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攻路线已经确定,三只队伍由金门港出发,一支打下澎湖,一支在仪蓝县登陆,而我们则直捣抬北。

  我席地坐在大型近海登陆舰071号的二层甲板下,手里紧紧的握着自己的九五步枪,心里纷乱无比。一阵破空之声自上空传来,不用听也知道是护航的歼—15,这种舰载机已经相当成熟了,而它的母舰“辽宁舰”自然也是在我们的舰艇编队之中。

  望着舷窗外阳光明媚的东海,实在无法想见它很快会被硝烟弥漫。远处是几艘导弹驱逐舰和护卫舰,其中不乏“中华神盾”,而舰队主力、航母战斗群的中心——辽宁舰正在我们的前方。

  几个小时后,远处汽笛鸣响声传来,接着是几声警告炮声。113号青岛舰同样拉响汽笛,开炮还击。与炮声同时响起的是052C兰州舰的反舰导弹发射声,不久海面上响起近防炮的急促响声,接着是一声金属扭曲的颤音,随之而来的是令海面颤抖的爆炸。在短短几千米距离的海面上,敌方PFG—1103郑和舰的近防炮根本无力阻挡三枚反舰导弹的逼近,船舷被炸出一个大洞。

  我身旁一名水兵看到这一幕,摇头道:“XX这群人明知道是送死还把军队派过来,天朝人杀天朝人,唉。”我眉头一皱,手中的枪攥的更紧了。

  几次大大小小的战斗,除了台弯的几艘宙斯盾舰对老式旅大级巡洋舰造成了伤害意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损失,而飞向辽宁舰和我们这些运兵船的反舰导弹都被海红—9系统一一挡下。而我居然在这剧烈的爆炸声中睡了过去。

  “营长?营长?”士兵大刘摇了摇我的肩膀,面色古怪。“怎么了?叫我干嘛?”大刘不说话,伸手指了指甲板前面亮起的红灯,那是登陆开始的信号。大刘是我的山东老乡,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此时却拎着枪呆呆的看着我,背靠着装甲运兵车,满眼血丝。

  Y~酷‘匠网o*永}久#$免费z"看{小JA说…-

  我刚想开口对他说话,远处传来的剧烈爆炸声却把我的话打断了,那是舰载攻击机对岸的火力压制声。

  我心想这样的大仗我也没打过,人我也没杀过,大刘紧张成这样也无可厚非。苦笑一声,捡起地上的钢盔扣在头上,检查了浑身的装备,又与大家的表对了时。完成这一切以后,一声尖锐的哨音响起,我从后门钻进了装甲运兵车。

  门轰然关上,我握枪的手不由得有些发抖。借着车内昏黯的灯光看了看这几个直属排的成员:刘远山,我的山东老乡;杨季康,文弱的南京少年,只有20岁;高深明,魁梧的东北大汉;纪军,是个精干的广东人。看着这即将共赴战场的四个兄弟,我憋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千万别死了。”这话虽然不太吉利,但是在战场上,除了杀敌以外,保住命是最重要的。听到这话,连平时最话唠的高深明都沉默了。许久,他们四个轻声但坚定的回答道:“是,营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