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阿翔,我拿着雨伞也冲了过去。阿翔淋成了落汤鸡,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的说道:“刚才一中兄弟打了电话过来,高崇学和一帮人发起了冲突,打了起来。”

  “那伙是谁的人,高崇学能搞定么?”我急问道。

  阿翔摇了摇头:“是谁的人不知道,但那边的兄弟说是几十个人打高崇学几个人。现在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妈的,跟我去救他。”我把雨伞往地上一扔,任凭雨水洗刷我愤怒的面庞,也来不及跟陆小元说了。就直接跟阿翔往学校外面跑。

  我们在屋檐下躲了一会儿,阿翔打了电话把庄源叫了过来,又喊了几十号兄弟过来。我们租了一辆大巴,几十个人齐刷刷上了车。大队伍直奔一中而去。

  司机尽了最快的速度开到一中,外面的大雨还没有停的意思。下车后,每个人浑身都湿透了。阿翔找到在门口监视的兄弟把他带了过来。

  “刚才高崇学和四五个人出了校门,一群穿着雨衣的人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直奔高崇学而去。高崇学和那群人混打在一起,抵抗了一会儿就跑了。之后那些雨衣人追了过去,阿成(另外一个监视的兄弟)不放心,跟踪了过去。星哥,终于等到了你。”

  那个兄弟有点惊魂未定的样子,手指往一条偏僻的小路指了过去。

  “他们往那条路走了!”

  我一咬牙,大吼了一声:“兄弟们,去救高崇学,待会要看到穿雨衣的人就往死里打!”

  “好!”一阵阵响彻云霄的呼喊声混杂着倾盆大雨声,显得尤为悲壮!

  我掏出一条甩棍,冲在前面。阿翔和庄源跟在旁边。几十号兄弟紧随其后。

  这是条泥巴路,下了大雨,路都给冲毁了。我们的裤腿上,衣服上也溅的全是烂泥巴。越往后走,越是泥泞不堪。

  走了一会儿,前面的路就有很混乱的脚步印子,我们顺着脚步印子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听到了很清晰的呼救声。

  我第一反应就是,高崇学还活着!

  我加快了速度,往那阵呼叫声追过去,果然看到一群穿着黑色雨衣,浑身上下遮的严严实实的人。

  “给我打!”我拿着甩棍,冲进了雨衣人群中,看到高崇学倒在地上,头上被砸开了花。血水混着雨水流的全身都是。

  他面前一个雨衣人挥起钢棍,还想再打。我大步冲上前去,一棍子打到那人后背。

  雨衣人惨叫一声,直捂着后背。疼的上蹿下跳。我冲到高崇学面前,大声问道:“高同学,你没事吧!”

  高崇学流了很多血,气力虚弱,但意识还是清醒的。

  “没事,还死不了!”

  我来不及问明原因,几个雨衣人跳了出来,拿着棍子要来打我。我没打过群架,看好几人一起冲过来一时间也愣住了。

  还好阿翔跟庄源冲了出来,帮我解了围。高崇学的几个同学也都被打伤了,但跟高崇学的伤一比,就都是小事了。

  兄弟们都掏出家伙,跟那帮雨衣人混打在了一起。我让那几个受伤的人抬着高崇学先去医院。然后转身加入了战斗之中。

  那帮雨衣人看身高,力气,应该都是跟我们差不多大的学生。双方人数相当,但是雨衣人一番战斗过后,体力很明显跟不上了。

  几十号兄弟们,个个都像刚从牢笼里面放出来的恶狼。这些雨衣人人俨然成了绵羊,到最后只剩挨吃的份了。

  更新.最快O上?Q酷;F匠Vn网9J

  我冲进去,手中的甩棍上下翻飞,左冲右破,所到之处,哀嚎遍野。

  阿翔也打兴起来了,看着雨衣人一个个的倒下,让他变得更加亢奋。从头到尾,我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也想不到哪里不对劲。

  最后还是庄源提醒了我。

  “这个地方太偏了,星哥,咱快走吧!”

  庄源说完,我扫了眼周围,这地方是一条小道,两边都是荒芜的杂草。周围也没人住,这么偏的地方,要是被堵住的话,确实插翅难飞了。

  “兄弟们,别打了,阿翔,别打了。我们走吧”

  我话音刚落,无数的喊声突然从四面八点传了过来,那声音越来越大。我们都愣住了,没一会。前后左右就站满了穿雨衣的人。有多少人我不知道,但光看那黑压压的一片,就知道对付高崇学的人已经倾巢而出了。看来这次势必是要置高崇学于死地了。

  这时候雨势稍微小了一点,空气中弥漫着一层雨腥味。雨衣人群中走出一个,个子挺矮,但浑身肥膘的胖子。那胖子打着伞,脸上堆积的肥肉让他笑起来五官全拧在了一起。让人看了十分不舒服。

  “你就是姜云星吧,上次那招挑拨离间那招用的挺好啊。我就说高崇学那头蠢驴怎么会突然变聪明了,原来是有高手背后指导啊!”

  哈哈哈...我大笑了起来:“你就是魏亮吧,你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笨啊!”

  魏亮一拱手,很客气的回道:“彼此彼此了,真没到你这么一个聪明的人居然会惹东哥,真是太不理智了,本来今天是要捉住高崇学的,没想到飞走了一只‘鸭子’却捉到一只‘凤凰’值了啊,值了啊!”

  “那你要失望了,凤凰一飞就上九天之外,怎么可能给你这个凡人捉到呢!”

  魏亮也懒得跟我废话,冷哼了一声,一摆手。那些雨衣人就像决堤的洪水一般朝我们冲过来。

  “兄弟们,打死刚才那个胖子!”

  我举起甩棍,用尽全身的力气喊了出来。

  然后就直奔魏亮而去,阿翔和庄源们紧贴在我身边,生怕那些雨衣人会伤了我。后面的兄弟也跟着我屁股后面。

  我们的“全部火力”就集中打在了魏亮的身上。魏亮往人后走去,那些雨衣人自然也围过来保护魏亮。

  擒贼先擒王!不过这次,我却不是为了擒贼头子,而是为了保护我几十个兄弟的安全。

  那些雨衣人保护魏亮,自然也不会考虑周全。围剿的局势就会改变,这时候就会有突破口,一旦有了突破口,就有了我们冲出去的一线生机。

  机会转瞬即逝,我看着旁边的阿翔和庄源,还有后面几十个号出生入死的兄弟,心里默默念道:“兄弟们,一定会让你们平安的活下去,这是我能给你们最后的承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