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的眼里折射出从未有过的恐惧,面对我们这一张张飞扬跋扈的脸。他也清楚,落入我们的手会有怎样的下场!

  “星哥,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打我了,从今天起,我认你当大哥!”

  王朝双膝一跪,放弃了逃跑。声泪俱下,低着头好像再忏悔,又好像再求饶!

  哈,哈哈,哈哈哈...我狂笑了出来,阿翔他们也狂笑了出来。

  为了少挨一顿打,看来王朝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王朝到底还是害怕了,我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要是他还敢站起来反击,或许我还会给他个痛快的。但是他害怕了,我偏要好好的折磨的。

  “磕头”我冷冷说道。

  王朝啊了一声,确定没听错是从我嘴巴里说出口的,这时候他已经跪下了。再让他磕头无非是对他自尊最残酷的蹂躏。

  砰砰砰...王朝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随即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喊声爹来听听!”我再次极力羞辱他。

  王朝抬头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充满了无限憎恨!

  “爹!”王朝狂吼了一声。

  =B酷匠JW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整个楼层都久久回荡着那声怒气冲天的喊声。

  “艹你娘,听你语气很不爽嘛!来打我啊!”我一脚踹到王朝胸膛上,感到非常解气。

  王朝滚到了垃圾桶旁边,狰眉狞目望着我。

  我不怕他瞪我,就怕他不敢站起来打我!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我走到王朝面前,一只脚放在他胸口使劲蹭了蹭。

  “因为你是许楚的狗,打你,就是打许楚那条狗,等他回学校之后我也会这么教训他一顿。”

  我x你吗!

  王朝再也忍不住,瞬间爬了起来往我身上扑了过来。阿翔和金价果断冲了上来,把王朝按到了地上。

  “姜云星,你麻被轮了,你生儿子没p眼,你不得好死!”

  身后传来王朝不惜口舌的咒骂。我走到康嘉龙,庄源,张浩面前,淡淡道:“你们过去帮忙,把他右手废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就接过我的甩棍,走了过去。

  我一直转着身,这样的画面我实在不忍心看,身后王朝的声音更加凄惨。鬼神听了都说不定会退避三舍。

  “星哥,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会告你们的,你们不仅上不了学,还会坐牢。你们才多大,坐牢一辈子就毁了,你们不怕么,求求你们了...”

  王朝说的话全部戳进了他们心里,以前打架再严重就是个处分,但是这次的性质完全不一样。弄不好真的得蹲号子。

  康嘉龙哆哆嗦嗦走到我身边,把甩棍递到我手上。低着头的时候,我终于看到了一丝怯懦。他不敢!

  但是我敢!

  我不会再听王朝的蛊惑,拿着甩棍大步跨了上去。王朝被他们按的死死的,右膀放在地上,右手紧紧握成了一团,我举起棍子,到一定高度,估摸着这一棍下去足够废了他手!

  “你们是那个班的,快给我停手!”后面传来一阵浑厚的大人声音。

  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教务处大周。

  大周掏出手机,一边叫了保安。一边冲了过来。我翘起嘴角,一切都结束了...周老师快救我啊,啊啊啊!

  我一棍子落下去,咯吱一声是骨头撕裂的声音。

  “我的手!我的手废了!”王朝趴在地上,顿时嚎啕大哭。一只手捂着右手疼的哭爹喊娘!

  我把棍子扔在地上,轻轻笑了下:“对不起,周老师,你说迟了!”

  大周的电话放在耳边,撑大了嘴巴,惊讶的已经说不出话了!

  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落下,王朝疼的满地打滚。周围的几个人一齐望着大周。

  大周的脸上青筋暴起,冲过来抓着我手,爆吼道:“走,跟我去校长室!”

  我一把甩开他手:“放手,老子会走。”

  到了校长室,校长不在。大周不放弃,打了个电话过去,校长得知我这儿的情况后就说会尽快赶回来处理。

  后面王朝被车子送到了医院,阿翔他们五个人也因参与了斗殴被叫到了教务处。

  我从校长楼出来后,几乎全校的人都跑了出来看我。刚才发生的事瞬间传遍了学校。每个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周不肯放过我,找到老吴要了我家长的手机号码。

  陆小元趁这个机会找到我,焦急的问我:“你怎么了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没来得及细细解释,大周就从办公室出来。

  “我打架了,这次性质很严重,很有可能会被抓进去!”我仓促说完这句话,就被大周带进了教务处。

  阿翔他们都趴在那儿写检讨,我是罪魁祸首,自然受到的惩罚要更重点,大周不知道从那儿找出一根戒尺,逮着我就一顿打!

  阿翔看我受欺负,把纸笔往地上一扔,指着老周就骂:“你个老混球,tm再打姜云星试试!”大周冷哼了一下,拿着戒尺又要打阿翔。

  没等我发火,金价他们也跟着把纸笔往地上一扔,骂道:“玛德,老混球,当老子不敢打你是么?”

  大周看我们一条齐心,也不敢在嚣张了,把尺子往旁边一搁。开始恐吓我们。

  “等着吧,我会让你们这些渣滓全部滚出二中的!”

  等了一刻钟,楼下有好几辆停车的声音。没一会儿,一个大腹便便,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进了教务处。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我们学校“聪明绝顶”的秃头校长。

  大周看到了校长就跟饿狗看到了屎一样,立刻扑过去。卖笑讨好。

  秃子校长信侯。我们学生背地里都喊他猴子。

  猴子走过来,问了句:“谁是带头的?”大周指指我,立刻陈述我的十大罪状。说的是天花乱坠,口水四溅,无中生有!

  说到最后,猴子就冷冷放下一句话:“告家长,开除处理,送到派出所。这事办利索点,别影响我们学校声誉。”

  猴子很潇洒的说完处理方法之后,走到我面前,往我脚下吐了口痰,贱笑着出去了。

  玛德,我握紧了拳头,要不是怕连累阿翔他们,我早就冲上去干他了。

  猴子正准备出去时,教务处的门又打开了。进来的竟然是苏妍!

  我们都惊愕了,苏妍看看我,又看看猴子。很有礼貌的说道:“校长,您不能开除姜云星!”

  猴子很疑惑的打量了下苏妍,有点不高兴:“为什么?”

  “您最好跟我出来谈谈,里面不好说!”

  苏妍心平气和说了这句话,但我们谁都听出来这句话不简单,有点威胁的意思。有点话中有话的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唉,第一天上学,好痛苦啊。我早上6点起床,晚上6点回家。回家后就匆匆忙忙赶了三章,真的是心力交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