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萱显然没有意识到我会如此直接的让她滚,当场没有说话了,而陆逸宁这时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伸出手用力地抓住我的T恤领子,对着我狠狠地开口说道,“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人都服软了,你怎么还不依不饶的?”

  如果说我没看到王子萱冷笑的话,我可能还会接受她的道歉,但现在,我根本不会给她任何侮辱我的机会。

  我根本懒得和陆逸宁去解释什么,也并没有因为他扯着我的T恤领子而感觉到愤怒什么,我只是笑着拍了拍他的手,“放开吧,不是我怕你,而是为你好,这T恤是gucci定制版的,你要是扯坏了可赔不起。”

  既然你们打算践踏我的尊严,那么我也不会留情!

  被我这么一说,陆逸宁的脸色显然有些不好看,我看的出来,他是有些怕了,但这时候如果松手的话,就显得太没有面子,所以才僵在那里没有说话。

  我也没打算给他台下,就站在那儿,冷冷地看着他的那张从白变青,从青变红的脸,说实话,还挺好的。

  周围的人看我的表情也都有些不一样了,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我这个在初中的时候沉默,其貌不扬的男生会有这种锐气。

  这时候作为班长的欧阳文博见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估计也是挂不住脸了,连忙上来装好人,“大家都是同学,别动手动脚,只是开个玩笑嘛,不过你们这么做倒也是有些不对,都回来吧,别闹了。”

  欧阳文博这句话也让陆逸宁有台阶下了,他冷哼一声,放下了我的T恤,回到自己桌子那边去了,而我这时候却有点想走了,因为我感觉这个同学会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人,这个膈应的同学会就属于遭罪的。

  就在我想要走的时候,欧阳文博接了一个电话,嗯了两句后,一脸兴奋地对大家说,“蒋亮说他刚从法国回来,也要过来!”

  刚才阴翳的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而正准备走的听到这句话后,也打消了要走的准备。

  我终于知道维子说的那个惊喜是什么。

  蒋亮是我初中时候除了维子之外最要好的朋友,只不过初二下半学期的时候,出国了,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没想到隔了三年,还能在同学会上见到他,我准备留下来,至少要和蒋亮打个招呼再走。

  蒋亮和我不一样,也和欧阳文博不一样,欧阳文博是为了巩固自己班长的票,才和每个同学打的火热,蒋亮则是真心的和每个人处朋友,又加上为人大方,所以很受班里人喜欢。

  我甚至怀疑,如果蒋亮想要当班长的话,欧阳文博可能就只能去当副班长了,当然,如果蒋亮想要当我们初中的老大的话,估计也很有可能。

  因为刚才我闹了一些不愉快,所以接下来的同学会就更加没有人来和我交流了,只有我孤零零地坐在那儿,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比较好,等吃完饭后,有人建议去玉女谷里边玩儿,这个建议得到了基本上所有人的同意,当然,基本上的意思就是我没同意。

  毕竟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要问我的意思。

  不过我也总不可能和一个傻子一样在饭店里面坐一天,也跟着他们一块儿朝着玉女谷走,我感觉所有人都在刻意的回避我,好像我是灾星一样,这让我很不爽。

  走着走着,我忽然有点想尿尿,就想找个比较掩蔽的地方准备施肥,哪知道我刚到,就听到一个女的声音,“你怎么没有告诉我他这么有钱?”

  我愣了一下,心里有一种直觉,似乎这么女的说的那个有钱人好像是我?

  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好奇,也不管尿不尿了,绕过去打算看看这女的是谁,还没等我走几步,那女的又开口了,“我不管,这次因为你,我的脸可丢大了。”

  我心里这回就确定了,那肯定是在说我,那女的估计是王子萱,果不其然,等到看到那女的的时候,还真是王子萱,她正靠在一棵树下打电话呢。

  和她打电话的人是谁?怎么感觉好像是电话里面的人请她来让我丢脸?

  我没想到这种本来只在电视剧里面出现的捉奸在床剧情竟然会如此狗血的出现在这里,我内心忽然有些愤怒,妈蛋,臭婊子,你果然是故意的!

  我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我到底得罪了人,至于搞的这么麻烦,请人来针对我吗?

  这时候,王子萱好像和电话那头的人产生了分歧,两个人开始大声地吵闹起来,我听着也有些莫名其妙,王子萱一直在说什么绿帽子什么的。

  她越说越激动,然后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忽然不说话了,警惕地四处看了看,我估计自己再呆下去会被发现,正好也尿急,所以就偷偷的走了。

  撒尿的时候,我点了根烟,感觉事情竟然变得还挺有意思的,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王子萱是在刻意针对我,那么就简单了,接下来只要见招拆招就成了。

  连周小渔这种高智商的腹黑女我都能斗一斗,难道还斗不过一个绿茶婊不成?

  打定了主意后,我反而感觉不是那么无聊了,我还真想看看王子萱到底会耍出什么花招来,反正我也是一个不大要脸的人,看看她能让我丢脸到什么程度吧。

  这时候我反而有些想要感谢维子了,如果不是他非让我来同学会,我估计还就真的没有办法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呢。

  我咧了咧嘴,这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周小渔打来的,我接起了电话,刚接起来就听到周小渔开口问道,“同学会怎么样了?能给我找个嫂子吗?”

  “你不是不叫我哥吗?”我忽然有些想调戏一下周小渔。

  “但嫂子不一样啊!”周小渔死鸭子嘴硬道。

  酷R匠!网Y首o发

  我左右看了一下,笑着对周小渔开口说道,“还挺开心的,遇到一些老朋友,聊得正兴起呢,刚才不就跟你说了吗?你就别担心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第一更。另外,弱弱的求一下推荐票和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