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这样,我真的挺想笑的,果然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我看着面前的王子萱,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根烟,说实话,我喜欢她的时候,她就是女神,我不喜欢她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是,我凭什么要帮她来侮辱我自己?

  凭什么他们就可以让自己的优越感和快乐建立在碾碎别人自尊身上?

  我狠狠地抽了口烟,对着王子萱笑着开口说道,“有好处吗?”

  我说了,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我了,我没有必要自卑,初中那会儿我是不懂,但现在我绝对不会继续自卑下去,我之所以不和他们说话,也不是自卑,而是感觉没有必要。

  王子萱听到了我的回答,愣了一下,显得有些尴尬,而我吐出来的烟气则喷在了她的脸上,将那张我曾经深爱,但现在却恶心的脸弄的无比模糊。

  王子萱那桌的人已经开始停止了吵闹,不,或者说,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包厢里面的人都停止了吵闹,所有的人都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包括王子萱在内。

  似乎我做了一件让人根本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一样。

  过了一会儿,王子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对着我笑嘻嘻地开口说道,“好处当然是有的,这样吧,同学会结束后,我可以陪你一起去逛街啊!”

  我笑了,先不说我对她有没有兴趣,就算我对她有兴趣,估计到时候她就说自己有点喝醉了,不逛街了,下回吧什么的来拒绝我吧。

  我笑了笑,“说实话,我对和你一起逛街并没有哪怕是一点儿的兴趣,如果这是你的筹码的话,那么显然不够让我自己抛弃我的尊严来让你们开心了。”

  虽然我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但却感觉难受的很。

  心痛的厉害。

  我话刚说完,王子萱的脸色就开始变了,变得发白,就像是电视里面那些被人拆穿了的骗子一样,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我忽然想起了周小渔,周小渔虽然人贱了一点,但绝对不会做出王子萱这种靠侮辱别人来建立自己优越感的事情。

  果然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不,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王子萱连忙开口说道。

  我却是笑了,什么女神?揭开面具后,其实也就只是一个Sononbitch罢了。

  这时候其他人见到我这么挤兑王子萱,也开始闹起来了,以前的体育委员陆逸宁站起来对着我开口说道,“陈冰清,你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吧,同学们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陆逸宁说完后,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来,就连欧阳文博都开口说,“陈冰清,你该不会是开不起玩笑把?”

  玩笑?我忽然感觉其实挺嘲讽的,用力地抽了一口烟,这一大口烟在我的肺里不停地旋转,徘徊,缠绕,呛得我眼眶都湿了,我站起来,尽量让自己的身子站的更加直一点,“玩笑?原来所谓的玩笑就是揭开别人的伤口,在别人的伤口上狂妄的撒盐?那这样的玩笑我还真的是开不起。”

  被我这么一说,王子萱的表情也有些凄凄然,装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左右看了一下。

  很多人看到王子萱的样子,也都纷纷把矛头指向了我,陆逸宁更是指着我的鼻子说着,“给你脸才会和你开玩笑,你不要不识好歹!”

  我笑了,所谓的给我脸,就是把我的自尊当作垃圾一样丢在地上去踩?那这样的脸我宁愿不要,我何必要他们给我的脸?脸是自己争取过来的,而不是靠别人施舍得来的。

  这时候,我们这桌,忽然有个人站了起来,指着我开口说道,“陈冰清,你怎么能这样,别人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至于闹翻脸吗?我们又不会笑你,这次是开同学会,我们几个老同学相聚一堂,本来应该开开心心地过,但你这样就弄得大家都不开心,你是在破坏我们同学之间的感情。”

  这个人我认识,是我们班以前一个书呆子,还找我超过作业,也算是聊过几句的,平时话很少,挺腼腆的,但我没有想到在这时候他竟然会站出来指责我。

  他一站出来,其他人也纷纷说起来,说我怎么能因为个人感情破坏了大家的兴致什么的。

  他们有拿我当过同学吗?想必是没有吧,我忽然感觉自己很孤独,哪怕是初中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孤独过,但现在,这么多人纷纷联合起来攻击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却感觉自己无比的孤独。

  就跟我十岁那年,我爸惨死街头,我亲眼看着他的尸体被送进太平间一样。

  那一次,我没有哭,我只是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我妈哭的瘫软,看着外婆外公不停地安慰我妈,然后捧着烧完的骨灰,一路叫着爸爸回家。

  而现在,我长大了,所以我更不可能会哭,我很倔强地看着他们,看着他们一幅幅丑恶的嘴脸,看着自己手指上夹着的香烟冒出来的袅袅烟气。

  这一幕有点卓别林电影的那种黑色幽默的感觉。

  妈蛋,老子来这里参加同学会到底是为了什么?来受气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做出一些血腥的事情。

  我无意间眼光瞟到了王子萱的嘴角冷笑了一下,瞬间感觉自己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

  这个贱人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就是想让我引起公愤!

  酷匠9?网《首{发l

  就在我刚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王子萱那双可以说是漂亮的大眼睛忽然变得水汪汪起来,她可怜兮兮地盯着我,小心翼翼地说,“冰清,如果说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的,我在这里认错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好吗?”

  那些同学这时候也都纷纷附和,似乎只需要我接受了王子萱的道歉,大家以后还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一样。

  我显然受不了这种窝囊气,看着周围人那一张张嘴脸,忽然感觉有点膈应,我冷笑着对王子萱说了句,“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咳咳,贴吧来的朋友希望大家注册一个账号,很简单,只需要用QQ或者贴吧账号快捷登录就可以了,登陆后,每个人每天都有一张免费的撸撸票,投票的地方在封面下面,点一下就可以了,追书的话,在页面的右上角,点一下就可以了,你们只是动动手指的功夫,却对楼主有着莫大的帮助,跪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