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没想到一番误打误撞,我们竟然以这样的形势混进了富豪天上人间。

  虽然中途一波三折,但我们的目的也总算达到了。而且最值得庆祝的是,还认识了马叶东的一个仇家——方允但也有一件不幸的事发生,那就是,方允让我们在那个红毛的场子里打工。

  红毛的专横跋扈,色厉内荏我们都见识过。这种人怎么能配做一个场子的老大,更何况,我们之间还有过不小的过节。

  屈服在他手下,以后少不了有小鞋穿了。

  我还能忍住,就怕到时候阿翔那暴脾气会忍不住爆发起来。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了。先出了富豪天上人间再说吧。

  方允收起东洋刀,说了句:“明晚上班。”就一个人出了房间。

  我跟阿翔没有丝毫逗留,加快步伐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出了富豪天上人间的那一刻,我跟阿翔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却让我们身心俱累。过的比如隔三秋还要漫长。

  我不禁问自己:外面的世界太精彩,外面的世界太无奈,外面的世界就是这样子么?

  后来我带着阿翔回了家,妈妈烧了一桌子菜,却一口没动。偷偷打开房门,妈妈外套都没有脱,平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

  那一刻,我终于知道,不管日子过得多么艰难,也不管明天的朝阳多么难等。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在你看不到的角落里等你。

  我走到妈妈床榻上,帮她盖上棉被。窗外鞭炮声依旧,只是窗内的人早已陷入了梦眠之中。

  第二天我们一直睡到下午才醒,放寒假这么久,跟高崇学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下午起床之后,昔日的兄弟全部叫上,宏源饭店集合。

  阿翔,高崇学,吕鹏远,该来的都齐了。还有一个陆小川...自从上次我两吵架之后,跟陆小川再也没联系了。手机号码也换了,去医院护士也说转院了。但我一直相信,陆小川一定还在z市的某个角落偷偷关注着我,他肯定还没走!

  我跟阿翔把昨天发生的事全转述了一遍,高崇学和吕鹏远问我们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

  按照原来的计划,高崇学去寻找许楚的消息,吕鹏远去寻找陆小元的消息。我跟阿翔就负责血狼帮里的事。

  这顿饭就是开学前最后一顿了。办好这些事,开学回来再畅饮一番。

  那顿饭吃的时间不长,却非常尽兴。高崇学他们看到容光焕发的我也倍感欣慰。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我跟阿翔要去夜总会上班了。吕鹏远特地叫来了他家司机送了我们一程。

  再到夜总会的时候,门口一个中年人自称是方允叫来照应我们的。他带着我们到了三楼夜总会里,还找到了红毛。

  红毛一看我两就暴跳如雷:“妈的,方允是什么东西,昨天从我手里放了他两,我就不说了,今天还敢让我收留他两,没门。方允要识相的话,赶紧带着他两滚,一辈子也别让我见到他们了!”

  中年人并没有动火气,而是淡淡的一笑:“你确定要允哥亲自来?”

  “妈的!”红毛继续骂道:“天王老子来,也得让这两混球滚蛋!”

  中年人道:“允哥来就一定会带着蛇哥来,你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这就走!”

  红毛不怕方允,但听到“蛇哥”这两个字的时候,一个脏字也说不出来了。只能赶紧拦住那个中年人,小声问道:“你,你说蛇哥也要来?”

  中年人含着笑,点点头。红毛咬咬牙,脸上不甘心的表情很明显出卖了他。

  但迫于这位“蛇哥”的名号,竟然改口答应了:“我马上就给他们换衣服,今晚就上班!”

  红毛说完后,灰头灰脸的走开了。

  那个中年人拍拍我两肩膀,安慰我两道:“没事的,你两好好干,允哥有事出去了,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中年人说完之后也走了,最后是郭宇航带着我两换了衣服。还跟我们仔细讲了下工作的内容。我跟阿翔都是服务员,郭宇航拿着托盘教了我们怎么端酒,怎么认识酒名,怎么服务那些杀马特客人。

  R看8正#版章节'上%.酷,A匠;V网

  通过几个小时的接触,我们都发现郭宇航这个小伙子最大的特地就是心善,还有懦弱。

  郭宇航虽然打扮娘气了一点,但心底还是非常单纯的,笑容也特别干净。不管看谁,嘴角都弯着一道微笑示人。

  但他这种性格却注定了不适合在夜总会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上班。这里所有人看他善良就都欺负他。好一点的只是言语相对,差一点的拳脚相对都有。

  郭宇航也不是甘心被欺负,只是没多少人愿意帮他。再加上他性格的原因,不记仇。前一秒打过他的人,后一秒说不定就给忘了。

  郭宇航跟我们混熟了,也跟我们透露一些关于血狼帮的消息。

  那个红毛本名叫王京,是其他地方派来看这个场子的。还有那个方允,在这个娱乐城里面呆了好今年,每次出了什么滋事打架的事都由他来搞定。看这么大场子的,就这两个人。

  但是不管王京还是方允,都不是这家店的真正主人。

  富豪天生人间的真正大老板叫佘闯,就是刚才红毛所畏惧的“蛇哥”。

  这个娱乐城里面,非法的勾当遍地都是,二楼是个窑子,四楼是个赌场。但这些地方都是禁区,夜总会的员工严禁去那儿。

  这里的规矩很严,天上人间一共七楼,每个楼层里面的员工都只能在规定的楼层呆着,除了下班不能乱走。下班之后也立刻回宿舍,要是违反其中一条规定,开除都是小事。被打断胳膊打断腿的大有人在。

  郭宇航跟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他在这里一两年什么都习惯了。除了王京除外,因为王京看他好欺负,总是变着法子整他。再加上他还是血狼帮的人,郭宇航更不敢得罪。被欺负也只能忍气吞声咽下去。

  正说间,王京往我们这儿气势汹汹的来了。郭宇航拍了我们一下,低声催促道:“快走吧,他要来找你们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