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京看到方允横插了一手,自然是很不爽的。但刚才方允也救过他,就算不爽也得咽在心里。

  “方允,你带你两个兄弟先走吧。剩下的那个是我的人,希望你不要插手。”

  方允看了看郭宇航,又看到我跟阿翔都围在郭宇航身边。心里也猜出个大概。方允摇摇头,伸出三根手指头,那意思就是把郭宇航也算在带走的范围里了。

  我无法形容王京当时的表情,短暂的沉默之后,王京握紧了手中的刀。架在了方允脖子上,凶相毕露:“方允,真有你的,我看今天你也要躺着出去了。”

  方允神色中毫无一丝惧意,倒是他脸上的雪狼纹身多了几分杀气。王京仗着自己人多,觉得可以一并收拾方允了,但是这次他想错了。

  “放下。”方允说完这两个字,一只手慢慢伸向了那把砍刀。

  “你想干什么?”王京看出了方允要夺刀,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方允那张死人脸浮现了鲜有的笑容。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王京自从踏进了天上人间,得罪了佘闯那一刻就注定命不久矣了。不仅仅是王京没用,更多原因是佘闯的可怕。光是他手下之一的方允就可窥一斑了。

  这世界最恐怖的有两种人,一种是疯的人。一种是不怕死的人。

  方允就是第二种,连架在脖子上的刀都不怕,还有什么能让他心生畏惧呢。

  王京手足无措,只好把希望寄托到他身后的那帮“社会兄弟”了。

  “兄弟们,去把这三个人给我打死!”...“上啊,我叫你们来干什么的?”...“妈的,一个个是不是都怕死?”...王京喊了半天,却发现没一个人敢回应他。与其说小弟不听指令,倒不如说方允气场太大。这些普通的社会小混混根本连接近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往前冲了。

  王京尴尬了很长时间,终于把砍刀哐啷砸在了地上,灰头灰脑溜出去了。那些小弟也跟着全离开了。

  一场险些失控的局面就这么草草收场了,我知道王京不会善罢甘休了。幸运的是,他还不知道自己被佘闯盯上了,更不知道自己已时日无多了。我一定要尽快想到对付他的办法,让他不得好死!

  方允静静走到我面前,说了句:“要找我去一楼”

  也跟着人群走了。

  剩下空荡荡的夜总会,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了。郭宇航眼眶已经红了,忍了许久的他终于在人群离去后,眼泪像七月的大雨,一倾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一天对郭宇航来说,也许是人生最不平凡的一天。经历过这么多惊心动魄的变迁,我不知道,未来对他来说,是金色的朝阳,还是骤狂的暴雨。

  郭宇航整整哭了二十多分钟,我跟阿翔就在他身边陪了他二十多分钟。哭到最后,泪水流干了,眼泡都发肿了。

  郭宇航突然问我们:“有没有烟?”

  我怔了一下,随后掏出一根烟给他点上。郭宇航猛吸了一口,却被呛住了。看的出来,他是第一次抽烟。

  瞅见郭宇航那副囧样,我忽然想到了跟陆小川在小树林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场景。那时候我也抽了人生第一根烟。

  看w正*#版9章C节m上i酷匠网m

  那天的斑驳树影,还有陆小川明媚的笑容,回想起来依旧如昨日之事一样。今天画面如此相似,我变成了那时候的陆小川,只是,郭宇航会变成现在的我么?陆小川现在又在哪里呢?

  有些问题,注定不会有答案!

  郭宇航抽完这根烟,茫然的呆望着。喃喃自语道:“星哥,翔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我拍拍他肩膀,讪讪一笑:“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两个自己,一个是善良的,一个是邪恶的。要释放哪一面,完全是由自己决定的。不存在没用的人,只存在不懂开发最利己的那一面。你就是那个还没开发自己的人,别害怕,无畏生活就是逆袭。”

  郭宇航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他身上不为人知故事也向我们娓娓道来。

  “我生在农村,我母亲在家种田,父亲到矿场打工。七岁刚上学那会,父亲送第一次送我到学校,没想到父亲出校门向我招手那一幕,却是我人生中最后一个画面了。

  下午矿场发生事故,父亲被埋在了煤矿中,尸首现在还没找到。

  自从父亲走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为了抚养我,家里能卖的都卖了。日子过得一天不如一天。小学还没毕业,我就外出打工了。

  临别之前,母亲只送了我一句话。

  在外靠自己,轻易莫惹人。你敬人一尺,人必还你一丈。

  我牢记住了母亲的话,来z市这些年,我目睹过一切人间悲剧。有时候这些悲剧会在发生在我身上,每当别人欺负我的时候,我都会告诫自己,轻易莫惹事。

  可是母亲的话,并没有在我身上应证,我敬人一丈,人却连一尺都没还给我。以前我总天真的以为只是少数人是这样。直到小美劈腿这件事让我彻底明白了,星哥,你说的才是对的。

  真理永远握在杀人者手里,好人注定不得好死!”

  郭宇航说的最后,擦掉了最后一滴眼泪。忽然对我说道:“星哥,我要跟你,我要报仇!我要杀尽所有背叛我的人!”

  我点点头,抱住郭宇航,大笑道:“好,以后我们兄弟就在z市打出一片江山!”

  ------------------------------------------------------------------------------------------------------------------------------------------------------------------------从那天起,郭宇航就跟变了个人似得,剪掉了厚厚的刘海,卸掉了妖媚的眼线,每天都坚持锻炼,像个男人一样。偶尔有其他服务员欺负他,轻则几句脏话,重则一顿毒打。日子久了,也就没人敢跟郭宇航说话了。王京更懒得理我们。每天上班喝喝酒,抽抽烟。下班逛逛窑子,开开车。

  那种沉沦的生活是致命的毒药,不仅熬坏了他的身体,更掏空了他的精神。

  佘闯也没找过我,一切都风平浪静。我没有把杀王京的计划告诉阿翔他们。现在的我正在潜牙伏爪,伺机而动。

  方允偶尔也能看到,但从来不会主动跟我打招呼。就算跟我说话,一句中也不会超过十个字。我在夜总会里观察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想到了一个干掉王京的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