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听到这句话后,我的心情非但没有一点儿激动,或者装成功后的爽感,反而是无尽的冷静,唐柏杰他们的姿态让我明白的一件事情,这个世界永远都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之前他的拳头大,所以我和维子两个人就得抱头鼠窜,林伯就得被人围殴,甚至连周小渔都被他们的人大,但现在我的拳头比较大,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我说了算。

  我才是真正的主宰!

  这种掌控整个局面的感觉让我快要沉迷,这时候正在往前走的建军叔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对着我笑了起来,“感觉我这样越俎代庖地帮你有些不大好,我还是好好当一次观众,让你来吧!”

  当建军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唐柏杰那一伙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没错,建军叔的举动就是在侮辱他们。

  我也清楚了建军叔的想法,他本来就是打算让这件事情给我处理,之所以要做出一副自己要出手,然后忽然让我来出手的原因很简单。

  他就是在用拳头和事实告诉他们,他们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我想怎么切就怎么切!

  他就是要让我知道,这世界上只有我们陈家人欺负别人,没有别人来欺负我们陈家人!

  不得不说建军叔的这个举动已经完全粉碎了他们的尊严,而我也毫不客气,我心里正憋着一股气呢,虽然我现在很冷静,但并不代表我冷静了就是不代表我不生气。

  我对着维子开口说道,“走把,兄弟!”

  维子笑了,直接走到了我的身边,我们两个走到吧台前,端了两箱啤酒出来,唐柏杰显然已经知道我们要做什么了,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

  我直接拿出一瓶啤酒,径直朝着唐柏杰走过去,对着他开口说道,“不介意我打你吧!”

  唐柏杰傻了,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我的问题。

  我笑了笑,“介意也没用,反正我肯定要打你!”

  说完我拿起啤酒瓶就往唐柏杰的脑袋上砸去,唐柏杰啊的大叫了一声,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一头丧家犬,而我则是将手中的啤酒瓶转了个方向,直接砸在了之前甩巴掌给周小渔的那个人脑袋上,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看着那个人的脑门上流淌下鲜血和酒水,满脸惊恐地看着我,却不敢还手,我感觉自己这时候看起来绝对凶残急了,我对着唐柏杰开口说道,“别怕,我这还没打你呢,怎么吓得和狗一样!”

  唐柏杰呼地松了一口气,瞬间脱力哗的一声瘫软在了地上。

  “傻二!”

  我踹了唐柏杰一脚,打算先不理这个已经被吓坏了的小瘪三,而是径直朝着那个之前甩手打了周小渔的人走去。

  那个人被我甩了一个酒瓶,现在对我已经产生心理阴影了,看到我眼眸中除了害怕就是害怕,根本就没有要反抗的意思。

  丝毫就没有之前那种嚣张跋扈,肆无忌惮的感觉了!

  我三步并作两步,直接上去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我去你娘,刚才打的很爽是吧!”

  他没说话,甚至连脸都不敢捂着。

  我直接朝着他的右脸又甩过去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让他右脸也红了。

  但很快我就发现,我对他的愤怒太高,高到怎么样都觉得不解恨,甩了两巴掌后,我在原地焦躁地走来走去,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之前冰木丢在地上的匕首,当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直接朝着那把匕首走了过去。

  他竟然敢打周小渔,我想捅死他!

  我捡起了匕首,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色苍白地看着我,张了张嘴,想要求饶,我能从他的眼中看出来恐惧。

  “冰清!”维子伸手拉了我一把,却被我一把甩开,现在无论是谁都不能阻拦我。

  维子是知道我的脾气的,我犟起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他看向建军叔,“拦一下他,别让他做傻事!”

  建军叔没有理会,只是浅笑着看着我,我知道他为什么不阻拦,因为他知道,我这一捅,就把自己彻底绑在了陈家这条大船上了,因为想要解决这一捅的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

  我死死地盯着那个人,眼眶通红,我知道这一捅下去,事情肯定会变得无法收拾,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我就无法原谅自己不能保护周小渔这件事。

  我无法原谅自己刚才看到周小渔被打的时候,自己那种涌上心头的无力感!

  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事情要闹大了。

  维子上来一把抓住我,扳住我的肩膀,大叫,“你冷静一点!”

  我看着维子,“我现在很冷静!”

  “放下你手里的匕首,有事情我们好好说不行吗?”维子开口吼着!

  我摇了摇头,“我说了,我现在很冷静,有些事情不是好好说就能够轻易解决的了的,他得死,因为他伤害了周小渔,你如果是我的兄弟你就不应该拦我!”

  维子用力一巴掌摔在了我的脸上,“我去你娘,正因为我是你的兄弟,我才应该拦着你!操,如果你不是我兄弟,我巴不得看一场好戏!”

  我忽然笑了,“你不是我,所以你不懂!还是那句话,是兄弟,就别拦我!”

  维子也愣了,呆在原地没有说话,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着的周小渔忽然对着我大声喊道,“不要!”

  我没有理会,继续向前!

  这时候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拦我前进。

  “你要走了吗?”周小渔又开口喊道。

  我依旧没有理会,但心里却是被击中了什么,莫名地很想哭!

  “以前小时候,我很喜欢我爸,但他因为工作一直没陪我,我觉得他是不要我了,后来我妈也不要我了,现在连你也不要我了吗?”周小渔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咽哽。

  我呆在了原地,手里的匕首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转过头去错愕地看着周小渔。

  ,最f*新*3章节m上酷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四更,还差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