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崇学单挑本来就不弱,现在打的我连反抗之力都没有了。一个人处于亢奋自大状态下的大脑就会丧失原来的判断力,更不会觉察到接踵而至的危险。

  “哈哈哈...姜云星,你就这点能耐也敢来一中挑事,简直是不知死活的废物。”

  高崇学一边踢着我,一边兴奋的骂着。我强忍着被打的疼痛,愣是一声没吭。高崇学这时候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体力也明显的下降了。

  我的机会在这一刻终于来了。

  “老子不会输的!”我嘶声怒吼,蓄尽全身之力。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猛的扑了过去。高崇学压根就没想到我还能还击,惯性让他向后退了几步。

  他的瞳孔里映射出我狰狞的模样。身子也怕的直哆嗦。

  我挨过不少打,也打过不少架。抗打能力自然很强,高崇学那几下打在我身上,就跟被蚊子狠狠咬了一口似得。就是一瞬间的疼痛。等我再蓄力一击的时候,高崇学就彻底输了。

  很快,高崇学就被迎面飞来的我撞到在地。我骑在他身上,拿着弹簧刀,往他喉结的地方一放。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掏出刀子,只是为了吓吓他,我还不敢杀人。要是他真的敢不顾生死,誓死要跟我火拼到底的话,我就真的只能认栽了。

  可是高崇学毕竟只是一个凡人,没有视死如归的气节。

  冰冷的刀尖触碰到他坚挺的喉结时,高崇学身子一阵痉挛,抖的更厉害了。

  “星,星哥,我服你了。别捅我,别...”

  高崇学吓得连说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刚才的嚣张瞬间烟消云散了。

  阿翔跟庄源赶过来,齐喊了声:“星哥,高崇学认输了,咱赢了。”

  我这才把弹簧刀收起来,慢慢站了起来。笑了笑:“怎么样,高同学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高崇学脸色变得铁青,单挑是他提起来的,认输也是他先说的。这时候的他就算心里不服,也不敢再多言了。

  我们四个人出了健身室,重新回到球场上,刚才那几个黄毛看老大回来了,正准备上来迎接。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我搂着姜云星脖子,谈笑风声。还一口一个“高同学”的叫着。

  而高崇学,就跟只斗败的公鸡似得,威风尽丧。那些黄毛还是很不待见我们,但一看高崇学都蔫了,自然也不敢乱来了。我把高崇学送回球场,临走之前还留了电话号码。

  “高同学,有什么事再联系我啊,等我当了一中老大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出了球场,我们又往教学楼那儿去了。接下来就是魏亮了。

  庄源紧锁眉头,走到教学楼那儿,终于忍不住问了我:“星哥,你说高崇学那货就会这么心甘情愿的跟着我们吗?”

  我淡淡一笑:“当然不会了,不过我有办法让他乖乖跟我的,咱拭目以待吧!”

  庄源叹了口气,对我的话半信半疑。我们毕竟不是一中的,总不能天天缠着高崇学吧。再说了,现在马叶东不在了,整个学校的势力就分成几块了。高崇学“拥兵自守”也算得上一个小老大了。跟我之后,不仅威信全丧,还会寄人篱下。傻子也会答应我,所以高崇学刚才说的“服了”只是权宜之计,收服他的计划,这才正式开始。

  我们进了教学楼,没一会儿,也找到魏亮他们班了。

  幸好还有几个人在班上认真写作业。本班的学生自然都被魏亮罩着的,看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态度也很不友善。

  但是得知我们是魏亮兄弟之后,个个顿时喜逐颜开。就跟刚才在高崇学他们班上的情景是一样的。

  那几个学生也摸不清魏亮在哪儿,也许在宿舍,也许在网吧,也许在食堂...出了魏亮班之后,阿翔问我:“星哥,要不要召集兄弟们去找他啊。”

  我想了想,就摇摇头,说:“不用了,对了,阿源,你想个办法给我弄纸笔过来,我要写封书信给魏亮。”

  庄源哎了一声,匆匆就离去了。

  我跟阿翔在门口等了起来,阿翔有点不太明白我的做法。

  “星哥,你写啥信啊,咱找到魏亮,跟他说高崇学已经投靠咱了,再劝他入伙不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啊!”

  我笑了笑,我心中的计划早就想好了,但现在我还得卖个关子。所以也没跟阿翔解释太多。

  “阿翔啊,论打架,你比我都狠,可是现在咱不是只统领一个年级的小混混了。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外面世界活下去,不能仅靠武力,更需要动脑子。高崇学是个贱骨头,嘴上服,心里也不服。只有等他走投无路的时候,才会找到咱。那时候才是拉他入伙的最佳时机。你明白么?”

  阿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些勾心斗角的事,他还不太能听得明白。等过了今天,一切就有分晓了。

  庄源很快就弄来了信封和签字笔。

  我趴在走廊上的栏杆上,写了一封“劝降书”。叠好之后,让魏亮班上的人放到他抽屉里面。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我们三人慢悠悠出了一中。我望着蔚蓝恬静的天空,绯红的轻云浮在天边,像火烧的棉絮一般,偶有几只大雁飞过,却没给人伤情善感的感觉。

  此刻我心情大好,连看路边的野花都觉得生气勃勃。

  “走,咱去宏源饭店吃饭,我请你们吃招牌的照烧鱿鱼!”

  庄源和阿翔也没反对,我们跟凉茶店的兄弟们说了一声,就让他们回去了。

  酷匠“Y网;'正KT版6首:发*

  到了宏源饭店,老板看我们是常客,还特地给我们安排了座位。点了几个菜,开了几瓶酒。忙活了一天,总算能放松下了。

  不过庄源跟阿翔却没我那么开心,吃饭的时候,只是一个劲的抽烟,也不喝酒,也不说话。心事重重全写在了脸上。

  我知道他们再烦什么,白忙了一天,高崇学没搞定,甚至连魏亮一面都没见到。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不小的挫败。

  我一个人自顾自的,喊完两瓶啤酒。酒气也随之慢慢上来了。

  “阿源,阿翔。实话告诉你们吧,高崇学最早晚上,最迟明天就会打电话给我。还会再乖乖喊我一声星哥,你们信还是不信!”

  他两没理我,还是摆着那张愁脸。我笑了笑,夹起一块鱿鱼,塞进嘴里。

  外酥里嫩,唇齿留香。

  我吃完一块鱿鱼,口袋里震动了几下。我掏出手机,看看来电显示,又给他们瞧了一眼。

  得意的笑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那孙子果然打电话给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