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绵的秋雨像穿线的细针,飘飘洒洒落在充满罪恶的人间。淋湿了每个不堪屈辱的人。

  我冲在了最前面,手中的甩棍也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魏亮在后面指挥号令:“兄弟们,手上拿甩棍的就是姜云星,你们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算我的!”

  一大群雨衣人朝我包围过来,我站在原地。握住拳头,嘶声大吼道:“老子就是姜云星,来啊!”

  一个不怕死的雨衣人先冲了过来,我屏气凝神,挥起拳头砸了过去。

  一道优美的血线划过半空,那个雨衣人捂脸应声而倒。周围的雨衣人看一个兄弟倒下,其余的全部冲了过来。

  这种群架我没经验,看到这么多人一起围过来。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去。我是后面几十号兄弟的唯一支柱,我要倒下了,所有人的信念就会坍塌。

  我挥舞着甩棍,陷入了一片混战之中。一群人我打不过,就只好先拿下冲在前面,最不怕死的那个。

  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哀叫在人群中炸开,那些雨衣人惊悚的看着我,被我的疯狂还击震慑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

  “给我打死他,谁能打死姜云星就是一中老大!”魏亮尖锐的声音刺激了所有人的耳膜,这声号令对我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因为没人能抵抗住权利的诱惑。

  一个不怕死的怪叫着先冲了过来,二个人冲了过来,三个人,接着就是一群人冲了过来。我冲进人群中,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抵抗人潮的侵袭。

  他们手中的棍子打到我肩膀上,打到胳膊上,打到我头上,到最后我直接疼的没知觉了。汗水和雨水淋湿我身上每一寸皮肤,好几次我都被突如其来的一棍打倒在地,但每次我都咬紧牙关站起来。

  时间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重要。我每拖延一分,兄弟们就会多一丝机会逃跑。

  “星哥,我们来帮你了!”一声呐喊从人群那头传过来。

  阿翔跟庄源带着五个兄弟冲了进来,阿翔不知道从哪儿搞来一根几米长的大树桩。转眼冲到我了我面前。

  庄源抢先走到我面前,踹倒我面前一个雨衣人。那五个兄弟也搀着我,准备冲出去。

  “阿翔,带着五个兄弟先冲出去,我断后!”我竭尽全力喊了出来。

  人变得越来越多,再不突围我们七个人只会一起倒霉。

  庄源捡起一块砖头,拍倒了几个人。我们一齐围到了阿翔身边。阿翔抱着大树桩,立在原地反复绕着圈子。那些雨衣人全部靠近不了。

  “阿翔,带着庄源跟五个兄弟冲出去,我来断后!”我冲过去,拉着庄源就往阿翔那儿走。

  “不行,星哥你先走!”阿翔倔强的喊着,那根大树桩最少也有一两百斤中,他的体力渐渐不支了。

  魏亮看我们想突围,让所有人冲过来,喊的也更凶了。

  “汪逸翔,老子没跟你商量,你快带着我几十号兄弟离开。要是有人少了一根毫毛,就别说是我兄弟了。”

  阿翔性子直,不会知道再不离开就一个人也逃不了了。

  那些雨衣人全部围了过来,我们的体力都达到了极限。只有生存的本能再支撑着我们。

  阿翔回头望了我一眼,痛苦的大喊:“兄弟们,我们走!”

  那五个兄弟也回头望着我,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湿透了面庞。阿翔抱着大树桩子,所到之处,雨衣人纷纷避让,躲不及的就被撞到在地。五个兄弟跟着阿翔慢慢消失在视线之中。那群雨衣人也不管他们,只顾着对付我。

  庄源没走留了下来。在我身边,会心一笑:“星哥,一起冲出去吧。”

  我咧着嘴,努力的笑了下:“好!”

  凛冽的风,刺痛了脸颊,冰冷的雨,打湿了身体。但我们的心,都是炙热的!

  一个拿着板砖,一个拿着甩棍的少年。在层层包围中,捍卫住了一个强者的血性。

  那天我跟阿翔到底还是冲了出去,我们不知道身上中了几拳,挨了几棍。也不知道倒下了多少人。心中只有唯一一个信念。

  跑,竭尽全力的跑,只有死一样的逃跑,才能活下去,才能复仇!

  后面的雨衣人死死追着我们,还有魏亮杀猪一般的声音。

  我扔了甩棍,庄源扔了砖头。我们放肆的笑着,到最后终于看不到后面的人影了。

  那一刻,我们都一头栽在路边,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泥垢,脏水沾满全身。我们活脱脱像个路边要饭的。

  .J酷0x匠网‘0首(发$

  我跟庄源互相望望,连抠鼻屎的力气都没了。但我们都知道,彼此还活着。

  回到二中之后,雨停了。霓虹初上,一道明媚的阳光,从云端照出。空气清新的让人感觉有点不适应。

  “阿翔,我回来了!”我有气无力喊出这一句。

  所有人都冲了过来,激动的喊了声:“星哥!”

  一,二,三...我看着44张鲜活的面孔,锤了下阿翔肩膀。

  “小子,总算没让我失望。人都齐了!”

  阿翔紧紧抱着我,已经泣不成声了:“星,星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笑了声,佯怒道:“你小子,算命的说我能活到90岁,你可别咒我死啊!去,把受伤的兄弟都送到医院。再联系下高崇学,看他在哪家医院,我们马上过去!”

  阿翔应了几声,掏出手机开始叫车过来。

  受伤的兄弟都给带去了医院,没受伤的安抚几句。都让他们回家了。

  车子来了,阿翔也联系好了高崇学,他现在在第二医院。我们上了车,阿翔吩咐了一声。车子就往第二医院开了。

  我们到医院之后,庄源和阿翔带着受伤的兄弟去挂号了。高崇学正躺在病房里,头上的伤口也包扎好了。看到我来之后,立刻要站起来迎接。

  我挥挥手,示意他躺下。

  “星哥,你来了!”

  我点点头,简单的客套之后。就直接问他:“今天打你的那伙雨衣人是魏亮安排的,你知道么?”

  高崇学点点头:“嗯,除了他,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还有一点我不明白!”高崇学忽然问了我一句:“他的人基本上都投靠我了啊,现在从哪儿来这么多人帮他啊。”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淡淡说道:“他终于出手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