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楚这回是深刻的感受到了“蛋疼”的滋味。但这种剧烈的疼痛不会持续太久。我知道这次机会一旦失去,我就很难再有还手的机会了。

  “许楚,我x你妈!”我由心底发出痛苦的咆哮,两次受到的不堪屈辱全部倾注在双拳之中。众人一起望向面前这个孱弱苍白的少年,身上滚滚冒出的不是人的气息。而是野兽的味道。

  我扑到许楚身上,握紧拳头砸到许楚身上。每一拳都用尽了浑身的愤怒。

  我不会输的,我不会再被人踩在脚下了!

  y☆酷`匠1网s永…久_免O“费{看co小v说

  许楚抱着头,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为何上午还被踩在脚下的我,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会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力量。

  他永远不会知道答案,因为他没受过委屈,更没试过被全班人孤立的滋味。天上的优越感让他瞧不起任何一个弱势的人。但不是每个弱者都甘心一辈子沉沦!

  “够了,够了,五分钟到了,快住手吧。”耳旁忽然传来了吕鹏远急促的声音。

  我慢慢停止了殴打的动作,看着倒在身下的许楚,无尽的快感涌上心头。我,我真的打赢了么?

  “姜云星,老子杀你全家!”一声爆吼过后,许楚目眦尽裂。猛的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同时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尖尖的东西。

  是一把弹簧刀!

  许楚举起弹簧刀,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朝我胸口扎了过来。我看到他那张猩红可怖的面孔顿时吓懵了。

  一声锐器嘭嚓的声音,许楚的弹簧刀没有扎到我。陆小川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们面前,一脚踢到许楚手上,那把弹簧刀也随之被踹飞到了旁边的铁柜上。

  许楚愣愣的看着我,大声喘着粗气。也没打我,只是惊慌失措的望着我。眼里燃起了一丝恐惧。

  吕鹏远看到了弹簧刀,脸色也明显的变了一下。

  “楚哥,说好的不准用武器,你掏出刀子可就过分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许楚瘆人的笑了出来,从我身上慢慢站起来,自嘲道:“怎么会真的捅他呢,我跟他开玩笑呢。”

  陆小川把我扶起来,满目严峻的神色。

  “许楚,今天单挑的事就到这儿了。我告诉你,姜云星是我的人,以后再敢找他麻烦我饶不了你!”

  许楚一声不吭,带着王朝灰头灰脸的出去了。

  吕鹏远走到我面前,微微一笑:“你叫姜云星是吗?”

  我点点头,算做了回答。“你以后肯定会比许楚更狠,更强!甚至会超过我们这边任何一个人”吕鹏远留下了一句肯定的话。也转身离开了。

  我跟陆小川相视一笑,要没有他教我的那招,兴许我还真的没法赢许楚。

  阿翔走过来搂着我肩膀,称赞道:“阿星,看不出来,有两把刷子啊!”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笑了下。

  我们三儿肩并肩,出了校门。去路边买了几串炸鸡崽吃。

  吃过鸡崽之后,阿翔说最近把了个妹子,也顾不得陪我们就去和妹子幽会去了。我跟陆小川在路边闲逛了会之后,他突然问我。

  “阿星,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会带人去许楚班上闹事么?”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

  陆小川抬头望了望浩瀚无垠的蓝天,又问我一句:“阿星,你知道为什么苍鹰能征服广阔的蓝天么?”

  我摇摇头,还是说了不知道。

  陆小川昂首扩胸,眼里射出无限豪情:“因为苍鹰怀有一颗征服蓝天的心,无论是曝晒当头,还是狂风暴雨。苍鹰都会无畏前方,依旧翱翔在蔚蓝的天际。我就要做苍鹰这样的人,二中只是一个小泥潭,离真正的大海还远着呢。甭说征服许楚,就是征服整个z市的学校,对我来说,也不过是迟早的事。今天中午阿翔把救你的事告诉了我,许楚这家伙,已经不止一两次跟我作对了。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今天我带的那些穿校服的兄弟全是社会上混进来的。要是真打起来,许楚那帮人肯定得吃大亏,谁料想中途杀出个吕鹏远...”

  我惊愕的望着眼前这个不过才15岁的少年。原来去许楚班挑事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早在他计划之内了。陆小川浑身散发的野心气味已经远远超过了许楚。才15岁,就有这样的手段和魄力。

  这样一个人,或不能为朋友,则必须要除之...现在再回望许楚,实在显得太渺小了。

  我们聊着聊着,我想到了吕鹏远,那个老实巴交的汉子,为何两个年级老大都如此给他面子。

  “小川,那吕鹏远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

  陆小川叹了口气,只说了短短一句话,就让我顿时明白了:“有钱人,能不惹尽量不要惹啊...”

  那晚我们聊得挺多的,快到家的时候。陆小川忽然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阿星啊,我觉得今天在102宿舍的时候,吕鹏远说的话不对!你觉得呢?”

  我啊了一声,陆小川已经走了,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第二天到班上的时候,赵明等人一起聚过来问我:“昨天的那场架谁打赢了?”

  我指指脸上的淤青,笑道:“你们看谁赢了啊?”

  众人唏嘘一片,我又哈哈笑道:“不过许楚比我更惨,他今天应该来不了学校了吧。”

  那场架没有输赢,结果怎样也只有当时在场的人知道,但我的人生,却从那一天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小元对我的态度稍微好了一点,但也只局限跟我传传纸条!

  我换了个座位,就跟陆小元搁了一个人。上课时候会偷偷看她。

  在老师眼皮下,传着纸条,是学生时代鲜有的几件趣事。

  第四节课时,我写了张纸条让人传了过去:“中午一起吃饭啊,我们三儿一起!”

  快到放学的时候,陆小元才回了过来:“谁要跟你吃饭啊,大猪头!”

  下课之后,陆小元也没跟我打招呼。就一个人出去了。

  陆小元前脚刚走,苏妍就到班上了。看到陆小元不在,就问我她去哪儿了。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行踪也没个影。”

  苏妍打了电话过去,也没人接。最后就我跟苏妍去食堂吃饭了。

  吃过饭之后,苏妍要去校外书店买几本书。我也闲的没事就干脆陪苏妍一起去了。

  一路上,苏妍还跟我讲了很多纳兰性德的事。我两笑着,走着。走到第二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苏妍本来还满怀兴致的跟我说纳兰词,笑声突然戛然而止。眼盯着前方。

  我顺着苏妍的目光看过去,离我们几步远的地方,陆小元正面无表情的望着我们。手上还拿着一袋子的擦伤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明天我要开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