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大坝在10.5级强震之下屹立不倒,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在大坝两侧的山体上都有着巨大的裂缝,工人们正冒着生命危险向缝隙内部加注混凝土。

  最c新h&章s节上酷匠'~网~

  我强忍着右眼皮的狂跳,迎着夕阳望向大坝。右眼皮跳,这是个不好的征兆,上次右眼皮跳的时候,我在灾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友被一栋倒下的四层楼压住,自己站在十几米外在余震的摇晃下无能为力。此时望着大坝,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萌发出来。

  我叫李明轩,作为一名少校营长,我相当抬不起头来,说起来我才入伍不到三年,能坐上营长全凭一位已经被查水表的军区高层,但这并不是主动要求,只是因为自己与他的侄子重名,提干时搞错了人才稀里糊涂的做了营长,虽然占了大便宜,但以后迁升无望,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一个新兵蛋子,手下管着兵龄七八年的老兵油子,自然郁闷无比。

  最后望了眼三峡大坝,我坐上勇士吉普车,满脸蛋疼的向部队集结地点进发,身后是载着全营五百人的大卡车。三天前军区下达命令,到福建金门集结。

  “我去!这么多军舰,要跟台湾开打吗?”我打了个哈欠感叹道。面前的金门港里停着驱逐舰、登陆舰等等大大小小过百艘舰艇,壮观无比。心说见过演习,没见过这么大的演习,随便看了几眼便回宿舍补觉。

  傍晚召开的作战指挥会议相当正式,这是令我始料未及的。正当我决定打瞌睡熬过去的时候,一句话炸雷一般的在我耳边炸响了,“同志们,我们即将面临的是对悦自卫反击战之后的又一场大型战役——收复台弯!”我顿时感觉有“临危病中惊坐起”之感。开玩笑,军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为国而战!当兵的时候有人笑我傻,麻省理工地址系毕业的高材生不进中科院反而进了军队,但我并不以此为耻,保家卫国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虽然在无聊的部队生活中,我对军队的热情已经消磨殆尽,但这一句话让我重新变回了那个刚入伍的热血男儿。

  我第一次认真的听完了作战指挥会议。第二天,作战报告下发,全营一片哗然——天朝终于要与台弯开战了!不过与我们想象的不同,这次作战的目的是清剿台弯的叛乱势力,维护XX党的统治。报告中还提及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我们将作为先头部队与混编41师一起攻入抬北,而时间正是七天之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