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夜店都是越晚客人越多,一群年轻人在日沉西山的时候掀开了生活的序幕。他们选择在烟火场所,奢靡之地消费自己青春。在整座城市都睡着的时候,他们爬出黑漆漆的小屋开始了一天。

  他们喜欢这种雀喧鸠聚的地方,跟同年人一起狂欢。醉如烂泥,声嘶力竭,欲死欲仙!

  每个爱泡夜店的人,都是带着叛逆反悖的“眼镜”来看这个世界的,他们处在最有朝气的年纪,没有为梦想奔波,没有为家人努力。却选择深度沉迷的方式来表明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放弃。

  我看着这些染着红红绿绿头发的男女,没有多少厌恶,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怜罢了。

  已经快到11点了,本来就不大的富豪夜总会,更是被侵袭的人潮淹没了。喇叭的声音开到了极限,霓虹灯光四处乱溅。

  中央的舞池被挤爆了,旁边的桌子也坐满了人。郭宇航和几个调酒师站在吧台里面,一刻不能停歇的配酒,调酒。

  我跟阿翔,端着托盘,把各种各样的鸡尾酒送到客人身边。

  没上过班的我们,第一次做事就彻底累垮了。这里面十分吵闹,我们每个服务员和调酒师都佩带了一个耳麦。

  DJ音乐吵着,耳麦里面也吵着。王京和几个马仔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全然不顾现在焦头烂额的场面,还和那些马仔喝着小酒,吹着牛13。

  我们一群累死累活的服务员看在眼里,骂在心上,却也无可奈何。

  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忙活的局面稍微好了一点,不是人走了,而是场子都坐满了。后来的客人还是源源不断,没有座位就坐到台阶上。

  夜总会里接踵比肩,座无虚席。按说这种过分热闹的场景应该会有很多人离去才是,可是大家就像再盼着什么似得,死赖着不走。

  郭宇航把我跟阿翔拉到了一个小角落里,偷偷拿了两杯芒果汁跟我两喝。

  我们三人坐在地上,一边喝着芒果汁,一边看着前台上跳舞的人。郭宇航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突然兴奋的对我说道:“咱店的镇店之宝,马上就快登场了。”

  “哦!”我淡淡应了一声,喝光了杯子里的果汁,站起来正准备去厕所尿尿的时候。大厅里的音乐突然戛然停止。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主持人走到舞台中央的话筒前,敞开嘹亮的嗓子跟我们喊道:“尊敬的贵宾们,下面有请大家期待已久的叶丝丝,叶小姐。掌声欢迎!”

  主持人说吧,底下爆发了雷鸣一般的掌声。经久不息。郭宇航拉拉我的手,轻轻一笑:“星哥,你仔细看看吧!”

  掌声结束之后,喇叭里放出一阵钟声。白色的烟雾喷涌而出,一个影子慢慢从白雾中踱了出来。等那个影子慢慢现身的时候,场下的掌声再次响起,甚至比刚才还洪亮。不少人还忍不住叫了出来。

  “丝丝,我爱你!”

  那一瞬间,我终于明白为何今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客人了。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慕名而来的。就像脑残粉看自己偶像的演唱会一样。这些死赖着不走的人都是那个叫叶丝丝的脑残粉了。

  对于这些人的行为,我是嗤之以鼻的。我不信哪个女人像苏妲己那样有颠倒众生的本事。但这些人却也甘心在此等候。

  叶丝丝走到了话筒前,向底下的人打了招呼。那声音如莺声燕语,婉转动听,让人听了第一次就有听第二次的打算。

  底下人唏嘘一片,我再仔细往叶丝丝看过去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惊为天人!

  这是我能想到形容叶丝丝唯一一个词汇。舞台上,一个衣着四五十年代,夜上海交际花服饰的女人正站在众人面前。那女人身材丰腴婀娜,紧身的衣服恰好了衬托了她的身材,减一分太瘦,增一分太肥。

  叶丝丝拥有令所有女人都发指的身材。柳叶眉,丹凤眼,杏子脸,樱桃嘴。整个五官就像精雕细琢过的一样,连眉眼唇峰之间的比例都跟特地调好了一样。

  这副完美无瑕的面孔是上帝赐予女人最好的礼物。如果说,刚才厕所里的如烟如花有两分姿色的话,那叶丝丝就算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男人都愿意等待的原因了,这种尤物,实在是可遇不可求啊!

  底下的男人看的眼睛都直了,我也深深惊叹于叶丝丝的美貌。

  那副面孔甭说在这个小店里当个“镇店之宝”了,就是拿到世界级的选美中,都不会隐没这幅天使之容。

  “谢谢这么多人的支持,今晚我给大家带来一首歌曲,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酷&匠(M网)u唯/4一Z/正%版,D6其D他X\都x%是_盗版{V

  叶丝丝话音刚落,大厅配乐随即响起。在叶丝丝宛如天籁的歌喉声中,所有人都醉了。

  ...山茶花你说他的家开满山茶花每当那春天三月乡野如图画村里姑娘上山采茶歌声荡漾山坡下...叶丝丝一曲歌毕。底下沉静一片,人人都陶醉其中。叶丝丝向底下人弯了个腰,就走进白雾里,往场外走了。

  那些等候的人中,不乏出手阔绰,身家百万的二世祖。每个主动献殷勤的人都被拒之门外了。最好笑的是,王京这个大屌丝也屁颠屁颠的跟着叶丝丝去了。

  阿翔走到我身边,感叹道:“这女人长得真好看,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

  郭宇航也附和着说道:“是啊,我在这里上班这么长时间了,叶丝丝每周只来一次,但我每次只要一看到她就会怦然心动的感觉。真奇怪。”

  我望着白雾里头,心里也感概良多。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过了近一个小时,暴乱的场子才算安定下来。等那些特地来看叶丝丝的人全走了之后,大厅里少了近三分之二的人,顿时安静多了。

  我跟郭宇航他们收拾桌子上空杯子,打扫打扫卫生,一天的工作的很快就要结束了。

  过了好长时间,王京灰头灰脸的回来了。看他那吃屎的表情就知道被叶丝丝拒绝的很惨。像他这种癞蛤蟆,能吃吃鸭子肉就算天大的幸运了,现在居然渴望吃凤凰肉。简直可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