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我点点头,急不可耐的跟着陆小元后面上了楼。回头瞥见那两个保姆的时候,她们看我的眼神有点古怪。

  二楼左拐最后一个房间就是陆小元的闺房,紫檀木门上端挂着一串紫色的风铃。徐徐清风飘过,风铃就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看的出来,每个女孩都喜欢把自己房间装扮的别具匠心。陆小元脱了鞋,从我肩膀上接过书包。然后开了门,跟我说道:“进来吧!”

  我暗暗窃喜,忙不迭的脱了鞋子。就进了房间。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进一个女孩子的闺房。一进去一股好闻的薰衣草味道就迎面扑来。陆小元虽然脾气火辣,但骨子里还是很小女生的。

  从房间的装潢就能看出来,粉色的墙纸,粉色的天花顶,粉色的玉床,粉色的吊灯...陆小元拿着我书包,往里面走去了。我贼溜溜的笑了下,进来之后也顺手把房门反锁了。跟在陆小元后面,刚往里面走了几步,顿时就傻了眼...因为房间里面除了陆小元,还有一个女生,走近一看。居然是苏妍!

  倒不是我不想看到苏妍,只是这个节骨眼上,苏妍在的话,我这老脸一红,也容不得我继续猥琐下去。

  陆小元得喜眉笑眼的望着我,说道:“咋样啊,两大美女一起给你补习。爽不爽啊!”

  我嘴上乐淘淘的,心里却郁闷万分。原来陆小元叫我过来是早有准备了啊。

  苏妍是我心中至高无上的女神,在她面前,我要掩盖所有屌丝的一面,就连yy一下也是罪恶的。所以猥琐的念头还得暂时放下。

  她两一个文科状元,一个理科状元。我坐在桌子上,把书包所有的习题掏出来。每人轮流辅导我一小时。

  P酷匠网~P首Z发tR

  陆小元教我数理化,坐在我旁边。跟我说各种方程式,还有各种p等于m/v,她的教学方法很简单,就是简单粗暴四个字。

  先讲一遍例题,再让我做。不会就打,会了就骂,然后继续说下一道题目。

  陆小元身上有股幽幽的香气,她离我很近,每次拿东西的时候,我都会趁机摸一下她手。或者偷偷的瞄一下她的胸,这些小小的举动都会让我鸡冻不已。

  那时候我只顾得看她了,哪还有功夫听讲啊。

  陆小元给我讲解了半天,我愣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最后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陆小元实在忍受不住打击,直接把书本扔在桌上,崩溃的说道:“这孩子多半是废了,一道题说了半个多小时还弄不明白,白天还挺聪明的,咋到到晚上就蠢到跟头猪似得。”

  苏妍莞儿一笑,道:“小元,你去休息吧。我来辅导他!”

  陆小元无奈的点点头,站起来就直扑她那张玉床上去了。

  苏妍从桌上拿过一本语文上,坐在我身边。语气呢喃煦煦,轻如婴孩。

  “云星,书上这些重点文言文都会背么?”

  我摇摇头,说:“会读,不会背。”

  苏妍又问了我几个考试重点,我一一答不上来。最后苏妍也有些失落的颦眉叹气。

  陆小元在床上损我,“他啊,就是个猪,怎么教都教不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有点和缺点,也许云星天上就不适合这些古文呢。”苏妍温柔的问我:“那你会什么啊?”

  我想了想,就说:“我会背诗词。”

  苏妍说:“那你就背一个听听。”

  我站起来,故作一个诗人的模样,朗朗上口的颂了一首:“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我背完后,苏妍有些惊讶的问我:“你也喜欢纳兰词?”

  纳兰词是什么东西?我也就是个半吊子水平,以前看书时候看到这首词,觉得挺押韵,顺便给背了下来。

  苏妍像看到了知己一般,就喃喃笑道:“纳兰词独成一派,在整个历史文坛上都有它的一定地位。”

  接下来苏妍就跟我讲述纳兰性德这个人的生平趣事,情感坎坷。再由纳兰性德说到中国历史,说到其他文人的诗词歌赋,还有各种各样的文学常识。

  我惊奇的发现,她说的这些东西都是考试重点,包含了历史,语文,地理,政治。多项学科。

  我终于顿悟,苏妍这是变了个法子给我补习。

  这种循循善诱的补习方式,确实让我知道了很多。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转眼天就黑了。也到了饭点,但是陆小元却没有让我们走的意思。

  “小妍,晚上在我家吃饭吧,我叫王妈多烧了几个菜。”陆小元说吧,又转过身,没好气的跟我说道:“喂,笨蛋,你也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

  苏妍没推辞,也没答应。一直淡然的笑着。

  陆小元从床上爬起来,打了个哈气,道:“我去洗个澡,你两等我一会儿啊。”

  陆小元这个房间里有单间的浴室,说罢,就拿着浴袍一个人走进了浴室。随着水声哗啦啦的流下来,苏妍突然对我说道:“云星啊,我还有事,先走了啊。你多陪陪小元,最近你两的关系正有点好转。”

  “哎,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办...”这句话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苏妍已经转身离去了。

  苏妍走后,我在心底岿然叹气,由衷的感激这个不计回报,无私帮我的善良女孩。接下来,我就听到了水滋滋的声响,还有那厚重玻璃浴门透过的婀娜身影。

  都说不猥琐的男生,要么是娘的,要么是弯的。这句话放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本来苏妍女神在场,我不敢破了形象。女神既然走了,我也就没必要遮遮藏藏的了。

  我慢慢站起来,循着那妩媚飘动的影子慢慢走了过去...陆小元房间的浴室玻璃是那种半透明磨砂的,不完全看的清楚,但也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光是那个影子就有很大的撸点了。

  还有滋滋撩耳的水声,让我欲罢难止。

  “小妍,小妍!”就在我快靠近浴室的时候,陆小元突然喊了出来。

  我惊慌失措,随便回了句:“小妍有事,先走了。”

  我话音刚落,水声戛然而止。

  浴室里头,传来了陆小元冷冰冰的声音:“你到浴室这儿来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