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陆小元这么一数落,羞愧难当。只好默默低着头,也不敢再正视苏妍了。

  苏妍愣了下,随即拉开我的手,把那块手帕放到我手上,微微一笑道:“不管怎样,今天是你出手救了我们,谢谢你!”

  苏妍的声音宛如黄莺,我一时惊愕,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从小到大,除了妈妈之外,就很少有女的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话。

  苏妍被陆小元硬拉着,两人的影子一直消失在河堤的尽头。我却还站在河畔芦苇荡前,紧紧的握着那块手帕,心中温暖无限。

  回家之后,我偷偷换掉了脏衣服。躲进洗澡间拿棉签红药水擦拭身上的伤口。

  许楚今天下手真恨,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我一拳狠砸到墙上,望着镜子中那个人,愤恨道:“姜云星,你他妈就不能像个爷们一样打回去,你就甘心一辈子被人欺负么?”

  我正恨自己没用的时候,洗澡间们突然就开了。我回头看去,妈妈正阴沉着脸望着我,喊我出来,说有事问我。

  我趴在床上,妈妈坐在旁边一边给我擦红药水,一边问我。

  “你最近是不是和学校的同学有过节了?”

  我咬着牙,心说有过节的人太多了。许楚,王虎,陆小元,班长,数学课代表,老吴,所有欺负我的人都跟我有过节。

  但这种事我是不好意思跟妈妈说的,我随便一回,就说没有!

  妈妈在我身上狠拍了一巴掌,恼怒道:“骗谁呢,没过节你天天和别人打架?”

  我吃痛,嗷呜叫了一声,爬起来就要赶妈妈出去。

  妈妈不理我,对着我屁股打了几下,嘴上还不依不饶:“让你不懂事,让你天天打架!”

  那时青春期叛逆,我还不理解妈妈对我的恨铁不成钢,就很不耐烦的说道:“你快出去吧,我自己的事能解决。”

  妈妈被我赶出去之后,拍着房间门,抽泣道:“星星,你要出什么事了就跟妈妈说啊,千万别跟你那该死的爹一样...”

  妈妈提到我爹的时候,立刻就像触动到什么魔咒一样,也不继续往下说了。

  我开了房间门,好奇的问我妈:“我爹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他是干嘛的,现在在哪?”

  十几年以来,我妈从来不在我面前说关于我爸的任何事,不仅不说,还不给我问,我只要一问,她就会立刻火冒三丈。时间一长了,我也就不问了。

  妈妈表情一僵,随即的一句话把我的满肚子好奇心立刻浇凉了。

  “你爹死了很多年了!你别问了”妈妈冷冷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回房间了。

  小时候,每次有人骂我是野种,没爹的孩子的时候,我都会跟他们干架,然后告诉他们,我爸爸是个大英雄,总有一天他会开着豪华轿车来接我的。

  随这年龄的增长,我慢慢相信他们口中说的,我就是一个野种。开豪华轿车的英雄,也许我一辈子都等不到了。

  尽管如此,爸爸这个概念,在我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人前我只字不提,人后我任然会幻象无数次相遇的场景。只希望那场景,是我梦中期许的季节。

  第二天到学校的时候,我的课桌再一次被掀翻在地上,只是这一次比以前更过分了。我的桌子倒在地上,一条腿被下了。书本也被撕成了碎末。

  看着地上狼藉的一片,一看就是陆小元的“杰作”,她这人只会记仇,不会报恩,昨天那事之后,一定让她更加恨我了。

  我实在忍不住,冲到陆小元座位前,把她面前的一本英语书打到地上。强忍着快爆发的的脾气,说道:“陆小元,够了没,有本事你去找许楚啊!在我面前撒气算什么本事啊。”

  陆小元站起来,没好气的说道:“许楚我自然会找人对付他,至于你这个杂种,我不会放过你的,你也就是许楚的一条狗吧,怎么好意思说我啊。”

  我吸了一口气,指着陆小元鼻子说道:“老子不怕你,一点都不怕你,只是想好好读完初中,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陆小元冷笑道:“老娘懒得跟你放屁,警告你快把我书捡起来!”陆小元说完,班上几个“仗义”的男生就要过来管闲事了。

  我见状,抓起一条板凳,就指着他们骂道:“骂了隔壁,你们今天谁敢往前一步试试。”那几个男生看我拿板凳都被唬住了,也不敢往前走了。

  陆小元看我真来火了,也不敢太嚣张,就默默捡起书本。放下一句话,就出去了。

  “姜云星,以前我只是想让你滚出二中,现在改变注意了,我要让你在整个z市都呆不下去。”

  周围人也不敢惹我,都纷纷回到座位上,不再理我。

  课桌也坏了,书本也没了。我肺都要气炸了,陆小元不是嫌我脏么?我就一屁股坐在她座位上,一只二郎腿翘在桌子上。今天跟她耗到底了。

  陆小元回来之后,看到我在她座位上这么肆无忌惮。尖着嗓子朝我吼,让我快滚。

  我耸耸肩,无奈的说道:“我座位都被你整成那样了,还怎么回去啊?”

  陆小元看我不滚,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但也拿我无可奈何。

  一上午,她都没回座位,一个人坐在了教室后面的那张破桌子上熬了四节课。

  中午吃饭的时候,许楚又来找我了。厕所里,昨天那两个高个子男生依旧跟在后面。

  许楚看着我,笑嘻嘻道:“姜云星,昨天那事我原谅你了。今天还有个事,你帮我办一下。”

  我去年买了个表,真是恬不知耻,明明自己没本事,一句原谅我了就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还有脸再找我办事!

  那一刻,我忽然有种暴揍许楚一顿的冲动,说实话,我不怕许楚。只是怕他后面那两个高个子,要是真打起来,被暴揍的肯定是我。

  许楚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放到我手上。笑道:“让陆小元吸一点这个东西,一点点就好了。你懂得!”

  我看到那白白的粉,心生惧意。寻思这不会就是毒粉吧?许楚做这种事可是犯法的啊!

  许楚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就凑到我身边,悄悄说了几句。

  我听完之后彻底吓尿了,尼玛,这粉比毒粉还狠啊!

  g&看(正sG版J章TS节1上酷匠)网`5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