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鹏远怎么来了?”阿翔在我身边低声说道。

  我这才重新打量这个看起来憨厚忠实的汉子,他就是初一的扛把子吕鹏远么?怎么看起来跟个从不惹事的憨豆似得。不过他那满身的肌肉又告诉我,这个人既然能当扛把子,就一定不是一般人。

  吕鹏远笑容可掬,走到陆小川和许楚中间,握住两人的手慢慢放下,又从许楚手中接过凳子腿,扔在地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竟给人无形的压迫感。

  陆小川慢慢松开了手,许楚也放下了凳子腿,两人似乎都很给这个一年级学弟的面子。谁都无力抗拒。这个吕鹏远到底是何许人也,陆小川脾气的我是理解的。在他面前居然也跟吃了哑药似得。

  “楚哥,川哥。出了什么事,怎么也不支会小弟一声啊!”吕鹏远说完,身后那群初一全走了过来。现在场子上就分成三拨人了。

  这个吕鹏远真的是来劝和的么,还是来另有打算的。

  许楚怒气未消,急吼吼的说道:“陆小川带人到我班上来挑事,还口出狂言。我今天要不教训他,还怎么在初三当老大,我手底下的人怎么会服我!”

  “是么?”陆小川不屑的说道:“好像是你先动我兄弟的吧!”

  “你放屁,明明是你先动我兄弟的。”许楚反驳道:“你小子自己做的事都不记得了?”

  两人一言一句吵了起来,最后陆小川实在忍受不了。直接把旁边的凳子踢倒,冷冷的说道:“既然谈不来,那就打吧。”

  许楚也不甘落了下风,从旁边拿过一根扫把杆子,叫嚣道:“打吧,你当老子会怕你!”

  两帮人趁势又闹了起来。

  “好了,都甭吵了!”吕鹏远关键时刻又站出来当了和事佬:“我有一个建议,说出来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

  吕鹏远开始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大家来学校是上学的,又不是来打架的。尤其楚哥你,马上就中考了吧。这个节骨眼再得了个处分,连毕业都困难吧。”

  这句话一下说到许楚软肋上了,像我们这些快要毕业初三党最忌讳得处分了。一旦处分没法撤销,就连参加中考的资格都没有。三年时间就白混了,这可是很残酷的一件事。

  犹豫再三,许楚终于妥协了:“好吧,我听你的。”陆小川也不敢再说什么了,这时候如果抗议就等于得罪了两个年级的人,这对我们来说是不利的。

  “你先说说看,什么建议。”陆小川无奈的说道吕鹏远喉结动了动,会心一笑。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既然是两个人的矛盾,不如让他俩单挑一次,不论输赢,这事就这么结束。你们怎么看?”

  哈哈哈...许楚突然狂笑了起来,把王虎拉到了身边,一口应允道:“好,这个最公平了!”

  大概许楚眼中的我,还是以前那个被踹翻在地还不敢反抗的懦夫吧,王虎比我高,也比我壮。按理说凑我一顿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他完全没看透王虎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陆小川把我拉到身边,小声问我:“阿星,单挑王虎你有把握么?”

  王虎被我们打了两顿,大脑里的阴影的挥之不去。现在碰到打架都会浑身发软,甭说我跟他单挑了,就是一个小学生打他也不成问题。

  有一句话说得好,吓破胆的老虎,连一只狗都不如,和这样的人打有什么意思!

  “不...”我一口拒绝道。

  许楚看我不敢应战,笑得更大声了。“怎么样啊,怎么样。他怕了,哈哈哈...”

  “我要跟他单挑!”

  我忽然感觉自己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从未有过的念头突然迸了出来。众人的眼光的一起投向我,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从未有过的压力,忽然笼罩过来。

  没错,我正指着许楚,我要跟许楚单挑!

  所有人都惊愕的望着我,就连许楚也呆若木鸡的看着我,不敢相信我刚才说的。

  几秒钟过后,许楚反应过来。

  捏着拳头,走到我面前,咯咯笑了出来:“好啊,既然你铁了心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陆小川还是极力的护在我前面,不让许楚靠近我。阿翔他们五个人也向前走了一顿,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我跟许楚单挑。稳稳地,会被揍一顿。

  “等等...”吕鹏远憨笑着:“现在不能打,这边人这么多,万一有人告老师怎么办?”

  许楚点点头,觉得吕鹏远说的有道理,指着我,歪着嘴说道:“下午放学,宿舍里,我等你!”

  陆小川难以置信的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过一会儿,教务处周主任拿着根胶皮棍带着两个保安闯了进来。

  一进来就把胶皮棍对着我们,问我们是不是打架滋事的?

  我们几十号人立刻装成亲密无间的样子,口口声声说道:“怎么会呢,大家关系这么好,怎么会打架呢。”

  大周把棍子往桌上一敲,暴跳如雷道:“全给我到教务处!”

  a酷+匠C网+正~版◎}首发)w

  最后我们几个带头的被带到了教务处训了一顿,这场架没打起来,处理结果也不严重,我们几个写了检讨就给放了出去。

  许楚跟吕鹏远各自回班了,阿翔他们四个人打了声招呼也各自回去了。

  陆小川把我叫到了楼顶,我两靠着栏杆。吹着风,看楼下来来回回行走的人。陆小川掏出一根烟,递给我。

  缓缓说道:“你有把握打赢许楚么?”

  “没有!”我如实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和许楚单挑?”

  “因为我对他的恨已经超过了我能容忍的界限,就算没法打赢他,我也要让他吃点苦头,让他知道我不是这么容易的欺负的!”

  “好,阿星,我没帮错人,你果然是个爷们。”

  陆小川忽然大笑了起来,刘海在漾漾微风中飘曳。眼神都变得有了光泽。

  “其实啊,也不是完全赢不了啦,我告诉你个办法。或许可以试一试。”陆小川自信一笑,凑到我耳边,传授了我一招。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帅的被爆头说:

第三更可能有点迟,大家等不及的话就去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