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渔对着我浅浅地笑了笑,“一点儿也不,我觉得你骂人的样子特别帅。”

  我发现周小渔的骨子里和我还有维子根本差不了多少,都是属于嘴特别欠的类型,一有机会绝对就是拼命地损人,一点儿也不含糊,绝逼是腹黑的最高境界。

  我和周小渔这一唱一和也让王子萱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我根本就不想去管王子萱了,我的内心也和我刚才说的一样,和王子萱哪怕是说一句话,都会让我感觉恶心。

  所以我转过头去对着陈冰木开口说道,“带走吧,我觉得你肯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陈冰木笑了,“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你对我还真不客气。”

  我耸了耸肩,并没有说什么。

  而陈冰木则是继续开口说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对我更加不客气一点。”

  说完他就扛着精神已经完全麻木的唐柏杰和晕死在地上的人朝着门外走去,而林伯这时候也支撑着站了起来,他受的都是皮外伤,这点小伤还不至于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周小渔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犹豫,我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别担心了,回家准备好云南白药,给我揉揉,尤其是腰,可疼了。”

  周小渔脸一红,她自然是知道我在嘲讽她刚才掐我的事情,也清楚我之所以嘲讽这一点,是想让她放心我是真的没对王子萱有兴趣。

  “谁担心你了,真是自恋!”周小渔白了我一眼,然后转头走了,临走前又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要是你晚上不回来就死定了!”

  说完她似乎感觉自己这个样子有点儿吃醋了,连忙开口说道,“我是替阿姨说的,你被打成这样,看你妈回头怎么收拾你!”

  “你们,同居了?”等周小渔出门后,王子萱一脸错愕地看着我,旋即苦涩地笑了笑,叹了一口气,“不过似乎也是,和她一比我真的不算什么,也难怪你之前不上当,也难怪你会直接拆穿我。”

  我看了眼维子,维子连忙吐了吐舌头,“你看我干嘛?我是不会走的。”

  我擦了把汗,觉得这小子实在是太欠揍了一点,只好挠了挠脑袋,对着王子萱开口说道,“你走吧,虽然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但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回去给杨羽带个口信,今天这事情不会就这么完了的,别人欠我的,我会一样一样地讨要回来!”

  说完我扭头就走,留下一脸怪异表情的王子萱,我还没走出水吧门口,王子萱又开口了,“真的不能放过他吗?”

  我摇了摇头,“说实话,如果只是打我的话,我可能会把事情归类到杨羽的头上,或许还能放他一马,但现在,不仅仅是我,维子也挨打了,而且他还打了我最在乎的人,那这次的事情就不仅仅只是找杨羽算账这么简单了。”

  王子萱忽然笑了起来,“我也只是问问,说实话和他也只是玩玩而已,之所以问就是想看看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那结果呢?”我笑着问,似乎我们之间真的仅仅只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一样。

  王子萱却对着我伸出了手,“有烟吗?”

  我掏出一根来递给了她,她接过烟,问我要了打火机,自顾自地点了起来,抽了一口后呛得眼泪都出来了,我好心说,“其实不会抽也没必要抽的,女人抽烟不好看!”

  王子萱却摇了摇头,“一开始你还会对我有一点仇恨心理,但自从那个女孩儿出来后,我发现你看向我的眼神很平静,有爱才有恨,没有的话,就是无视,你肯定不会对我出手,是吗?”

  我错愕地看着王子萱,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么聪明的一个人。

  “看来我猜对了。”王子萱将抽了一口的烟弹掉,然后把自己柔顺的长发扎成马尾辫,对着我甜甜地笑了笑,“其实你刚才如果答应了,可能还有得赚哦,我可没让任何人坏了我的身子,连初吻都在呢!”

  说完王子萱就大摇大摆地朝着门外走去,留下我一脸错愕地看着她的背影,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等王子萱走后,维子这才凑上来,“你亏了!”

  _p最h新章节上G酷匠:K网

  “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啥意思。

  维子鬼头鬼脑地开口说道,“你真的亏了,王子萱那种女人肯定水多,弄起来爽的要死,看她走路的姿势就知道,内媚型的,而且是处女啊,真没想到她竟然是处女!”

  “她说你就信啊!”我白了维子一眼,不知道说啥比较好。

  维子叹了一口气,“哎,你简直就是个傻逼,我要是你现在就追出去了。”

  “所以你不是我!”我开口说道。

  维子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哎,真是的暴殄天物啊,你也真是的,先答应了,回头让给兄弟我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滚!”我差点没被维子气出血来。

  维子嘿嘿一笑,开口说道,“不过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这么牛逼,连周小渔都被你搞定了,看她刚才吃醋的样子,啧啧,牙都酸掉了。”

  “少说一句话会死吗?”我白了维子一眼,打算走了。

  维子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打算怎么处理杨羽?”

  “当然是不死不休,既然他要搞我们了,那么我们当然不能手软。”我想起刚才周小渔因为我而挨打的一幕,内心的那种恨意无法消除。

  “那我就放心了,还以为你会和今天晚上放过王子萱一样放过杨羽呢。”维子开口说道。

  我笑着看着他,“不说这个了,我现在心里好慌。”

  维子错愕地看着我问我咋了,我捂着自己的胸膛开口说道,“刚才我让周小渔回去给我擦云南白药。”

  “嗯,咋了?”

  “她没拒绝,回头我是不是要脱光衣服让她在我身上揉来揉去啊!”话说到这里,我就已经有些把持不住了。

  不行了,想想周小渔那双修长精致的小白手就有些小激动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二更,还有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