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习惯了二百五的周小渔,面对忽然温柔起来的周小渔,我显得有些慌张,虽然心里有一大堆想要说的话,但嘴上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见我沉默了,周小渔也显得有些尴尬,但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霸道,她抬头死死地盯着我,恶狠狠地开口说,“怎么?难道你还在记恨之前我想要赶你出去的事情?”

  看到周小渔变回去了,我这才感觉好多了,果然还是那个恶狠狠的周小渔看着比较顺眼。

  我觉得我这个人就是比较贱,别人要是对我好,我就变得不习惯,但别人对我坏,我反而还比较舒坦。

  舒坦了后,我这才对着周小渔开口说,“这倒是没什么,不过你没怪我之前利用那件事来威胁你吧。”

  本来我以为周小渔既然已经决定要和好,并且先服软了,那么她就肯定会顺着我的话说不怪什么的,但我万万没想到自己毕竟还是太年轻了,一直看不懂女人。

  周小渔扫了我一眼,“怪,怎么可能不怪,你不说还好,一说就来气,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小气的要死的男人,无耻,人渣,败类,竟然还想利用这事情要挟我!”

  我懵了,而周小渔似乎还不解气,竟然拉过我的手,用力的在我手臂上咬了一口,痛的我深吸了一大口冷气。

  我不停地甩手,好不容易才把周小渔给弄开,这才一脸委屈地说,“我这不还没威胁你吗?而且你想让我走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我拿这事来威胁你,也不是我的错。”

  说完后,我看了下自己的手,好家伙,要不是周小渔和我同岁,我还真觉得她是属狗的,血丝都被咬出来了。

  周小渔咬完后,还很嫌弃的往地面上吐了两口口水,看的我脑门上直冒火,这小贱人,果然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欠收拾!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小渔忽然笑了起来,对着我开口说道,“和好归和好,但我才不会叫你哥呢。”

  听到周小渔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里难受的要死,昨天她喝醉后说的胡话里面就有一个哥哥,她说除了那个哥哥之外,不会再有第二个哥哥,看来周小渔还是没有把我当作她自己人。

  不知道为啥,我感觉自己的心酸酸的,就跟我中考的时候跑了一千米后的腿一样,酸麻的让我有些疲惫,无力,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摆出一副笑脸,对着周小渔开口说道,“这也好,我还不想要你这么弱智的妹妹呢。”

  “你说谁弱智?”周小渔很敏锐的还击,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不想在这个伤人的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还是换一个话题继续聊吧。

  “谁认说谁!”我开口说着,然后周小渔又一口咬在我的手上。

  这个小贱人,难道不会换个地方吗?咬的还是刚才那个位置啊!

  我算是知道了,周小渔这个小贱人的兴趣爱好就跟狗一样,喜欢咬人,秉着我好男不跟女斗(pasi)的绅士性格,我决定不跟周小渔一般见识,我们两个扯了会蛋,就打了车,准备回家。

  看的出来,周小渔晚上喝的的确是有点多了,刚才还没什么反常,一坐进车里,被冷气一吹,脑子就开始有些迷糊了,整个人都靠我肩膀上了。

  随着周小渔的靠近,一股淡淡的香味也钻进我的鼻子,挠的我心里直发痒,而且周小渔的脑袋好死不死正好抵在我的肩膀上,嘴里,琼鼻里吐出来的气全喷我脖子上去了。

  开车的司机是个年轻人,见到我们这样,还说了句,“小伙子,牛啊,看你长的不咋的,但没想到竟然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听到司机说周小渔是我女朋友后,我就自动把前面那句我长的不咋的的话给忽略了,我乐呵呵地看着司机师傅,感觉他要是不去当官真是可惜了,这马屁给拍的简直漂亮,让人沉醉其中完全难以自拔,如果我是他上司,我绝对毫不犹豫地给他升职加薪。

  GZ酷匠网、`唯一W正e版;^,其$他都是》盗8版…◎

  难道我看上去真的和周小渔这么配?

  我都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也不确定周小渔到底是不是睡过去了,所以我还是没敢搭话,而是说,“没,她是我妹妹,喝的有点多了,所以接她回家。”

  司机这才涣然大悟地哦了一句,“难怪!”

  我觉得这司机简直是在作死,什么叫难怪?

  难道我看上去配不上周小渔吗?难道我们看起来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如果不是在他正在开车,我非得一巴掌扇过去不可,竟然如此瞧不起我,我估计刚才他说那句话的时候,肯定是觉得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我怎么会是牛粪呢?好吧,就算是牛粪,也是一坨帅气,滋润,有营养的牛粪。

  等车到了,下车后,周小渔一下子醒了,睁开眼睛,一脸玩味地看了我一眼,说,“我还以为你这么爱装的人,刚才会说我是你女朋友,好在陌生人面前装呢。”

  装?我没想到我在周小渔的眼里竟然是这么肤浅的一个人,我什么时候爱装了?简直胡扯,像我这么高贵冷艳的人从来不屑于装的好吗?

  我觉得我有必要纠正一下我在周小渔眼里的形象了,所以我义正言辞地开口说了一句,“呵呵!”

  周小渔显然没想到我这么倔强,她开口说,“哟?还会呵呵了呢?怎么?你不服?我看你刚才可憋屈的很。”

  说完周小渔还有模有样的学着那司机来了一句难怪。

  这可把我气的不轻,我连忙开口说,“我之所以不说你是我女朋友,那是因为丢脸好吗,想你这种远看是希望,近看是失望,仔细一看是绝望的柴火妞,如果说是我女朋友,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周小渔指着我的鼻子,眼睛都快冒出光来了,“算你狠,你给我等着瞧!”

  看着周小渔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却忽然有些伤感。

  女朋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