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建军叔!

  在建军叔下车后,四辆吉普车的车门全都打开来,从车里下来十七名穿着军绿色T恤的男人,而建军叔只是柔柔地盯着我,对着我浅浅地笑着,似乎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放在他的眼中。

  我想要站起来和他说话,却发现自己还被人踩在脚底下,啪,建军叔下来的那辆车的副驾驶座打开,从车上下来一名留着长头发,看起来很冷峻的青年,青年只是淡淡的扫了我一眼,然后大步朝着我这边走过来。

  那个踩着我的青年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踩着我,连忙把脚给松开,建军叔从始至终只是浅笑着看着我,除了一开始那一句之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建军叔就这么安静地站着,带来的人也完全没有水吧里面的人多,但却让人感觉他才是这里的王。

  而那名从车上下来的冷峻青年则是盯着之前踩着我的那名青年,我见到那人冷汗都吓出来了,冷峻青年只是淡淡地耸了耸肩,从裤腿边抽出一把军用匕首,丢到之前踩着我的那人面前。

  “拿起这把匕首,给你两个选择,一,自己剁掉自己的两根手指头,二,和我决斗,然后被我砍掉一条腿!”

  冷峻青年看着已经被吓得完全不敢去捡匕首的人,耸了耸肩,那张冰冷的脸上竟然绽放出一道很是温和的笑容,“没事,我和你开玩笑的!”

  :最新L$章3#节上酷‘"匠网i

  那个人被冷峻青年这一笑也松了一口气,而我这时候也站起来了,我直接朝着周小渔跑去,之前那个打周小渔的人还是扯着周小渔,我死死地盯着他,说了一句滚,他这才反应过来,在他刚松开周小渔的时候,我连忙上去死死地抱住周小渔。

  周小渔僵着身子,蜷缩在我的怀里,然后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冰凉,浑身不停地颤抖着,我用力地抱住她,似乎松了一点力气后,她就会从我的眼前流逝。

  这时候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这一支过来的人是我叫的,全部都错愕地看着我,尤其唐柏杰,他的眼神很复杂,维子看向我的眼神也很复杂,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我竟然还能叫到这么高质量的打手,我估计我在他的心中应该是属于人傻钱多的类型。

  那名冷峻青年慢慢将自己的笑容收敛回来,那双狭长的眼眸盯着对方,“的确是开玩笑的呢,我怎么可能只砍你一条腿呢?”

  话音刚落,大步向前宛若妖邪!

  那个人被冷峻青年给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这时候建军叔开口说道,“冰木,别闹过火了,剁他一根手指就可以了!”

  冷峻青年点了点头,手中翻出一把蝴蝶刀,蝴蝶刀在他的手里耍着各种花哨的样式,看的人眼花缭乱,而那个人也被这个叫冰木的人给吓到了,直接一屁股瘫软在地上。

  冰木上去一脚踩在他的手臂上,疼得那个人不停地惨叫,这时候我也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连忙伸出手去捂住了周小渔的眼睛,自己也转过头去。

  很快,又一声凄厉到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让整个大厅里面的人都为之一震,我知道刚才那个踩着我的人,已经彻底地失去了他的手指。

  而这时候周小渔也反应过来自己正在我的怀里,开始挣扎着想要逃脱开我的怀抱,我苦涩地笑了笑,松开了怀抱,任由周小渔怯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

  看着周小渔那张还带着一点红肿的脸颊,这时候我反倒没有刚才那么急躁了,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这时候为什么会这么冷静。

  建军叔对着那群他带过来的人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很有秩序地将大厅包围起来,包围圈里面是唐柏杰那一伙人,而包围圈外则是我,建军叔,周小渔,维子,还有那名叫做冰木的青年。

  不知道为啥,看到这一伙人的动作,我总觉得他们似乎是,军人?

  一直以来我只知道我爹和本家关系不太好,他一直告诉我以后不要和陈家联系,我唯一一次见到陈家的人,就是在我爹的葬礼上见到的建军叔,也是那个时候建军叔给了我他的联系方式,只是因为我爹一直和我说不要联系陈家人,所以我才一直没有打那个电话。

  顺便说一下我爹叫陈建国,我叔叔叫陈建军。

  我也知道我爹也不是真心想和陈家断绝关系,从我的名字中就可以听的出来,陈家第四代,也就是我这一代,名字是按照水木清华来排的,我排名第三,名字就应该叫陈冰清,我爸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什么,自然很明显,他的心里还是认为自己是陈家人。

  我看向那个冷峻青年,他叫冰木,也就是说,他是我的堂哥?

  不可能吧,这不科学啊,为什么我堂哥这么冷酷这么帅,我就这么普通这么逗逼?

  我觉得这违背了遗传学,我刚想说什么,建军叔却转过头去看着唐柏杰那一伙人,虽然我并没有看到,但我可以感觉到,他原本对着我的浅浅笑容此刻已经完全收敛起来,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因为我能够从唐柏杰愈加惊恐的表情中可以看的出来。

  他此刻很害怕,非常的害怕。

  我刚想说什么,那名叫做冰木,可能是我堂哥的青年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说道,“不要说话!”

  我愣了一下,闭上了嘴巴,一旁的周小渔也意识到现场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她竟然主动伸出手牵住了我的手。

  软软的,糯糯的,带着一点儿冰凉的感觉,却让我的心都快要酥了。

  我对着冰木开口询问,“为什么?”

  冰木挑了挑他那双很是妖异的眼眸,对着我开口说道,“因为干爹生气的时候,不喜欢别人跟他说话,当然,如果你想要他生气的对象后果更严重一些的话,倒是可以和他侃两句。”

  我忽然发现其实冰木也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冷,至少他还知道怎么说笑话,虽然他说的笑话让人感觉非常毛骨悚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三更~~还有三更,感觉不会再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