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苏妍因为什么隐瞒我,但我相信她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旁敲侧击说了几句关心的话。

  大概意思就是说外头社会乱,人心险恶,有时候太好奇会害了自己!

  苏妍是个聪明的姑娘,自然明白我说这些话的意义,只是她一直默默的听着,并没有说话。我看的出来,她心里一定藏着什么不想告诉我的秘密。

  新学期悄无声息的开始了,对于我们初三党来说,这是我们初中生涯的最后一段冲刺了。因为中考,这个六月注定不平凡。因为中考,所有的欢声笑语,荣辱不惊都会分于一场考试。

  面对毕业,我又多了一份迷茫。

  毕业之后,我该何去何从?

  当时和陆小元说好要一起上华夏高中,如今这誓言还在,只是许下承诺的人只剩我一个人了。刚开学那段时间是我整个初中三年里最迷茫的一段日子。

  晚上上网通宵,白天倒头睡觉。昏天黑地的活着,有时候在课堂上突然醒来,我都会望着天花板发呆。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活着跟死了没有半点区别。

  人若没了信仰,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周末放假到天上人间的时候,我会拿起十二分的精神处理场子上的事,可是一回到学校我就立刻会变成另一幅样子。蓬松头发像稻草一样堆在头上,失去光泽的眼球放射出空洞的余光。

  n“看、(正Tq版{5章节上酷匠s网X

  原以为初中最后的时光都会这样一直颓废下去,直到一模考试之后,苏妍摘下了全年级第一的桂冠。而我,因为睡过头错过了考试。

  老吴拉着我到办公室里谈话,劝我退学,还说不参加中考也能拿到毕业证书。

  我咬紧了嘴唇,说到“离开”二个人字的时候,心里冒出很多的不舍,又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

  两人沉默,谁也没有说话。

  就在这时,苏妍冲破了办公室的大门,走到老吴面前,轻轻挽起我的手,笑道:“老师,姜云星不能走,因为他要跟我一起考上华夏高中!”

  老吴惊愕的望着苏妍,一句话都没说出来。但我从他眼里却看到了很多嘲讽。最终我还是留了下来。

  不知是老吴的轻视激发了我的斗志,还是苏妍恬静的微笑拯救了颓然的我。

  中考倒数一百天天,我却开始了人生的第一天。

  上学期的一番努力并没有白费,初三下学期已经不上正课了,每天放学之后我都会和苏妍留下来补习一段时间。

  二模之后,我的排名挤进了全年级前十。

  三模之后,我的排名挤进了全年级前五。

  四模之后,陆小元全年级第一,而我,以全年级第二的成绩得到了华夏高中的指标生名额。

  从此,老吴再也没板着脸看过我。

  6月20日,下了点小雨,披着雨衣的家长等候在考场外面。考场里面,监考老师惦着脚尖来回晃着,考场里静悄悄的,只能听到签字笔在试卷上沙沙的写字声。

  这场考的是语文,作文以《青春》为题,写一篇文体不限的文章。

  我想到自己荒诞不经,又高潮迭起的曾经,不禁苦涩的笑了。在文章的最后,我淡淡写下...我们的青春是一场繁华的葬礼你是要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要当英雄,哪怕只有一分钟你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来自心底的革命呐喊,只为惊醒少数人...填完志愿的第二天,华夏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就寄到了家中。妈妈那天烧着一桌子菜,烧香拜佛,高兴的哭花了脸,我平静擦干妈妈脸上的泪水,告诉她:“明天会更好的!”

  熬过一个暑假,明天就是高中的军训了。再回二中看了一眼,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显得格外清新。三年的记忆就算走到了尽头。回到从前的班上,坐在昔日的座位上,黑板上的板书还没擦掉,老师的咳嗽声犹在耳畔。

  思念如汹涌的波涛,侵袭而来,将我埋葬...我没有久留,倔强的出了校门,再也没回过头。

  出了二中后,我拦了辆计程车,到了火葬场那边的小山坡上。庄源的新坟已经长满了一层毛茸茸的细草。

  微风拂过,带来新翻泥土的味道,纸钱南风送,不远何处,谁家又添新痛。

  我掏出一个烟,点着,插在墓上。喃喃自语:“阿源,你在那边过的还好吧?我这个做哥哥的没用,没能亲自手刃了马叶东为你祭奠。我毕业了,明天就要去新的地方生活了,以后再也不回二中了,看你的时间也少了。你在那里,好好待着,一定,一定要过的比我好。”

  纸钱飘的漫天都是,坟头上的烟也燃成了灰烬。

  我站起来怆惶转身,却陡然看见阿翔,大鹏,高崇学,他们三个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晶莹剔透的泪珠。

  我紧紧抱住他们三人,嘶声颤抖道:“咱不哭,阿源在天上看我们呢。”

  阿翔和吕鹏远还要在二中呆一两年,高崇学虽然也毕业了,但他成绩不佳,只上了个岩北职校。这样想下来,我在二中建立的兄弟圈算是毁于一旦了。华夏高中,这个传说中的贵族学校,明天我就能亲自一睹它的风采了。

  为了庆祝新学期的开始,也为了新学期的分别。我们四个人回到以前常去的宏远饭店,这顿分别宴,我们互相调侃,只许笑,不许哭。谁哭了就得自罚三杯。

  撤掉经常喝的啤酒,我们服务员上了三瓶二锅头。五十六度的那种,喝酒之前我们都在隔壁的宾馆开好房了。

  只等着喝趴下,让宏源饭店的人把我们送进医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五十二度的二锅头后劲大,我才干掉小半杯,头就开始有点晕晕沉沉的了。

  半杯白酒落肚,每个人都开始说胡话了。

  正喝的尽兴的时候,包厢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一个人随之慢慢走了进来。

  那人不是服务员,看面相好像在哪儿见过。想了半天,一个名字突然从大脑里蹦了出来。

  “王虎!”

  没错,这个人就是我们班的那个体育委——王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