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自己简直是没事找事,之前干脆让陈冰木送我回家该多好,现在和维子两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两个人面面相觑,因为这种路上根本就打不到车啊。

  这时候天已经有些暗了,维子开口说道,“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你那个堂哥应该会先送林伯去医院,然后你的小渔妹妹也会先吃饭,你现在回去也不能让你小渔妹妹马上给你做马杀鸡!”

  (酷匠x网}.永s久Oq免费=l看;小F说%;

  “滚你妹的马杀鸡!”我白了维子一眼,开口说道。

  “你麻痹,没想到你竟然对我妹妹也有意思,你个死妹控,祸不及家人,要不你来滚我吧!”维子贱贱地开口说道。

  我实在没办法和维子这么贱的人说什么,只好选择了沉默,和维子一块找个地方,喝了点酒,然后才打的回市区。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我打开门,周小渔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了,本来躺着的她忽然坐直了,正襟危坐地看着我,满脸通红。

  而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摆着一大堆跌打药。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心情又开始荡漾起来,不是哥哥不争气,而是妹妹有魅力啊!

  我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感觉有点尴尬,不知道怎么开口,周小渔也是,红着脸坐在我身边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难得看到周小渔害羞的样子,倒是让我大饱眼福了一下,最后还是我扛不住这种沉默,开口说道,“林伯怎么样了。”

  “还好,皮外伤,擦点药就能好了。”周小渔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局促。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窘境,还真的不知道应该这么做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周小渔开口,“要不我先去洗澡?”

  “啊!”周小渔惊讶地阿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我的意思是洗完澡好擦药,这才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尴尬地擦了一把汗,这时候反倒是后悔自己之前没有听维子的做一个花花公子,如果我和维子一样的话,这时候肯定没这么尴尬了吧。

  我起来去洗澡,洗着洗着忽然想起来上次周小渔偷看我洗澡的事情,那时候她的身子起起伏伏的,该不会是在自渎吧,越想越有可能,想着想着身上也不是那么痛了。

  洗完澡后,看着镜子里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肌肤,忽然觉得自己这伤受的也值了。

  穿上浴袍,走到客厅里面,就看到周小渔满头大汗地坐在沙发上,我甚至怀疑在我洗澡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变过姿势。

  我就有些想要逗逗她,就对着周小渔开口说道,“要不我把衣服脱光吧,这样你比较好擦一点!”

  周小渔错愕地看着我,大叫,“不要!”

  “啊?”我装作一脸惊讶地看着周小渔,开口询问,“为啥?不脱光的话,不好擦药啊!”

  周小渔满脸通红,“反正不要就对了!”

  我心想,你也知道害羞,之前偷看我洗澡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害羞了呢?

  不过我也不想把周小渔给逼得太急,所以笑了笑,开口说道,“不脱就不脱,那要怎么擦啊!”

  周小渔急红了脸,最后跺了跺脚,开口说道,“要不这样吧,你把其他地方给擦了,后背擦不到我给你擦!”

  我一听就觉得自己刚才那一下彻底坏菜了,这下倒好,调戏着调戏着把自己给弄坑里去了。

  周小渔浑然不知自己把我给坑的多惨,还一副理直气壮地样子看着我,差点把我的血都给气出来了。

  我没有办法,只好咬咬牙,正想答应的时候,忽然急中生智,开口说道,“这样子我不想让我妈知道,要不咱们去我房间里面吧。”

  周小渔想了想,觉得我说的也对,就点了点头,说好吧。

  见到周小渔答应了,我这心情简直无法用文字去形容,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再擦擦药,很容易就擦出火花来了。

  到了我房间后,周小渔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我开口说道,“周冰清,你是不是想对我做什么坏事?”

  “是陈冰清!”我不敢回答周小渔的问题,只好转移话题。

  但周小渔显然不是靠转移话题就可以解决的敌人,她直勾勾地看着我,开口说道,“说!”

  “说啥呢?”我有些心虚了,“不想给我擦药就不擦呗,还这么多废话,大不了我自己擦好了。”

  “你!”周小渔有些气急败坏地看着我。

  我则是装出一副哀怨的样子,开口说道,“我觉得有首歌挺适合我的。”

  “什么?”周小渔开口询问。

  “没有树高,没有花香,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我开始扯着嗓子开始唱了起来,然后一脸哀怨地看着周小渔。

  周小渔大叫了一声闭嘴!显然是我唱的比较难听。

  我很听话地闭嘴了,但还是一脸憋屈地看着周小渔,周小渔看着我,开口说道,“你咋这么哀怨呢?能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可以吗?”

  “我没有哀怨,一点儿也不,你别在意,因为小草没人疼,没人爱,没人在乎,生来就是给牛马吃,给人踩,哪里有资格哀怨,就跟我一样。”我依旧还是哀怨地看着周小渔。

  显然周小渔扛不住我这样,小声嘀咕了一句,“小怨妇!”

  我开口说道,“我不哀怨,真的不哀怨,我只是怪我自己,自己受伤了,想要别人给我擦擦药,结果对方还觉得我对她有企图,也是我平时做人太不靠谱,怨不了别人,反正我也就只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你!”周小渔显然扛不住我的哀怨攻势,“你不要脸。”

  我继续沉着脸,“反正我就是棵草,草本来就没有什么脸,你不要在意我的想法,别介意,反正我就只是一棵无人知道的草,你开心就好,反正我也这样了。”

  周小渔终于扛不住了,伸出手来把我的浴袍一扒,“擦,擦,现在就擦可以了吧,就没见你这么墨迹的男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三更,还有三更,如果觉得楼主写的还算可以,点开这章的朋友,希望能用自己的QQ或者贴吧帐号登陆一下酷匠,点一下右上角的追书和封面下面的撸撸,你们只是动动手指的功夫,却能让楼主得到莫大的支持,跪谢!对了,撸撸每天都可以免费点一下的,所以希望大家别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