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元看着我们,嘴角弯成一道弧状。两道酒窝倏忽浮现。

  我看到她也挺意外的,刚伸出手准备打招呼。陆小元已经慢慢走到了我面前,把擦伤药递到我手上。喃喃说道:“有时间拿药把你脸上瘀伤擦一下吧,看起来怪丑的!”

  我笑着回了声:“谢谢!”

  “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陆小元语气呢喃。说完就转身快速离开了。

  “喂,你吃过没啊!”我对着那道远去的背影喊了出来,陆小元还是没有理我。我正准备追过去的时候,一双温暖的手抓住了我。

  再回头时,就看见苏妍波澜不惊的笑脸。

  苏妍淡淡道:“云星,你有时间么,我跟你谈谈吧。”

  就这样,本来打算去书店的我们,又去了附近一家咖啡馆。一杯摩卡,一杯拿铁上来之后。

  苏妍低着头,眼神也变得黯淡无光。

  “小妍,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温柔的说道。

  苏妍拿着汤匙反复搅拌杯中的咖啡,咬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对了,陆小元现在对我的态度好多了,谢谢你啊!”我的声音在安静的咖啡馆里,显得很突兀。

  苏妍默默抬起头,目光忽然柔和的像杯中的咖啡一般。

  “云星,你觉得小元人怎么样?”苏妍好像没听见我说话似得,问了我这么个奇怪的问题。

  “她啊,刚开始挺坏的,尤其那看我的眼神,现在想想都发慌。后来变好之后人就变得非常活泼,虽然脾气还是那么让人受不了,但是一跟她在一起,我就会变得非常开心。”

  我一边说着,还傻乎乎的笑了出来,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无故发笑。我看着身边的擦伤药一股暖流顿时占据全身。

  苏妍低着头,沉吟半晌,冰凉凉的说道:“你知道么?小元她喜欢上你了。”

  “什么!这不可能!”我一时没忍住,叫了出来。周围喝咖啡的客人纷纷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我放低了声音,无奈说道:“我就一屌丝,什么都没有的!”

  “谁说你是屌丝!”苏妍喃喃道:“女孩家的心思你不会懂的,我认识小元这么久了不会看错的,她长那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呐,你要好好待她啊。”

  “什么!她没谈过恋爱?”那黄瓜和ipad的快播是咋回事,苏妍告诉我的这些秘密,一个个都像霹雳似得,直抨击我脆弱的承受力。

  可是我又看到苏妍一脸正经的样子,觉得她不会跟我开玩笑。

  “你喜欢小元么?”苏妍慢慢伸出手,温软的小手握住了我的手。我瞪大的眼睛,感觉后背都冒汗了。苏妍可不管我在不在意,又问了一遍。

  “快回答我,你喜欢小元么?”

  这个问题我从来不敢问自己,因为陆小元的家境,相貌,学习。任何一个条件都跟我门不当,户不对。心里仅剩的那点自尊告诉我,陆小元能正眼瞅我一眼都是恩赐,更不敢渴望能有其他的发展。

  不过陆小元身上确实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看到她我会烦,看不到我更会烦。尤其是用小号,调戏她的时候,陆小元能随随便便提出和一个陌生人出来见面时,我会莫名的火大。也许是对陆小元身体的渴望。也许是想实施报复。也许是...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看我眼睛!”苏妍放开了我手,我慢慢抬起头,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敢直视苏妍。

  “好了,我知道了。云星,我们走吧。”苏妍说完这句话,就出了咖啡馆。我跟着后面追了过去,笑着问道:“咱去不去书店了?”

  苏妍没有理我,一路上一句话也没说。我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跟在苏妍后面。也一句话不敢说。

  到了学校之后,苏妍终于跟我说了第一句话:“你赶紧哄好小元,还有,她最喜欢萤火虫了!”

  苏妍一反温柔的常态,说完这句话连声再见都没说就走了。

  我极其郁闷的回到班,看到苏妍背对着大家,撑着手趴在窗台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我本来准备过去打声招呼,那大姨妈经常失调的英语老师突然闯进了班。狠狠的关上门,把一沓子试卷扔到桌上,脾气全写在脸上了。

  大家都自觉的坐好,等着被训。

  ..............................................................整个下午我两连纸条都没传,陆小元也没对我发火。却让感觉过的极其尴尬。

  今天星期六,熬了一个星期的我们终于可以放松了。一整天我都躺在家里,电脑也不想玩,作业也不想写。脑海中就一直想着苏妍跟我说的那句话。

  “你赶紧哄好陆小元,还有她最喜欢萤火虫了。”

  躺到晚上的时候,老妈实在忍不住了,就说道:“芦苇荡的荻花都开了,你就不能出去逛逛啊!”

  老妈这话提醒了我,我一下就想到了什么,穿上衣服就狂奔出去了。

  老妈说的芦苇荡就是我们学校后面的那个小河堤,我赶过去正好是日沉西山的时候。酒红色的余晖洒满了整个河岸,形耀成一片金光粼粼的光晕。那风景煞为瑰丽。

  我打了电话给赵明还有班上其他几个男生过来,让他们每人带个网兜过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躺在河堤上,看潺潺流水慢慢飘向远方。心中也感概万千。

  nw看('正!h版章#d节(w上,酷匠bQ网

  赵明他们几个人办事也利索,一听是我吩咐火速赶了过来。网兜什么的也带了过来。

  夕阳变得更加深沉,太阳也躲到了山腰后头。夜幕渐渐降临,我手指芦苇荡,力揽狂澜道:“兄弟们,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待会天一黑,大家就拿着网兜给我逮萤火虫。”

  我说完,又给他们一人一个袋子。每人逮四五十只就够了。

  大家虽然很不情愿,无缘无故被见过来救为了抓几只虫子,但既然过来了,这个忙还是得帮。

  过了一二十分钟,夜幕就完全降了下来。芦苇荡上,果然飘着阵阵萤光,点缀入夜下的河面。耳畔还传来阵阵虫鸣天籁。

  那一刻,我们都感觉自己进了梦一般的幻境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