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杨英这么一整,气氛变得更加尴尬起来,我明显感觉到周围的人对我充满了一种隔离感,之前他们躲着我就像是躲着扫把星,粘到了会倒霉,现在躲我就像是在躲一坨飞来的大便。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显然已经达到了王子萱的目的了,她成功的让我生气,成功的让所有人都和我敌对,在这一点上来看,我觉得王子萱的智商其实是比周小渔还要略高一点的。

  毕竟周小渔曾经也试图算计过我,但她失败了,而王子萱却成功了,我看了眼王子萱,她正保持着一种楚楚可怜的姿态,简直虚伪,虚伪到让我感觉恶心。

  也不知道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喜欢上这种女人。

  不得不说欧阳文博其实还是挺适合当一个老好人的,被他这么出来一搅合,刚才紧张的气氛其实也降低了不少。

  至少我们还可以相安无事地去水吧,看到周围这些同学一脸不爽的样子,我还真的有点害怕他们一个忍不住就上来打我。

  我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挽救的机会。

  所以我心情反而舒坦了很多。

  也在自己的心里打定了主意,你们让老子不爽,老子必须要让你们更加不爽,不过现在的局势对我来说很不利,想要逆转还真的挺麻烦的。

  不过我倒是不太在乎这些了,反正这些同学以后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了,我们一群人打的去了水吧后,王子萱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从水吧里面走出来一个看起来挺帅气的年轻人。

  年轻人看起来差不多二十五岁上下,我笑了,虽然不是那种四五十岁的大叔,不过这年轻人和王子萱之间的年龄差距还是挺大的,估计王子萱是被包养的吧。

  当然,也只有我有这个想法,陆逸宁在看到这个年轻人,脸色更难看了,显然是失去了竞争的信心,而同班的那几个女生也被这个年轻人的帅气所迷倒了。

  王子萱很小鸟依人地靠在年轻人的身边,撅着嘴嗲声嗲气地开口说,“亲爱的,又麻烦你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呢。”

  说完,王子萱还很挑衅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很隐晦,也只有我一个人看清楚了。

  至于嘛?不就是找了个男朋友,我感觉实在是太低级趣味了,不过也没太当一回事,我们一群人进了水吧后,分别点了几杯饮料,又开始聊开了。

  我感觉实在是太没意思了,就想着找个隐蔽的地方给周小渔打个电话,维子那个傻X的电话到现在了还打不通,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如果有他在,起码我不会像是现在这么被动了。

  哪里知道我拐到一个角落,就被人用力掐住脖子按到了墙上,我心里一慌,下意识地一拳打了出去,但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又怎么可能会被我给打到,所以我这一拳直接打空了,反而被对方用力甩了一巴掌!

  那只手宛若铁钳一样死死地箍住我的脖子,我定睛一看,就看到王子萱的那个男朋友正一脸冷笑地站在旁边,而掐住我的人是一个穿着背心的强壮男人。

  这时候我反而冷静下来了,看着王子萱的男朋友,开口说道,“你想干嘛?”

  王子萱的男朋友没有说话,上来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打的我脸火辣辣的,我用力地吼了一句,想要挣扎,但那个穿着背心的男人力气却很大,大到我根本就松不开的程度。

  “问我想干嘛?你自己做人做事的时候就没有想到后果?妈的,现在连你这个小角色都敢和老子叫板了?”王子萱的男朋友又一巴掌抡在了我的脸上,然后开口恶狠狠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人你惹不起!”

  我笑了,“我也同样把这句话还给你。”

  王子萱的男朋友显然被我的这句话给逗得不行,他笑着开口询问,“你是说,我惹不起你?”

  我笑了,说实话,我本来还以为王子萱会搞一些更加高明的方法来整我,竟然用了最低级的方法,简直让我感觉可笑。

  王子萱的男朋友见到我笑了,也没说什么,而是拍了拍我的脸,开口说道,“今天先放你一马,你给我记住,我女朋友可不是谁都能惹得起的,以后说话做事,要看清楚自己的地位。”

  说完王子萱的男朋友就走了,那个穿着背心壮汉也把我放了下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示意我老实一点。

  我深吸了一口气上,把自己的领子给整理整齐,走到厕所,洗了把脸,等感觉自己的脸不是那么红后,才没有洗了。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心情了,总而言之肯定不会太好就是了,我抬起头看着镜子里那张显得有些消瘦的脸,感觉自己真的笑不出来了。

  很生气,真的很生气。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憋屈的受过气了,如果说之前的事情我还能一笑泯恩仇的话,那么自从王子萱的男朋友叫人警告了我一次后,这事情就不算完!

  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

  我是狼,不是狗!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后,我这才让自己平静下来,走出厕所后我看了眼表,已经出来十几分钟了,回去后,我感觉所有人看着我的表情都不太一样。

  02酷匠网j%正`版首_。发6#

  原本他们都在笑着说什么,但看到我来了,全都戛然而止,而这些人的中心就是王子萱和她的男朋友,王子萱见到我出来了,对着我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我死死地拽紧了自己的拳头,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不过我还是放下了自己的拳头,我知道我要是在这里动手的话,除了再自取其辱一次后,绝对不会有任何结果。

  但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就在我很尴尬地看着那一群人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我就听到杨英开口说道,“还以为多牛呢,也是个装X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刚才被叫出去吃饭了,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