻的事宜,应付她那些莫名其妙的采访让人分外头疼。

  我已经从一个粽子变成了人,而身边却还有好几个粽子走来走去——高明深、杨季康和刘远山,我们几个中只有纪军没有进医院,我们都说他是神功护体,他也只是笑笑。

  时间转眼就到了十二月,由于大范围的火山活动,大气层中的火山灰明显增多,吸收的太阳光照比平时少得多,冬天也格外寒冷,就连台弯这个极南之地也是寒风刺骨。与我们北方的冷不同,这里的冷夹杂着水汽,正可谓是“沁人心脾”。

  我和纪军穿着作战服呆在车里吹着暖气,这已经是第三次迁移驻地了。我们的目的地是抬中市的南部,由于可能随时发起战斗,我们把所有文职和非部队人员扔在了抬北,其中也包括柳寒舒这个无聊的记者。这次的不同是,我们不再是孤军奋战,经过上次的失误,总部将作战的基本单位由营变为团,不用再纠结于指挥的我相当开心,不过没想到后来还是没从这个坑里跳出来。

  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龙井乡,隔着大肚溪,我们望向对面的抬南市,夕阳下,层层叠叠的简易公事,密密麻麻的机枪口让人一阵眩晕。“这是不打算反攻,一心死守的节奏啊!这样就难办了,容易演变成拉锯战!”纪军叹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e.网

  “他们也没办法,要是你被逼到这份上你也得这样!”高明深对着手呵了呵气。

  太阳很快下了山,抬中市一片灯火通明,大家正在进行市民疏散工作。这里的民众还是不太接受天朝军队的存在,相当不配合工作。疏散结束之后,我的嗓子已经喊的说不出话来。

  相比抬中的灯火通明,张化漆黑一片,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停用了抬中火电厂,导致张化电力短缺,另一方面是因为对面实行了宵禁。现在的张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围城,北面的抬中,东面的南投,南面的云林,全部都被天朝军队拿下。而西边的海峡则有航母战斗群坐镇,海路疏散显然行不通。

  上面还在谈判,不过我们已经做好了谈不拢立马开打的准备,就算有什么杀手锏,在我们整个混编41师的大军压境下也毫无意义。

  经过这几天的准备,我已经完全从周燕回的话带给我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随时准备大干一场。

  我可能会在张化损失惨重,但也可能会让我一举成名,这都取决于我自己,但我有着十足的信心一举搞定。

  现在我只管含着金嗓子,玩着MX6,等待着下一步命令的下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