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可能是上天故意要和我做对,我妈和周小渔说了一会儿,就说射雕英雄传马上开始了,先去看电视了,我怕被我妈看到,连忙把手给松开了。

  我妈走后,周小渔这才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本来就心虚,连忙把手给松开了。

  周小渔叹了一口气,“这里不好说话,这样吧,你来我房间。”

  说完周小渔就先往她房间走去了,我虽然心里很忐忑,不过还是端着那瓶雪碧先倒进厕所后,再朝着楼上走去。

  走到周小渔的房间门口,我又有些不敢敲门了,我怕我进去后,周小渔会给我一个让我难以接受的答案,那样我绝对会崩溃的。

  绝对!

  正在我踌躇的时候,房间门打开了,已经换了睡衣的周小渔站在房间里,看着站在房门外的我,“进来吧!”

  )I酷v\匠网#L永久|$免^费看)\小D说5$

  我木讷地哦了一声走了进去,心里紧张的不行,我忽然感觉自己其实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淫荡和不要脸,只要在面对感情问题的时候,没有那股子人死鸟朝天的狠劲。

  走进房间后,周小渔拿出一罐啤酒丢给我,然后自己打开一瓶,小口小口地喝着,气氛又开始变得沉默起来。

  我实在是受够了这种沉默的感觉,这让我简直快要崩溃了,我觉得我本身应该是属于不怕死的类型,但等死不一样啊,死就是一瞬间的时间,然而等死的过程才是最煎熬的。

  我坐在地上,打开啤酒,喝了一口,然后看着坐在床上的周小渔,换上睡衣的周小渔显得可爱了许多,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粉嫩的脸颊让我有种想要狠狠亲一口的冲动。

  周小渔显然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撇过头去,开口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我对你也并不是太讨厌,更何况今天你还帮了我一个大忙!”

  听完周小渔说的话,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晴朗起来。

  原来周小渔并不讨厌我,难道我有机会?我忽然感觉自己其实也并不需要多少温暖,只要她一个模糊的答案,不要让我太过于绝望就好。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期奕地看着周小渔,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周小渔显然挺不习惯这种被人一直盯着看的感觉,她伸出手将自己的头发理到一边,开口说道,“抛去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去讲,我们现在都还太小,现在我们都还只是依附着自己的父母生活,根本就没有自己生存的能力,那么就算我们在一起了,也根本不现实。”

  我见周小渔似乎想要拒绝我,连忙开口说道,“没什么现实不现实的,只要我喜欢你就可以了,不是吗?”

  周小渔摇了摇头,开口说,“你想的还是太少,我知道你的事情,说出来也不是揭开你的伤口,你爸很有钱,比我爸要有钱的多,但在你十岁的时候就死了,给你留下了一大笔财产,但如果这些财产就是你的底牌,那么就拉倒吧,你觉得我找不到更好条件的人吗?我不希望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一个坐吃山空的废物,而你现在,说实话,还真的是不学无术,从你跟王维刚这小子玩的这么来劲就可以看的出来。”

  我错愕地看着周小渔,我没想到这两个月来她表现的对我不屑一顾,但却已经把我调查的清清楚楚,嘴里忽然有些发苦,不知道要用什么来解释。

  她的意思是,现在的我,还配不上她?

  我忽然感觉有些想笑,原来从始至终就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人压根就没把我当一回事过,她只是觉得现在的我根本配不上她,仅此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喝了一口啤酒,把那罐啤酒全都一口闷了,这才笑了笑,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什么来。

  周小渔看到我的样子,也笑了笑,开口说,“这倒是次要的,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我错愕地看着周小渔,根本不知道她到底是啥意思,因为错愕,手里拿着的易拉罐也被我给捏扁了。

  你到底是几个意思?是接受还是拒绝啊,不要这么玩我好不好啊!

  显然周小渔也注意到自己说的话有点在逗我玩的意思,所以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伸出手去摸了把兜兜,想抽根烟,但发现这并不是我自己的房间,而是周小渔的感觉,这才讪讪地把手伸了回来。

  周小渔对着我说,“想抽烟的话也没事,我不是很在意。”

  我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来点了起来,猛烈的烟味冲击着我的肺,这才让我的心神稍稍回来了一点,我抬起头看着周小渔,认真的开口说道,“我想知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周小渔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开口说道,“现在的问题,不是我怎么想的,而是你能怎么做?横隔在我们面前的东西你以为只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么简单吗?不,别的好说,但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你觉得我们在一起,我爸和你妈会同意吗?”

  “只要你同意就可以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说出这一句。

  啪!

  周小渔一巴掌用力地扇在了我的脸上,她看着我开口说道,“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证明你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想你的女人一辈子偷偷摸摸跟着你,得不到任何自己在乎的人给的祝福,当一个见不得光的人吗?”

  我伸出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忽然感觉似乎自己想的的确是少了一点,横隔在我们之间的那道叫做现实的沟壑,太深,并不是说我爱周小渔,周小渔爱我,就可以能够填满的。

  一个男人的责任是什么?不就是给自己的女人安全感吗?如果一个男人连安全感都不能给自己的女人,让自己的女人偷偷摸摸地跟着自己,那这个男人就太不是人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不重要!”

  “这很重要!”周小渔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名其妙哭了起来,泪花儿大滴大滴地掉落在地上。

  见到周小渔哭了,我有些手足无措,但却很认真地看着周小渔,“不重要,真的不重要,我知道你说的这些东西,我也会想办法去把这些问题解决掉,但在这之前,我想向你确定一个问题,确定我怀揣着满腔的热血和忐忑,越过现实的沟壑,靠近你,抓紧你的时候,你并不会躲开,仅此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银枪滴蜡哥说:

  点开这章的朋友,希望可以登陆一下,用QQ或者贴吧账号就能登陆了,登陆后可以点一下右上角的追书来支持楼主写书,每个账号同样每天都有一张免费的撸撸票,如果可以也请全都投给楼主,因为现在正在冲新书榜,急需撸撸票和追书,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