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说话了,说实话,本来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报复,虽然我从一些地方知道我后爸其实在瑞安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但我根本不好意思去找他帮我,但维子来了就不一样了,论起败家维子可比我强大多了。

  整个瑞安,十五岁到二十五岁的纨绔圈里边,没有人不认识维子,这也是为什么刚才维子出现在水吧里面后,唐柏杰才会看维子这么眼熟。

  看样子唐柏杰应该不算什么比较厉害的纨绔,不然维子不可能连他的名字都不清楚,而且我能够感觉到,唐柏杰其实从一开始就认识维子,但却假装维子比较眼熟,上来搭话,毕竟如果他直接上来说王少,可能维子鸟都不鸟他。

  唐柏杰显然也算是一个人物,至少他能够咽下这口气,他对着维子笑了笑,开口说道,“莫非王少对我有什么不满不成?”

  维子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并不。”

  唐柏杰愣了一下,开口说道,“啊?那……”

  维子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紧张,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兄弟你该不会连玩笑都开不起吧?”

  我错愕地看着维子,开玩笑……这一幕何等的熟悉。

  “哈哈哈!”唐柏杰尴尬地笑了笑,虽然维子说的事情并不是很好笑,但显然是在给他台阶下,他又不是傻子,把这事情当作是一个笑话过去了,那就真的过去了,如果上纲上线的话,事情完全就闹大了。

  从唐柏杰处理事情的态度上,我发现自己真的比他幼稚了很多,我忽然想起来之前周小渔和我说的,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宽厚到让她可以依靠的肩膀。

  有的事情并不是有钱就可以的。

  得需要做人做事的态度,做人过刚就易折,唐柏杰给我上了一课,让我知道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但我却发现自己完全不可能成为和唐柏杰一样的人。

  因为我受不了气,忍不了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委屈。

  君子不留隔夜仇,因为他们向来都是当天就把仇给报掉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呼出一口气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领悟了很多东西,这个世界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唐柏杰笑着对着维子开口说道,“不过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啊,我不知道以王少在瑞安的地位,怎么会和这种人混在一块儿玩?”

  我看着唐柏杰,忽然感觉真心有些搞笑,虽然不知道王子萱后面到底是谁要整我,但有必要这样赶尽杀绝吗?

  还没等维子说话,一旁的蒋亮开口说道,“哦?看来你对我们的朋友有很大的意见,你倒是说说,他到底是哪里坏了?”

  唐柏杰看了一眼蒋亮,我知道他有些摸不清楚状况,毕竟蒋亮刚从国外回来,平时并不是在瑞安这一块儿玩,所以显然有些陌生,这时候王子萱上来对着唐柏杰开口说道,“也是我疏忽了,他叫蒋亮,蒋经民蒋叔叔的儿子。”

  唐柏杰愣了一下,估计是在想蒋经民到底是谁,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对着蒋亮哈哈大笑,“原来是蒋大少爷,都说蒋书记有一个儿子,平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原来就是你啊!”

  看jN正h@版{%章节上_酷9匠/网#

  蒋亮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唐柏杰笑了笑,开口说道,“你还没和我说我朋友到底哪里不值得我们交了?”

  唐柏杰有些犹豫,他显然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他刚想说些什么,一旁的维子就一脚踹在了唐柏杰的肚子上,大骂,“奶奶的,我王维刚想要交什么朋友难道还得你来审核不成?你算是什么东西?”

  唐柏杰捂着肚子后退了两步,他显然也知道了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但他还是咬了咬牙,看着维子,开口说道,“瑞安这块地方就这么大,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事情可不要做的这么绝。”

  维子刚想说什么,蒋亮却伸手拦住了维子,对着唐柏杰笑着开口说道,“我们交什么朋友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就不请你多加插手了。”

  这时候一旁的王子萱忽然开口说道,“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朋友,都是一些没有教养的人,家里有钱怎么了?有钱了就可以随便打人?虽然欺负人?”

  虽然维子刚才的那一脚把其他人给震住了,但王子萱的这一句话还是瞬间把他们给提醒过来了,纷纷开口说我们欺负人什么了。

  我简直快被气笑了,妈蛋?老子欺负人?

  从头到尾我就被你们挤兑,来到水吧还被你个货的男朋友抓住警告,还被打了一顿,这样也算是老子欺负人?欺负你妈了!

  我们这里的冲突也引起了水吧里其他人的注意,毕竟水吧是唐柏杰开的,很快就有一大堆人围住了我们。

  显然维子刚才的那一踹,彻底把今天这件事情给闹大了,唐柏杰看着我们三个人,脸上有一些犹豫,最后还是开口说道,“你是想把事情闹大吗?”

  蒋亮耸了耸肩,笑着开口说道,“不然呢?我就这么和你说吧,虽然我们三年没见了,但感情还是在的,自己的兄弟只能让自己来打,让自己来侮辱,换做是别人,动一根手指头都不行。”

  我有些错愕地看着蒋亮,维子站出来挺我我倒是没有什么意外,但我和蒋亮三年没见了,再深厚的友情估计都被时间给磨灭的差不多了。

  维子则是拍了拍蒋亮的肩膀,“今天这事情其实和你无关,你家里的情况最近有些敏感,所以你还是别参与了。”

  “可是。”蒋亮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维子却对着他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你走吧,他不敢拦你的!”

  我错愕地看着维子,我总感觉今天的事情有些蹊跷,怎么莫名其妙地我就中枪了,看来这其中的缘由维子应该很清楚。

  蒋亮看了我们一眼,最后还是走了,这无关义气不义气,我们都懂,也不需要解释。

  等蒋亮走后,维子这才对着唐柏杰开口说道,“成了,现在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杨羽到底给了你多少钱让你操办这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五更,还差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